• <strike id="czcn4"><listing id="czcn4"></listing></strike>

    <th id="czcn4"><pre id="czcn4"><sup id="czcn4"></sup></pre></th>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input id="czcn4"></input></object></rp>
    1. <nav id="czcn4"><center id="czcn4"></center></nav><rp id="czcn4"></rp>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blockquote id="czcn4"></blockquote></object></rp>
    2. 畫船載、清明過卻,晴煙冉冉吳宮樹。

      殘寒正欺病酒,掩沈香繡戶。燕來晚、飛入西城,似說春事遲暮。畫船載、清明過卻,晴煙冉冉吳宮樹。念羈情、游蕩隨風,化為輕絮。

      十載西湖,傍柳系馬,趁嬌塵軟霧。溯紅漸、招入仙溪,錦兒偷寄幽素。倚銀屏、春寬夢窄,斷紅濕、歌紈金縷。暝堤空,輕把斜陽,總還鷗鷺。

      幽蘭旋老,杜若還生,水鄉尚寄旅。別后訪、六橋無信,事往花委,瘞玉埋香,幾番風雨。長波妒盼,遙山羞黛,漁燈分影春江宿,記當時、短楫桃根渡。青樓仿佛,臨分敗壁題詩,淚墨慘淡塵土。

      危亭望極,草色天涯,嘆鬢侵半苧。暗點檢:離痕歡唾,尚染鮫綃,亸鳳迷歸,破鸞慵舞。殷勤待寫,書中長恨,藍霞遼海沈過雁,漫相思、彈入哀箏柱。傷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斷魂在否?

      賞析/鑒賞

      鶯啼序》是詞中最長的詞調,全詞有240個字,始見于《夢窗詞》集及趙聞禮《陽春白雪》所載徐寶之詞??梢姟耳L啼序》實為夢窗之首創,顯示出他的卓絕才力,具有獨特的價值。這首詞集中地表現了夢窗的傷春傷別之情,在結構上也體現出其詞時空交錯的顯著特點?!端瘟以~》中又題作“春晚感懷”。“感懷”,實際就是懷舊與悼亡之意。據夏承燾《吳夢窗系年》:“夢窗在蘇州曾納一妾,后遭遣去。在杭州亦納一妾,后則亡歿。集中懷人諸作,其時夏秋,其地蘇州者,殆皆憶蘇州遣妾;其時春,其地杭州者,則悼杭州亡妾。”全詞分為四段。

      第一段,寫現實,自己在愛妾死后,猶自在蘇州傷春。語氣舒緩,意境深長。詞人將傷別放在傷春這一特定的情境中來寫。時值春暮時節,殘寒病,“天時人事日相催”(杜甫《小至》)。開頭第一句,已將典型環境中典型情緒寫出,并以此籠罩全篇,寓剛于柔。這時詞人閉門不出,但燕子飛來喚他出游,好像象說,春天已快過去了。于是“駕言出游,以寫我憂”。詞人在湖中看到岸上的煙,不禁羈思飛揚起來。羈情化為輕絮,隨飄蕩,正如此時詞人的思緒一樣,似乎所起有因,但終不知歸于何處。詞的承接處大都在前段之末或后段之前,多數用領字或虛字作轉換。吳文英的詞,則往往用實句作承轉,不大用領字。這就是所謂“潛氣內轉”,是詞人與其他詞人不同的地方。何謂“潛氣”?就是人的內心深處日積累而形成的潛意識,它具有深微幽隱而非表達出來不可的情感力量。少用領字,增加了理解上的難度。“潛氣內轉”,只要發現貫穿詞中的情感線索,其義自現。耐人尋味正是夢窗詞的獨特價值之一。作者寫到這里,其情愫就像輕絮一樣隨風游蕩,隨風展開;而下面三段所寫內容,便都包含在此三句中了。

      第二段追溯杭州刻骨銘心的情事。從《渡江云·西湖清明》這首描寫杭州情事的詞可以知道時間清明時分,地點是西湖,詞人開始是騎,后來“傍柳系”,轉入水路,通過婢女傳書暗通情意。“倚銀屏、春寬夢窄,斷紅濕、歌紈金縷”二句,是寫初遇時悲喜交集之狀。“春寬夢窄”是說春色無邊而歡事無多:“斷紅濕、歌紈金縷”,意思是,因歡喜感激而淚濕歌扇與金縷衣。“瞑堤空,輕把斜陽,總還鷗鷺”三句,進一步寫歡情,但含蓄不露,品格自高。

      第三段寫別后情事。“幽蘭旋老”三句突接,跳接,因這里和上片結處,實際上,還有較大距離。此段先寫暮春又至,自己依然客居水鄉。這既與“十載西湖”相應,又喚起了傷春傷別之情。正是通過這種反復吟詠,將傷春傷別之情抒發得淋漓盡致。于是從別后重尋舊地時展開想象,回首初遇、臨分等難以忘懷的種種情景。“別后訪”四句是逆溯之筆,即一層層地倒敘上去。先是寫“林謝了春江”,然后寫“瘞玉埋香”,暗示人也已隨而去,美人原本就常和花聯系在一起,所以這句是風景和人事兼道。于是逆溯上去,追敘初遇。“長波妒盼”至“記當時短楫桃根渡”,這是倒裝句,應該是:“記當時短楫桃根渡”,“長波妒盼,遙山羞黛,漁燈分影春江宿”。這幾句是當時艷遇,伊人顧盼生情,多么艷麗,即使是瀲滟的春波,也要妒忌她的眼色之美;蒼翠的遠山也羞比她的蛾眉,而自愧不如。因舊情難忘,所以在重訪時又念此情。這幾句相對于第二段亦是再次吟詠,當時在西湖上偷傳情意以及后來的歡愛再次呈現在讀者眼前,但是所用意象不同,而且體現出創作之理也不同,這次抒寫已經有了生離死別的意味。

      第四段淋漓盡致地寫對逝者的憑吊之情。感情深沉,意境開闊。因伊人已逝去,詞人對她的悼念,歷經歲經年。但“此恨綿綿無絕期”。詞人在更長的時間中,更為廣闊的空間內,極目傷心,繼續抒寫他胸中的無限悲痛之情。“危亭望極,草色天涯,嘆鬢侵半苧”所見之景已侵染上作者的傷痛。“殷勤待寫,書中長恨,藍霞遼沉過雁”所寫之信亦是充滿遺恨。是“傷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斷魂在否”;所聞之曲也是為了招魂而演奏的。層層加深,都在極力渲染憑吊的巨痛。也有睹物思人的回憶:“暗點檢:離痕歡唾,尚染鮫綃,亸風(釵)迷歸,破鸞(鏡)慵舞”。“鸞鏡與花枝,此情誰得知?”鏡臺上飾物鳳翅已下垂,而鸞已殘破,暗示鏡破人亡,已無從團聚。

      總之,作者將美人遲暮、傷春傷別的情感娓娓道來,反復詠嘆。層層深入,值得細細品味。另外,從中國古代文學比興寄托的傳統來看,艷情多和身世之感交織聯系在一起,夢窗此詞寫愛情,但亦可從中領略其身世的哀嘆。

      吳文英的詩詞曲代表作
      吳文英(約1200~1260),字君特,號夢窗,晚年又號覺翁,四明(今浙江寧波)人。原出翁姓,后出嗣吳氏?!?a href="/dianji/songshi/">宋史》無傳。一生未第,游幕終身。于蘇、杭、越三地居留最久。并以蘇州為中心,北上到過淮安、鎮江,蘇杭道中又歷經吳江垂虹亭、無錫惠,及茹霅二溪。游蹤所至,每有題詠。晚年一度客居越州,先后為浙東安撫使吳潛及嗣榮王趙與芮門下客,后“困躓以死”。 有《夢窗詞集》一部,存詞三百四十余首,分四卷本與一卷本。其詞作數量豐沃,格雅致,多酬答、傷時與憶悼之作,號“詞中李商隱”。而后世品評卻甚有爭論。

      相關詩句分類

      手机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