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鷺忽飛來,點破秧針綠。

高田如樓梯,平田如棋局。
白鷺忽飛來,點破秧針綠。

賞析/鑒賞

  人被貶于南永昌衛,被南方山鄉春天田野的秀麗景色所感染,突然白鷺飛來,打破詩人心田的平靜,古代詩人、畫家常以鷺鷥喻鄉思情緒,這是詩人濃郁思鄉之情的寫照。

  首二句寫水田的形態,喻之以樓梯、棋盤,都屬整飭之美,寫出了高田和平田的壯觀,高田系仰視所見,層層如樓梯;平田系俯視所見,縱橫如棋盤。田畦井井有條,秧苗長勢喜人,通過詩人視角和所處位置的變化描寫了不同方位的田野的景色。

  后兩句寫一片綠油油的秧田,忽飛來了白鷺,讓秧田添上活氣與亮色,讓靜謐的面帶有動態,詩人化用“萬綠叢中一點紅”的詩意,寫出“萬綠苗中一點白”的奇觀。末句是畫龍點睛之筆,詩眼在“點破”二字。

  從藝術表現手法來看,此詩看似信手拈來,其實獨具匠心。全詩以郊外踏青者的目光為描寫的觸角,先由仰視和俯視描繪了從遠處到近處的秧苗所染出來的濃濃的春色,從而凸現了南方水鄉水田的靜態春光。緊接著,目光隨突然掠來的白鷺而轉移,在被“點破”的“秧針綠”的特寫鏡頭上定格,由靜而動,再配之以色彩的強烈對比,鷺之白與秧之綠使得嘎然而止的詩篇更富有自然的情趣。

  這首小詩寫的是春日郊外水田的景色,勾畫了南方山鄉春天田野的秀麗景色,詩中有畫,靜中有動,全詩用極其淺顯而流暢的語言,捕捉了西南山鄉水田的典型春色意象。在一坡坡修整得非常精致的梯田旁,有一片片棋盤般的平整水田,猶如一望無際的綠色地毯。偶爾有白鷺飛來止息,點破如針芒般的綠色秧田,留下潔白的身影。

 

  嘉靖三年(公元1524年),因“大禮議”事件,楊慎謫戍云南永昌衛,后居云南30余年,此詩便寫于楊慎被貶期間。詩人一方面遠離朝堂的爭斗,享受寧靜的鄉間生活;另一方面,在一片綠色的田野,詩人看到白鷺飛來,思鄉之情油然而生,于是寫下了這首詩歌。

 

楊慎的詩詞曲代表作
楊慎(1488~1559)明代文學家,明代三大才子之首。字用修,號升庵,后因流放滇南,故自稱博南人、金老兵。楊廷和之子,漢族,四川新都(今成都市新都區)人,祖籍廬陵。正德六年狀元,官翰林院修撰,豫修武宗實錄。武宗微行出居庸關,上疏抗諫。世宗繼位,任經筵講官。嘉靖三年,因“大禮議”受廷杖,謫戍終老于南永昌衛。終明一世記誦之博,又能文、詞及散曲,論古考證之作范圍頗廣。著作達百余種。后人輯為《升庵集》。

相關詩句分類

手机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