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czcn4"><listing id="czcn4"></listing></strike>

    <th id="czcn4"><pre id="czcn4"><sup id="czcn4"></sup></pre></th>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input id="czcn4"></input></object></rp>
    1. <nav id="czcn4"><center id="czcn4"></center></nav><rp id="czcn4"></rp>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blockquote id="czcn4"></blockquote></object></rp>
    2. 故園楊柳今搖落,何得愁中曲盡生。

      吹笛秋山風月清,誰家巧作斷腸聲。

      風飄律呂相和切,月傍關山幾處明。

      胡騎中宵堪北走,武陵一曲想南征。

      故園楊柳今搖落,何得愁中曲盡生。

      賞析/鑒賞

      整體賞析

      首聯扣題起興,由聽到吹笛聲而引發感懷。秋靜寂,皓懸空,清蕭瑟,橫笛數聲,牽動萬千愁思?!?a href="/gushi/feng/" title="描寫風的古詩">風俗通》說:“笛,滌也,所以滌邪穢,納之雅正也。”在山水、羈旅詩中,笛有著廣泛的表情達意的動能,最常見的是牽引懷鄉的情愫。又《樂府雜錄》載:笛者,羌樂也。古笛曲廣為流傳的有《落梅花》、《折楊柳》、《關山月》等,皆為思鄉之作。月明風清的秋夜,本是適于親人故友歡會的良辰美景,而今,這凄惻哀傷、聲聲徹耳的“斷腸聲”,卻只能使人更感寥落、凄清了。“誰家”兩字,以問語寫聽者“我”的感受,情味悠遠。 “巧作”一詞,是言吹笛之人吹奏技巧的高妙,似乎把“我”的滿懷鄉愁,都淋漓盡致地宣泄出來了。這一設問陡起波瀾,借他人之笛音寫自己之鄉思,極具共鳴感。

      頷聯緊承首句之 “風”“月”二字寫,虛實相生。一寫聲象,“律呂相和切”照應上句的“巧”字,寫笛音之悠揚宛轉,這是寫實;一寫景象,“月傍關山”,寫明月映照關山的圖景,詩人在纏綿悱惻的笛音中神游萬里關山,思緒如同這澄澈如水的月光漫漶開去,這是虛寫。“律呂”又作“呂律”,中國古代以管的長短來確定音的不同高度。從低音管算起,成奇數的六個管稱“律”,成偶數的六個管稱“呂”,總稱“六呂”、“六律”,簡稱“律呂”。此處代指柔婉、和諧的笛音。“幾處明”三字下得奇巧,“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月照關山,自有明暗、濃淡之別;而以“幾處”問之,實則是人心的悲喜甘苦之反映。

      頸聯由“關山”二字再次衍發聯想。上句遙想當此中宵月明之際,胡騎行軍北歸的場景;下句是寫詩人聽了這笛曲之后,萌生出南行的愿望。上下對仗工穩,由遠及近,以胡人之北歸來映襯“我”的思鄉之切。明朝李東陽的《麓堂詩話》說這兩句“清絕”,主要是就此聯意境的清幽、窈眇而言的。在古詩中,月色、笛聲、江南常連綴一起,表達幽怨的鄉思之情。如唐代詩人李益的《春夜聞笛》:“寒山吹笛喚春歸,遷客相看淚滿衣。洞庭一夜無窮雁,不待天明盡北飛。”

      尾聯道出全詩主旨,“故園楊柳今搖落”是客居異鄉的詩人對“故園”風景的懸揣,想必在如此蕭瑟的清秋時節,楊早已枯黃、零落了;可是“我”,還不能回到家鄉與親人團聚,這是以楊柳之衰映襯自己的遲暮之悲。結句以反問收束,如何在憂愁的煎熬中度此余生呢?這一自問,給人以強烈的震撼!

      全詩善用烘托月之法,由聞笛入手,多方鋪墊,反復渲染,逐層推進,沉郁頓挫。誠如清·吳喬《答萬季墅詩問》之謂:“……前六句皆興,末二句方是賦,意只在‘故園愁'三字耳。” 值得注意的是,此詩多用問句,或興感、或寫景、或抒情,將鄉愁國憂與感時傷世之情表達得尤為酣暢。 

      名家點評

      《瀛奎律髓》:

      慷慨悲怨,自是一種風味。李太白謂“江城五月梅花”,此亦以指《楊柳》,蓋笛中有此二曲也。

      唐詩訓解》:

      出“風月”二字,分應首句。見其聲能斷腸,應第二句。“愁中”字亦與“斷腸”相應。

      《杜臆》:

      何大復:“此詩起結皆可作唐人絕唱,而末出一聯其可恨。”余謂引劉琨、馬援事以形容其聲之悲,有何可恨?且使事融洽,妙甚。三、四頂“風月”來,五、六頂“斷腸”來。束語說到自家;而“楊柳搖落”亦根“秋風”,“愁中”亦根“斷腸”,此章乃詩律之最細者。

      《瀛奎律髓匯評》:

      查慎行:五、六虛處傳神。紀昀云:“風”、“月”分承,法本云卿《龍池》篇。五、六妙切時事,不比“昆體”之排比故實。純以風調勝,在杜集又是一格,故前人疑非杜公作。許印芳:“風”“月”分承,不為復。“山”字、“中”字俱犯復。

      《杜詩詳注》:

      蔣一梅曰:絕大手筆,聲律極細,然有對意不對詞、對詞不對意者。

      圍爐詩話》:

      少陵七律,有一氣直下,如“劍外忽傳收薊北”者;又有前六句皆是興,末二句方是賦,如《吹笛》詩,通篇正意只在“故園愁”三字耳。說者謂首句“風月”二字立眼目,次聯應之,名為“二字格”,盲矣!“風月”是笛上之賓,于懷鄉主意隔兩層也。

      《唐宋詩醇》:

      吞吐含芳,安詳合度,極頓挫之妙,而高雅絕人。明人何景明七律全本此種,千載而下,固有合續弦膠者也。

      《增訂評注唐詩正聲》:

      郭(濬)云:句句凄遠,詠物絕唱。

      《讀杜心解》:

      三、四,分承風月,以申“巧作”……五、六,用古而印合寇亂,而“北走”、“南征”,又即“斷腸”之一證也。七、八,翻古而感切家鄉,而“搖落”、“盡生”,卻與“秋”字為呼應也。句句詠物,筆筆寫意,格法又出一奇。“卻盡生”似拙。

      《杜詩鏡銓》:

      此詩句句詠物,筆筆寫意,用巧而不覺,斯為大家。

      《杜詩集評》:

      李因篤云:氣機流利,聲韻壯涼,末二句更自悠然。吳農祥云:時有拙處,不礙大體。

      清吳喬《答萬季墅詩問》評:“前六句皆興,末二句方是賦,意只在‘故園愁'三字耳。” 

      杜甫的詩詞曲代表作
      杜甫(712-770),字子美,漢族,唐朝河南鞏縣(今河南鄭州鞏義市)人,自號少陵野老,唐代偉大的現實主義人,與李白合稱“李杜”。為了與另兩位詩人李商隱杜牧即“小李杜”區別,杜甫李白又合稱“大李杜”,杜甫也常被稱為“老杜”。杜甫在中國古典詩歌中的影響非常深遠,被后人稱為“詩圣”,他的詩被稱為“詩史”。后世稱其杜拾遺、杜工部,也稱他杜少陵、杜草堂。

      相關詩句分類

      手机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