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czcn4"><listing id="czcn4"></listing></strike>

    <th id="czcn4"><pre id="czcn4"><sup id="czcn4"></sup></pre></th>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input id="czcn4"></input></object></rp>
    1. <nav id="czcn4"><center id="czcn4"></center></nav><rp id="czcn4"></rp>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blockquote id="czcn4"></blockquote></object></rp>
    2. 酌酒與君君自寬,人情翻覆似波瀾。

      酌酒與君君自寬,人情翻覆似波瀾。
      白首相知猶按劍,朱門先達笑彈冠。
      草色全經細雨濕,花枝欲動春風寒。
      世事浮云何足問,不如高臥且加餐。

      賞析/鑒賞

      此詩作于王維隱居輞川時期,大約于《輞川集》寫于同時。王維一生沉浮宦,安史之亂后,“在輞口,其水舟于舍下,別置塢,與道友裴迪浮舟往來,彈琴賦詩,嘯詠終日”;“在京師;退朝之后,焚香獨坐,以禪誦為事。”(《舊唐書·王維傳》)此詩為王維勸慰裴迪而作。
      此詩是王維晚年詩作中十分值得玩味的一篇。首句“酌與君君自寬”,“君”字重復強調,這是障眼法;骨子里其實是胸中郁積憤懣,需與摯友一起借酒澆化。所謂“寬”者,寬人也即寬己,正是因為無法排遣。故次句“人情翻覆似波瀾”,一曰翻覆,二曰波瀾,足見心中憤激之情。三四句緊承“人情翻覆”,照應止水波瀾的外部刺激,強調矛盾兩端,鋪敘反目成仇,人心無常。白首相知尚且如此,其他的人就不用說了。相知成仇,先達不用,說盡了世態炎涼,當是實有所指。前四句關鍵在“笑”字。彈冠”本為援手薦引乃同契之義,此處則反用其意,一旦“先達”即笑侮后來彈冠(出仕)者,輕薄排擠,乃至下井落石,此為淋漓之戟罵。金圣嘆以為“自是千古至今絕妙地獄變相”,誠為得言。
      從內容上說,五六兩句是即景即情,從戶內至室外,為酌酒時舉目所見,由世態炎涼,人情翻覆展示天地無私,萬物親仁,豁然呈現一新境界。被王靜安先生譽為“攝春草之魂”的“細濕流光”,詩人用以描寫映窗草色;禪宗關于“心動”“物動”的著名偈語,詩人借以描繪照眼枝,即使單純作“景語”看,也屬上乘。而其蘊涵則在“全經”,“欲動”,由彰顯至深密,從象外到象內,大千世界,無所不容;僅觀人間之蠅營狗茍,于義憤之外,恍然頓悟。從章法上說,律詩中間兩聯要求虛實相生,三四句實寫,五六句則應當化實為虛,措辭表意不可復犯,方能體現“神韻”“氣象”之妙。從禪學上說,佛家主“虛靜”,尚“自然”,和光同塵;深一層探求,五六句似還參合“有無”“生滅”“變常”之理;即處“靜觀”“達觀”態度,與三四句世俗的“勢利”“涼薄”恰成對照。末兩句“世事浮”與“高臥加餐”由禪意而來。“何足問”有不屑一顧的鄙薄之意,所指實有其人其事,承三四句,“高臥”承五六句,超凡脫俗。前后既錯綜成文,又一氣貫注,構思布局縝密精妙。
      亦顯亦隱、半儒半釋的人生經歷與處世態度,給王維造成巨大的心理矛盾,猶如碧潭止水,宜清心靜觀;但仰望高谷急湍,依舊凜然飛動,怵目驚心。王維全部詩作均可作如是觀,通過《酌酒與裴迪》一詩即可透視此種矛盾心態。

      王維的詩詞曲代表作
      王維(701年-761年,一說699年—761年),漢族,唐朝河東蒲州(今西省運城市)人,祖籍山西祁縣,唐朝著名人、家,字摩詰,號摩詰居士,世稱“王右丞”,因篤信佛教,有“詩佛”之稱。今存詩400余首,重要詩作有《相思》、《山居秋暝》等。受禪宗影響很大,精通佛學,精通詩、書、畫、音樂等,與孟浩然合稱“王孟”。
      蘇軾評價其:“味摩詰之詩,詩中有畫;觀摩詰之畫,畫中有詩?!?/div>

      相關詩句分類

      手机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