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czcn4"><listing id="czcn4"></listing></strike>

    <th id="czcn4"><pre id="czcn4"><sup id="czcn4"></sup></pre></th>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input id="czcn4"></input></object></rp>
    1. <nav id="czcn4"><center id="czcn4"></center></nav><rp id="czcn4"></rp>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blockquote id="czcn4"></blockquote></object></rp>
    2. 后出師表

      朝代:三國|作者:諸葛亮|

      先帝慮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故托臣以討賊也。以先帝之明,量臣之才,故知臣伐賊,才弱敵強也。然不伐賊,王業亦亡;惟坐而待亡,孰與伐之?是故托臣而弗疑也。

      臣受命之日,寢不安席,食不甘味。思惟北征。宜先入南。故五月渡瀘,深入不毛,并日而食;臣非不自惜也,顧王業不可得偏全于蜀都,故冒危難,以奉先帝之遺意也,而議者謂為非計。今賊適疲于西,又務于東,兵法乘勞,此進趨之時也。謹陳其事如左:

      高帝明并日月,謀臣淵深,然涉險被創,危然后安。今陛下未及高帝,謀臣不如良、平,而欲以長計取勝,坐定天下,此臣之未解一也。

      劉繇、王朗各據州郡,論安言計,動引圣人,群疑滿腹,眾難塞胸,今歲不戰,明年不征,使孫策坐大,遂并江東,此臣之未解二也。

      曹操智計,殊絕于人,其用兵也,仿佛孫、吳,然困于南陽,險于烏巢,危于祁連,逼于黎陽,幾敗北山,殆死潼關,然后偽定一時耳。況臣才弱,而欲以不危而定之,此臣之未解三也。

      曹操五攻昌霸不下,四越巢湖不成,任用李服而李服圖之,委任夏侯而夏侯敗亡,先帝每稱操為能,猶有此失,況臣駑下,何能必勝?此臣之未解四也。

      自臣到漢中,中間期年耳,然喪趙云、陽群、馬玉、閻芝、丁立、白壽、劉郃、鄧銅等及曲長、屯將七十余人,突將、無前、賨叟、青羌、散騎、武騎一千余人。此皆數十年之內所糾合四分之精銳,非一州之所有;若復數年,則損三分之二也,當何以圖敵?此臣之未解五也。

      今民窮兵疲,而事不可息;事不可息,則住與行勞費正等。而不及今圖之,欲以一州之地,與賊持久,此臣之未解六也。

      夫難平者,事也。昔先帝敗軍于楚,當此時,曹操拊手,謂天下以定。然后先帝東連吳越,西取巴蜀,舉兵北征,夏侯授首,此操之失計,而漢事將成也。然后吳更違盟,關羽毀敗,秭歸蹉跌,曹丕稱帝。凡事如是,難可逆見。臣鞠躬盡力,死而后已;至于成敗利鈍,非臣之明所能逆覩也。

      古詩簡介

      后出師表》是《前出師表》的姊妹篇,寫于建興六年(228)。由于《三國志》本傳中不載,《文選》里也不見選錄,而是為《三國志》作注的裴之,在注文中引自張儼《默記》,所以,有人認為此表是偽作。但也有人認為,從體例文來看,后表與前表并無二致;而且《三國志·吳志·諸葛恪傳》中,諸葛恪說:“近見家叔父表陳與賊爭競之計,未嘗不喟然嘆息也。”所指可能即系后表。

      翻譯/譯文

      先帝考慮到蜀漢和曹賊不能并存,帝王之業不能茍且偷安于一地,所以委任臣下去討伐曹魏。以先帝那樣的明察,估量臣下的才能,本來就知道臣下要去征討敵人,是能力微弱而敵人強大的。但是,不去討伐敵人,王業也是要敗亡的;是坐而待斃,還是主動去征伐敵人呢?因此委任臣下,一點也不猶疑。

      臣下接受任命的時候,睡不安穩,食無滋味。想到要去北伐,應該先南征。所以五里竟渡過瀘水,深入不毛之地,兩天才能吃上一餐;臣下不是不愛惜自己呵,而是看到帝王之業不可能局處在蜀地而得以保全,所以冒著危險,來執行先帝的遺愿,可是爭議者說這不是上策。目前敵人恰好在西面疲于對付邊縣的叛亂,東面又要竭力去應付孫吳的進攻,兵法要求趁敵方勞困時發動進攻,當前正是趕快進軍的時機呵!現在謹將這些事陳述如下:

      高祖皇帝的明智,可以和日月相比,他的謀臣見識廣博,謀略深遠,但還是要經歷艱險,身受創傷,遭遇危難然后才得安定?,F在,陛下及不上高祖皇帝,謀臣也不如張良、陳平,而想用長期相持的戰略來取勝,安安穩穩地平定天下,這是臣所不能理解的第一點。

      劉繇、王朗,各自占據州郡;在議論安守策略時,動輒引用古代圣賢的話,大家疑慮滿腹,胸中充斥著懼難;今年不出戰,明年不征討,讓孫策安然強大起來,終于并吞了江東,這是臣下所不能理解的第二點。

      曹操的智能謀略,遠遠超過別人,他用兵好象孫武、吳起那樣,但是在南陽受到窘困,在烏巢遇上危險,在祁遭到厄難,在黎陽被敵困逼,幾乎慘敗在北山,差一點死在潼關,然后才得僭稱國號于一時。何況臣下才能低下,而竟想不冒艱險來平定天下,這是臣下所不能理解的第三點。

      曹操五次攻打昌霸而攻不下;四次想跨越巢湖而未成功,任用李服,而李服密謀對付他;委用夏侯淵,而夏侯淵卻敗死了。先帝常常稱贊曹操有能耐,可還是有這些挫敗,何況臣下才能低劣,怎能保證一定得勝呢?這是臣下所不能理解的第四點。

      自從臣下進駐漢中,已一周年了,期間就喪失了趙、陽群、玉、閻芝、丁立、白壽、劉郃、鄧銅等將領及部曲將官、屯兵將官七十余人;突將、無前、賨叟、青羌、散騎、武騎等士卒一千余人。這些都是幾十年內從各處積集起來的精銳力量,不是一州一郡所能擁有的;如果再過幾年,就會損失原有兵力的三分之二,那時拿什么去對付敵人呢?這是臣下所不能理解的第五點。

      現在百姓貧窮兵士疲乏,但戰爭不可能停息;戰爭不能停息,那末耽在那里等待敵人來進攻和出去攻擊敵人,其勞力費用正是相等的。不趁此時去出擊敵人,卻想拿益州一地來和敵人長久相持,這是臣下所不能理解的第六點。

      最難于判斷的,是戰事。當初先帝兵敗于楚地,這時候曹操拍手稱快,以為天下已經平定了。但是,后來先帝東面與孫吳連和,西面取得了巴蜀之地,出兵北伐,夏侯淵掉了腦袋;這是曹操估計錯誤??磥韽团d漢室的大業快要成功了。但是,后來孫吳又違背盟約,關羽戰敗被殺,先帝又在秭歸遭到挫敗,而曹丕就此稱帝。所有的事都是這樣,很難加以預料。臣下只有竭盡全力,到死方休罷了。至于伐魏興漢究竟是成功是失敗,是順利還是困難,那是臣下的智力所不能預見的。

      注釋

      1.漢:指蜀漢。賊:指曹魏。古時往往把敵方稱為賊。

      2.偏安:指王朝局處一地,自以為安。

      3.孰與:謂兩者相比,應取何者。

      4.惟:助詞。

      5.入南:指諸葛亮深入南中,平定四郡事。

      6.并日:兩天合作一天。

      7.顧:這里有“但”的意思。蜀都:此指蜀漢之境。

      8.議者:指對諸葛亮決意北伐發表不同意見的官吏。

      9.這兩句指建興六年(228)諸葛亮初出祁山(在今甘肅省禮縣東)時,曹魏西部的南安、天水、安定三郡叛變,牽動關中局勢:在魏、吳邊境附近的夾石(今安徽省桐城縣北),東吳大將陸遜擊敗魏大司曹休兩事。

      10.進趨:快速前進。

      11.高帝:劉邦死后的謚號為“高皇帝”。并:平列。

      12.淵深:指學識廣博,計謀高深莫測。

      13.被創:受創傷。這句說:劉邦在楚漢戰爭中,屢敗于楚軍,公元前二○三年,在廣武(今河南省滎陽縣)被項羽射傷胸部:在漢朝初建時,因鎮壓各地的叛亂而多次出征,公元前一九五年又曾被淮南王英布的士兵射中;公元前二○○年在白登山還遭到匈奴的圍困。

      14.良:張良,漢高祖的著名謀士,與蕭何、韓信被稱為“漢初三杰”。平:陳平,漢高祖的著名謀士。后位至丞相。

      15.長計:長期相持的打算。

      16.坐:安安穩穩。

      17.未解:不能理解。胡三省認為“解”應讀作“懈”,未解,即未敢懈怠之意。兩說皆可通。

      18.劉繇(yóu由):字正禮,東漢末年任揚州刺史,因受淮南大軍閥袁術的逼迫,南渡長江,不久被孫策攻破,退保豫章(今江西省南昌市),后為豪強笮融攻殺?!度龂?middot;吳書》有傳。王朗:字景興,東漢末年為會稽(治所在今浙江省紹興市)太守,孫策勢力進入江浙時,兵敗投降,后為曹操所征召,仕于曹魏。

      19.孫策:字伯符,孫權的長兄。父孫堅死后,借用袁術的兵力,兼并江南地區,為孫吳政權的建立打下基礎,不久遇刺身死。

      20.江東:指長江中下游地區。

      21.殊絕:極度超出的意思。

      22.孫:指孫武,春秋時人,曾為吳國將領,善用兵,著有兵法十三篇。吳:指吳起,戰國時秦大將,在統一戰爭中屢建戰功。

      23.困于南陽:建安二年(197)曹操在宛城(今河南省南陽市,漢時南陽郡的治所)為張繡所敗,身中流矢。

      24.險于烏巢:建安五年(200),曹操與袁紹在官渡相持,因乏糧難支,在荀攸等人的勸說下,堅持不退,后焚燒掉袁紹在烏巢所屯的糧草,才得險勝。

      25.危于祁連:這里的“祁連”,據胡三省說,可能是指鄴(在今河北省磁縣東南)附近的祁山,當時(204)曹操圍鄴,袁紹少子袁尚敗守祁山(在鄴南面),操再敗之,并還圍鄴城,險被袁將審配的伏兵所射中。

      26.逼(bì逼)于黎陽:建安七年(202)五月,袁紹死,袁譚、袁尚固守黎陽(今河南??h東),曹操連戰不克。

      27.幾敗北山:事不詳??赡苤附ò捕哪辏?19),曹操率軍出斜谷,至陽平北山(今陜西沔縣西),與劉備爭奪漢中,備據險相拒,曹軍心渙,遂撤還長安。

      28.殆死潼關:建安十六年(211),曹操與超、韓遂戰于潼關,在黃河邊與超軍遭遇,曹操避入舟中,馬超騎兵沿河追射之。殆,幾乎。

      29.偽定:此言曹氏統一北中國,僭稱國號。諸葛亮以蜀漢為正統,因斥曹魏為“偽”。

      30.昌霸:又稱昌豨。建安四年(199),劉備襲取徐州,東昌霸叛曹,郡縣多歸附劉備。

      31.四越巢湖:曹魏以合肥為軍事重鎮,巢湖在其南面。而孫吳在巢湖以南長江邊上的須濡口設防,雙方屢次在此一帶作戰。

      32.李服:建安四年,車騎將軍董承根據漢獻帝密詔,聯絡將軍吳子蘭、王服和劉備等謀誅曹操,事泄,董承、吳子蘭、王服等被殺。據胡三省:“李服,蓋王服也。”

      33.夏侯:指夏侯淵。曹操遣夏侯淵鎮守漢中。劉備取得益州之后,于建安二十四年出兵漢中,蜀將黃忠于陽平關定軍山(今陜西省沔縣東南)擊殺夏侯淵。

      34.漢中:郡名,以漢水上流(沔水)流經而得名,治所在南鄭(今陜西省漢中縣東)。

      35.期(jì寄)年:一周年。

      36.趙云、陽群等都是蜀中名將。曲長、屯將是部曲中的將領。

      37.突將、無前:蜀軍中的沖鋒將士。賨(cóng叢)叟、青羌:蜀軍中的少數民族部隊。散騎、武騎:都是騎兵的名號。

      38.圖:對付。

      39.夫:發語詞。平:同“評”,評斷。

      40.敗軍于楚:指建安十三年(208),曹操大軍南下,劉備在當陽長坂被擊潰事。當陽屬古楚地,故云。

      41.拊手:拍手。

      42.以定:已定,以,同“已”。

      43.本句指劉備遣諸葛亮去江東連和,孫劉聯軍在赤壁大破曹軍。

      44.本句指建安十六年(211)劉備勢力進入劉璋占據的益州,后來攻下成都,取得巴蜀地區。

      45.授首:交出腦袋。

      46.關羽:字云長,蜀漢大將,劉備入川時,鎮守荊州,建安二十四年,他出擊曹魏,攻克襄陽,擒于禁,斬龐德,威震中原。孫權趁機用呂蒙計謀偷襲荊州,擒殺關羽父子。

      47.本句指劉備因孫權背盟,襲取荊州,殺害關羽,就親自領兵伐吳,在秭歸(在今湖北省宜昌市北)被吳將陸遜所敗。蹉跌,失墜,喻失敗。

      48.曹丕:字子桓,曹操子。在公元220年廢漢獻帝為山陽公,建立魏國,是為魏文帝。

      49.逆見:預見,預測。

      50.鞠躬盡力:指為國事用盡全力。一作“鞠躬盡瘁”。

      51.利鈍:喻順利或困難。

      52.覩(dǔ賭):亦即“逆見”,預料。

      賞析/鑒賞

      本文選自三國時期吳人張儼的《默記》,作于蜀漢建興六載(228),比《前出師表》晚了一年。此時正值諸葛亮第一次北伐中原未取得預期成果之時,為消除各方阻礙,在第二次北伐臨行之際,諸葛亮向后主劉禪獻上了這篇《后出師表》。因此較之前表而言,后表的重點放在了表達軍事方略以及對此次北伐持有反對意見人的駁難上。

      《后出師表》作于第一次北伐失敗之后,大臣們對再次北出征伐頗有異議。諸葛亮立論于漢賊不兩立和敵強我弱的嚴峻事實,向后主闡明北伐不僅是為實現先帝的遺愿,也是為了蜀漢的生死存亡,不能因“議者”的不同看法而有所動搖。正因為本表涉及軍事態勢的分析,事關蜀漢的安危,其忠貞壯烈之氣,似又超過前表。表中“鞠躬盡力,死而后已”之句,正是作者在當時形勢下所表露的堅貞誓言,令人讀來肅然起敬。

      因為重點是駁斥反對北伐的人,所以本文以議論見長。既是議論,就免不了論點、論據和論證三部分,而本文就是圍繞著這三要素進行的。

      文章的中心論點集中在第二次北伐該不該進行,該如何進行上。為此,作者通過三方面的陳述來論證這個中心論點。首先,“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此乃先皇“臨崩寄臣以大事”,這一論據是文章的前提,抬出先帝的遺命來證明此次北伐的必要,極具權威性。況且在當時那個才弱敵強的情況下,“不伐賊,王業亦亡;惟坐而待亡,孰與伐之”,將論據與當時蜀漢所面臨的形勢緊密結合起來,避免了空洞的說教,更見政治家之本色。為安定國內人心,使之支持北伐,諸葛亮一再重申自己為之復出的努力,“寢不安席,食不甘味”、“深入不毛,并日而食”,說明國家已做好充分準備,有足夠力量“興復漢室,還于舊都”。此時,曹魏政權“適疲于西,又務于東”,腹背受敵正是千載難逢的機會,這就為北伐勝利再添勝算。

      以上是諸葛亮就第二次北伐該不該進行的論斷,為了取得朝臣支持,他必須就此次北伐的可行性作出回應。針對朝中可能出現的疑慮,文中舉了六個未解來辯駁。首先列舉了漢高帝劉邦,他雖能“嘯命豪杰,奮發材雄”(司馬貞·《史記索隱》),在打天下過程中仍不免“涉險被創,危然后安”。然后是漢末割據一方的劉繇和王郎,只知“論安言計,動引圣人”,不敢奮起反抗,結果被吞并。這一正一反揭示了戰則生,不戰則死的道理。由遠及近,曹操雖是“非常之人,超世之杰”,但也同樣經歷了無數次的磨難才獲得了片刻安定局面。以曹操的才華尚且如此,自己怎能“不危而定”,又“何能必勝”。

      再從兩國實力上作比較:軍事上打天下的老臣逐漸凋零,經濟上遷延不決必將導致“民窮兵疲”,攻守之間“勞費正等”的局面?!?a href="/dianji/sunzibingfa/">孫子兵法》中強調用兵“宜速不宜久”,這是亟須北伐的重要根據。清余誠讀至此,曾喟然有感:“頓挫抑揚,反復辯論,似是平列,而文義實由淺入深,一氣貫注”,這就是說文中的六個“不解”是按嚴謹的邏輯順序來的,是一個逐層深入的系列。

      行文至最后,又起波瀾。“夫難平者,事也”,意思是事情的結果很難判斷,平同“評”,這里是作者的反思。建安十三年,劉備為曹操所潰于當陽,奔走夏口。當時曹操額手相慶,認為天下一統指日可待。但后來劉備聯合東吳,在赤壁與曹軍決戰,大獲全勝。進而西取巴蜀,舉兵北上,消滅夏侯淵,奪取漢中,使興復漢室變為了可能,這些都是曹操所始料未及的。然而,就在蜀漢國力蒸蒸日上之時,東吳卻背信棄義,攻取荊州,致使關羽敗死麥城。劉備為替關羽報仇,同時欲借機一舉吞并東吳,卻在秭歸大敗而歸。世事無常,于此可見一斑。由此作者得出一結論:凡事如此,難可逆見。這段話,是讓蜀國上下有失敗亡國的準備,同時也要有統一全國的信心。在成敗利鈍還難以預知之時,作者唯有“鞠躬盡瘁,死而后己”。

      這份表章作于漢室三分之際,表現了作者興邦建業,忠貞不二的品格。本文善于表達,通過舉例來論證自己的觀點,毫無呆板說教之嫌。通讀本文,諸葛亮那份為國為君鞠躬盡瘁的精神令后人景仰,一句“死而后己”將那顆赤誠之心表現得淋漓盡致。由于本文是第一次北伐失敗后所作,為提升士氣,穩定朝局,作者在議論上氣勢宏偉,感情上慷慨豪邁。六個“臣之未解”將文章之氣逐層提拔以至巔峰。與此同時,說理上義正詞嚴,間接地將茍安之心駁斥地體無完膚。氣生于理,理又借助氣則更見立論之高遠,雖無驚人之筆,但仍很具說服力和震撼效果。

      作者諸葛亮簡介

      諸葛亮的詩詞曲代表作
      諸葛亮(181年-234年),字孔明,號臥龍(也作伏龍),漢族,徐州瑯琊陽都(今山東臨沂市沂南縣)人,三國時期蜀漢丞相,杰出的政治家、軍事家、散文家、書法家、發明家。在世時被封為武鄉侯,死后追謚忠武侯,東晉政權因其軍事才能特追封他為武興王。其散文代表作有《出師表》、《誡子書》等。曾發明木牛流馬、孔明燈等,并改造連弩,叫做諸葛連弩,可一弩十矢俱發。于建興十二年(234年)在五丈原(今寶岐山境內)逝世。 劉禪追謚其為忠武侯,故后世常以武侯、諸葛武侯尊稱諸葛亮。諸葛亮一生“鞠躬盡瘁、死而后已”,是中國傳統文化中忠臣與智者的代表人物。
      手机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