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czcn4"><listing id="czcn4"></listing></strike>

    <th id="czcn4"><pre id="czcn4"><sup id="czcn4"></sup></pre></th>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input id="czcn4"></input></object></rp>
    1. <nav id="czcn4"><center id="czcn4"></center></nav><rp id="czcn4"></rp>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blockquote id="czcn4"></blockquote></object></rp>
    2. 自今已后知人意,一日須來一百回。

      其一

      楸樹馨香倚釣磯,斬新花蕊未應飛。

      不如醉里風吹盡,可忍醒時雨打稀。

      其二

      門外鸕鶿去不來,沙頭忽見眼相猜。

      自今已后知人意,一日須來一百回。

      其三

      無數春筍滿林生,柴門密掩斷人行。

      會須上番看成竹,客至從嗔不出迎。 

      賞析/鑒賞

      文學賞析

      第一首主要是寫,寫詩人惜之情。詩從花香寫起。“楸樹馨香”四個字,把詩人的喜花、愛花之意透寫了出來,為后面寫惜花之情先墊寫一筆。次句寫詩人的惜花之情就應從花香的消歇著筆,但是詩人并沒有這樣直接寫,而是變了一個角度,轉了一個彎子,從花開花落立意。從花的飄落來寫詩人的惜花情。 “斬新花蕊未應飛”七個字,說明他早已看見楸花紛紛飄落了。眼下,他猜想只有那剛開的花,大概還沒有飄落。詩人明明早已看見楸花飄落,可是又不直說;明明是寫詩人由花落引起的惜花之情,可是詩中又不把它點破。這樣寫來,情思表達得極為婉轉含蓄。

      如果說詩的前兩句只是含蓄地表達詩人的惜花之情,那么詩的后兩句便是直抒這樣感情: “不如醉里吹盡,何忍醒時打稀。”寧可自己在醉眠中不知不覺時,一陣狂把花吹落,必然是不忍心又親眼看著一場暴將花打稀。人在落花時節本易傷情,再目睹花落,其情更難堪了。所以這兩句中,一個“不如”,一個“何忍”,將詩人在“醉里”與“醒時”對落花的感受進行對比,先退一步,后進一層,把詩人的惜花之情寫細了,寫深了,寫活了。

      花落而引人憐惜,這是古典詩歌中常見的主題之一。這首詩雖然也是這樣的主題,但構思上卻有它的特色。詩人本來是由早開的花被風吹打盡,而引發出對新開的花蕊前景的擔心;再由這種擔心,而引發出詩人的惜花之情。但詩中并沒有寫“先見有謝者”(《讀杜心解》),而是從“斬新花蕊”立意,從虛處著筆,暗寫落花情景。將詩人的惜花之情,由暗到明,先退后進,寫得十分深切。

      第二首主要是寫,寫詩人愛的深情。人世間夫妻、朋友分離,相思情切。常常以夢幻為真實,以假為真。而一旦相見,卻又往往以真實為夢幻,將真作假。如宋代詞人晏幾道的《鷓鴣天》(彩袖殷勤捧玉鐘)一詞就這樣寫道:“從別后,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今宵剩把銀缸照,猶恐相逢是夢中。”杜甫在《羌村三首》里,描寫亂離中與親人相聚也有這樣的詩句:“闌更秉燭,相對如夢寐。”這首詩寫的雖非盡為人世間情事,而是人與鳥的感情,但在構想上卻與上舉各句頗為相同。

      門外沙灘上那鸕鶿走了許久,詩人無比思念。首句“去不來”三字,點出了這一背景,寫出了詩人對久去的鸕鶿的思念情懷。也正因為詩人對鸕鶿思念情深,所以,詩的次句寫他“沙頭忽見”時,又不禁“眼相猜”,懷疑起自己的眼睛是否看錯了。一種去久忽見的驚喜之狀躍然紙上,驚喜之情溢于言表。此時此刻,他的以真疑假,正可見出他平素想念鸕鶿鳥時,以假當真的情景。這一句真可謂將詩人的情寫癡了,寫傳神了。

      這時,詩人對鸕鶿的一片深情再也抑制不住了。面對去久乍見的鸕鶿,不能讓它再次飛去。在詩人的心靈里,又怎能再次承受鸕鶿“去不來”的痛苦。所以在詩的后兩句中,詩人這樣叮囑道: “自今已后知人意,一日須來一百回。”從今以后,你應了解我愿意與你為友,很想常常能夠見到你的心情,你就天天到這沙灘上來吧。后兩句凌空一筆,將詩人對鸕鶿的深情寫透了。

      中國古典詩歌中,不少詩人在描寫物我關系時,常常采用移情于物的手法,給一些無情之物以人的感情。這首詩的后兩句正是采用了這種表現手法。詩人的筆下,那大自然中的鸕鶿鳥仿佛會思想,感情似乎可與人通。所以他要對那鸕鶿如此叮囑,訴說衷情。

      這首詩從寫詩人對鸕鶿“去不來”的思念,到“沙頭忽見”時的“眼相猜”;從去久乍見的驚喜,到擔心它日后再“去不來”,而殷勤叮嚀“一日須來一百回”,將詩人的愛鳥之心步步寫來,十分真切。將詩人由此而展開的種種心理活動寫得很深很細。全詩讀來,語雖平淡似口頭話,卻富有韻味,很有情趣。

      第三首是寫,寫詩人的愛竹之意。“無數春筍滿林生”,詩一開始從春滿林寫起,又是“無數”,又是“滿林”,把春筍生長繁茂的情景寫了出來,給人們展示出一幅充滿活力,充滿生機的圖字里行間洋溢著詩人對這自然景象的無比喜悅之情。

      詩人知道,眼前這春筍,既不能讓它們成為人們觀賞的玩意兒,更不能讓它們成為人們宴席桌上的美味佳肴。因為今日之春筍,正是他日之新竹;今日春筍滿林,可知他日新竹萬竿。此刻詩人必然是細心看護。所以,詩的次句這樣寫道: “柴門密掩斷人行。”他要把柴門關得緊緊,謝絕一切客人。

      寫到這里,詩人的護筍之意已明。但是詩人覺得意猶未盡,于是在詩的后兩句中進一步申說: “會須上番看成竹,客至從嗔不出迎。”

      詩人一定要將這頭批筍子看護好,使它長成新竹。寧可任客人責怪自己,也不對他的到來親自出迎,詩的上句不僅點出了詩人細心護筍的原因,而且也寫出了詩人對未來的憧憬。多么希望眼下這一根根春筍在不久的將來都能長成新竹。詩的下句“客至從嗔不出迎”,與“柴門密掩斷人行”相照應。詩人在這里用“從嗔”二字貫于“不出迎”之前,深一層地寫出了他那專心護筍的決心。

      相傳,晉代書法家王羲之的兒子王徽之很愛竹,他聽說吳中有一家人有好竹,便驅車前往,直到那家院內竹下觀賞,“諷嘯良久”。主人灑掃請坐,他也不理睬。當他盡興而去,主人才將門關上(見《晉書·王羲之傳》)。因此,在唐詩中有“(竹何須問主人”的詩句)王維春日與裴迪過新昌里訪呂逸人不遇》)。杜甫在此卻將主客關系顛倒過來,從“主不迎客”著筆,暗中反用了王徽之故事而又不露痕跡。巧妙的用意,寫出了詩人對春筍,對新竹的一往情深。

      全詩寫竹,卻從筍寫起;寫愛竹,卻從愛筍著筆。由筍而竹,將詩人的愛竹之意寫得不是浮泛,而是深沉了。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詩中寫詩人的愛竹之意,不是用一些抽象的詞語來表白,而是通過“柴門密掩斷人行”,“客至從嗔不出迎”等具體行動來表現。這樣寫來,詩人的情懷顯得格外實在,格外真切,也格外感人。 

      名家點評

      明代文學家胡震亨《唐音癸簽》:“斬新花蕊未應飛“,非“斬“,字不能形容其新。

      明代文學家楊慎《升庵詩話》:“楸樹”三絕句,格調既高,風致又韻,真可一空唐人。

      清朝歷史學家浦起龍《讀杜心解》:《三絕》與《七絕》(指《江畔獨步尋花七絕句》),直開宋、元家數。 

      杜甫的詩詞曲代表作
      杜甫(712-770),字子美,漢族,唐朝河南鞏縣(今河南鄭州鞏義市)人,自號少陵野老,唐代偉大的現實主義人,與李白合稱“李杜”。為了與另兩位詩人李商隱杜牧即“小李杜”區別,杜甫李白又合稱“大李杜”,杜甫也常被稱為“老杜”。杜甫在中國古典詩歌中的影響非常深遠,被后人稱為“詩圣”,他的詩被稱為“詩史”。后世稱其杜拾遺、杜工部,也稱他杜少陵、杜草堂。
      手机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