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czcn4"><listing id="czcn4"></listing></strike>

    <th id="czcn4"><pre id="czcn4"><sup id="czcn4"></sup></pre></th>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input id="czcn4"></input></object></rp>
    1. <nav id="czcn4"><center id="czcn4"></center></nav><rp id="czcn4"></rp>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blockquote id="czcn4"></blockquote></object></rp>
    2. 送友人

      朝代:唐朝|作者:李白|

      青山橫北郭,白水繞東城。

      此地一為別,孤蓬萬里征。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

      揮手自茲去,蕭蕭班馬鳴。

      古詩簡介

      送友人》是唐代偉大李白創作的一首充滿詩情意的送別詩。全詩八句四十字,表達了作者送別友人時的依依不舍之情。此詩寫得情深意切,境界開朗,對仗工整,自然流暢。青、白水、浮、落日,構成高朗闊遠的意境。

      翻譯/譯文

      翻譯版本一

      青山橫亙在城郭的北側,清澈的河水環繞在城郭的東方。

      我們即將在這里離別,我的朋友要踏上萬里征程了。

      空中的白飄浮不定,你從此游蕩各地,我無法與你重逢;即將落山的太陽不忍沉沒,好似我對你的依戀之情。

      我們揮手告別,就此分別,友人騎的那匹載他遠離的,好像不忍離去,蕭蕭地呻吟著,增加了我的離別愁緒。

      翻譯版本二

      青翠的山巒橫臥在城郭的背面,波光粼粼的流水圍繞著東城。

      在此地我們相互道別,你就像孤蓬那樣隨飄蕩,到萬里之外遠行去了。

      游子行蹤不定,就像浮云一樣隨風飄蕩,夕陽徐徐下山,似乎有所留戀。

      揮揮手從此分離,友人騎的那匹離群的蕭蕭長鳴(似乎不忍離去)。

      注釋

      郭:古代在城外修筑的一種外墻。

      白水:清澈的水。

      一:助詞,加強語氣。名做狀。為別:分別。

      孤蓬:又名“飛蓬”,枯后根斷,常隨風飛旋。這里比喻即將孤身遠行的友人。

      征:遠行。

      浮云:飄動的云。

      游子:離家遠游的人。

      茲:聲音詞。此。

      蕭蕭:的呻吟嘶叫聲。

      :離群的馬。

      賞析/鑒賞

      鑒賞一

      這是一首充滿詩情畫意的送別詩,詩人與友人策馬辭行,情意綿綿,動人肺腑。李白他的送友詩,除了絕句贈汪倫》之外,以這首五言律詩為有名。此詩歷來膾炙人口,選入教材,是個佳作。

      首聯的“青山橫北郭,白水繞東城”,交代出了告別的地點。詩人已經送友人來到了城外,然而兩人仍然并肩緩轡,不愿分離。只見遠處,青翠的山巒橫亙在外城的北面,波光粼粼的流水繞城東潺潺流過。這兩句中“青山”對“白水”,“北郭”對“東城”,首聯即寫成工麗的對偶句,別開生面;而且“青”、“白”相間,色彩明麗。“橫”字勾勒青山的靜姿,“繞”字描畫白水的動態,用詞準確而傳神。詩筆揮灑自如,描摹出一幅寥廓秀麗的圖景。未見“送別”二字,但細細品味,那筆端卻分明飽含著依依惜別之情。

      中間兩聯切題,寫出了離別的深情。頷聯“此地一為別,孤蓬萬里征”,意思就是此地一別,離人就要像蓬草那樣隨風飛轉,到萬里之外去了。此二句表達了對朋友深切的不舍之情。落筆如行云流水,舒暢自然,不拘泥于對仗,別具一格。頸聯“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卻又寫得十分工整,“浮云”對“落日”,“游子意”對“故人情”。同時,詩人又巧妙地用“浮云”、“落日”作比,來表明心意。天空中一抹白云,隨風飄浮,象征著友人行蹤不定,任意東西;遠處一輪紅彤彤的夕陽徐徐而下,似乎不忍遽然離開大地,隱喻詩人對朋友依依惜別的心情。在這山明水秀、紅日西照的背景下送別,特別令詩人留戀而感到難舍難分。這里既有景,又有情,情景交融,扣人心弦。

      尾聯兩句,情意更切。“揮手自茲去,蕭蕭班馬鳴。”送君千里,終須一別。“揮手”,是寫了分離時的動作,詩人內心的感受沒有直說,只寫了“蕭蕭班馬鳴”的動人場景。這一句出自《詩經·小雅·車攻》:“蕭蕭馬鳴。”班馬,離群的馬。詩人和友人在馬上揮手告別,頻頻致意。那兩匹馬仿佛懂得主人心情,也不愿脫離同伴,臨別時禁不住蕭蕭長鳴,似有無限深情。末聯借馬鳴之聲猶作別離之聲,襯托離情別緒。李白化用古典詩句,用一個“班”字,便翻出新意,烘托出繾綣情誼,是鬼斧神工的手筆。

      這首送別詩寫得新穎別致,不落俗套。詩中青翠的山嶺,清澈的流水,火紅的落日,潔白的浮云,相互映襯,色彩璀璨。班馬長鳴,形象新鮮活潑。自然美與人情美交織在一起,寫得有聲有色,氣韻生動。詩的節奏明快,感情真摯熱誠而又豁達樂觀,毫無纏綿悱惻的哀傷情調。這正是評家深為贊賞的李白送別詩的特色。[3]

      鑒賞二

      這是一首情意深長的送別詩,作者通過送別環境的刻畫、氣氛的渲染,表達出依依惜別之意。

      首聯點出告別的地點。詩人和友人并肩緩轡來到城外。舉首遠望,只見一抹青翠的山巒橫亙在外城的北面,一灣清澄的流水繞城東潺潺而過。這是寫景,但景中含情。那抹淡遠的青山可望而不可及,引出一縷悵惘之意,暗透出詩人對眼前離別的無可奈何;而那灣繞城的流水似乎又象征著綿綿離情,潺潺不絕。這一聯“青山”對“白水”,“北郭”對“東城”,對得很工整。而且“青”“白”相映,使整個畫面色彩清麗。“橫”字寫青山的靜。“繞”字寫白水的動,也相當準確。

      接下去兩句寫情。詩人借孤蓬來比喻友人的漂泊生涯,說:此地一別,離人就要象那隨風飛舞的蓬草,飄到萬里之外去了。這兩句表達了詩人對友人的深切關心,寫得流暢自然,感情真摯。

      頸聯“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大筆揮灑出分別時的寥闊背景:天邊一片白云飄然而去,一輪紅日正向著地平線徐徐而下。此時此景,更令人感到離別的凄涼痛苦,難舍難分。這兩句“浮云”對“落日”,“游子意”對“故人情”,也對得很工整,切景切題。詩人不僅是寫景,而且還巧妙地用“浮云”來比喻友人,他就象天邊的浮云,行蹤不定,任意東西,誰知道他會飄泊到何處呢?無限關切之意自然溢出,而那一輪西沉的紅日落得那么徐緩,戀戀不舍地把最后的光線投向青山白水,仿佛不忍遽然離開。而這正是詩人此刻心情的象征??!

      結尾兩句寫離別時的場景。詩人和友人馬上揮手告別,頻頻致意;那兩匹馬似乎和主人的心意相通,不時蕭蕭長鳴。詩人雖然沒有直接說離別的感覺,然而馬尚且不耐離情的凄苦,揚鬃哀嘶,人何以堪!

      這首詩寫得自然明快,感情熱誠。詩中青翠的山巒,清澄的流水,火紅的落日,潔白的浮云,再加上班馬長鳴,組成了一幅有聲有色的畫面,畫面中流蕩著無限溫馨的情意,感人肺腑。

      鑒賞三

      這是一首送別作。但這首詩通過對送別環境的描寫,表達了李白與友人的依依惜別之情。在青山綠水間,作者與友人并肩而行,情意綿綿。這次一分別,友人就要象蓬草那樣隨風飛轉,萬里飄零,再見不知何日。“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形容友人行蹤飄忽不定與自己對友人的依依不舍之情,即景取喻,浮云與落日也都有了人情味。末句“蕭蕭班馬鳴”更增添了別時的惆悵,全詩聲色俱佳,節奏明快,感情真摯熱誠而又豁達樂觀,雖感傷別離,卻不使人灰心、頹廢。

      這是一首五言律詩。

      首聯是一工對,“青”“白”是顏色對,“山”“水”是同類對,“橫”“繞”一動一靜為反對,“北”“東”為方位對;“郭”“城”為同類對。其中“城”與“郭”互文見義。此聯不僅描繪出一幅美麗的風景畫,交待了送別時的大場景,而且山靜水動又是詩人與友人生活情景的象征:一靜一動,我留君去,一北一東,自然的引起下聯。王國維<人間詞話>有“一切景語皆為情語”之說,此聯即情景交融的佳句。

      頷聯是應該用對仗的。此聯從語意上看可視為流水對形式,即兩聯語義相承。但純從對的角度看不是工對,甚至可以說不“對”,它恰恰體現了李白“天然去雕飾”的詩風,也符合古人不以形式束縛內容的看法。此聯出句“此地一為別”語意陡轉,將上聯的詩情畫意扯破,有一股悲劇的感人力量。佛教將“愛別離”視為人生八苦之一,是深諳人性的;今人猶視出遠門為畏途,何況交通不便、信息難通的古人呢?

      故古有“離愁別苦?之語。離別之苦是雙方的,但詩人在此最為關心的是朋友前途的一路風霜,“孤蓬萬里征”一句有不盡的關切殷情。俗云“在家千日好,出外當時難”,更何況此行是。“萬里”長征呢!古人常以飛蓬、轉蓬、飄蓬喻飄泊生涯,因為二者都有屈從大自然、任它物調戲而不由自主的共同特征。所以,此句想到“逢”的形象時十分沉重,有無限的不忍之情,非道一聲珍重可比。

      不舍不忍的離愁別苦是沉重的,但又是應該排解掉的,否則太累。接下來頸聯則感情平緩,止住了傷痛。離別既然是不可避免的,那就讓我們銘記此斷腸時刻,牢記住對方,慢慢的將一種相思化作兩地閑愁吧。太白集王琦注云:“浮云一往而無定跡,故以比游子之意;落日銜山而不遽去,故以比故人之情。”從語法修辭角度看,此聯是名詞語,四個名詞短語之間不用謂語連接,其間留有空隙,可由讀者去填充創造。

      浮云既有飄忽不定的特點,也有相對靜止的特點,當無風之時,云的凝重常讓人看不出其動態,杜甫有“云在意俱遲”詩句即是此景。故出句也可理解為游子將行未行的戀舊情意,有欲行又止,身行心留之復雜意緒。落目的形象既可理解為故人的眷戀之情,亦可理解為對友人的祝福之情。“夕陽無限好”、“長河落日圓”,但愿友人前路陽光燦爛,諸事圓滿遂心。如此理解又呼應了“孤蓬萬里征”一句。

      尾聯瀟灑自然,余味無窮。再見了,朋友!揮手之余,友人身影漸漸遠去,不可復識,但那可親的友人坐騎似諳人性,仍從看不到的遠處蕭蕭長鳴,娓娓辭別而又報導平安的信息,將離別的場景及情緒變得很長!很長!

      作者李白簡介

      李白的詩詞曲代表作
      李白(701-762),字太白,號青蓮居士,唐朝浪漫主義詩人,被后人譽為“詩仙”。與杜甫并稱為“李杜”。漢族,祖籍隴西成紀。一說出生于碎葉城(當時屬唐朝領土,今屬吉爾吉斯斯坦),4歲時跟隨父親遷至劍南道綿州。一說即出生于綿州昌?。ń袼拇ń停?。李白存世詩文千余篇,有《李太白集》傳世。762年病逝,享年61歲。其墓在今安徽當涂,四川江油、湖北安陸有紀念館。 李白深受黃老列莊思想影響,有《李太白集》傳世,詩作中多以醉時寫的,代表作有《望廬山瀑布》、《行路難》、《蜀道難》、《將進》、《梁甫吟》、《早發白帝城》等多首。
      手机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