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先主廟

朝代:唐朝|作者:劉禹錫|

天下英雄氣,千秋尚凜然。勢分三足鼎,業復五銖錢。

得相能開國,生兒不象賢。凄涼蜀故妓,來舞魏宮前。

古詩簡介

蜀先主廟》是唐代詩人劉禹錫的作品。此意在贊譽英雄,鄙薄庸碌,贊揚了劉備的功業,慨嘆蜀漢事業后繼非人,總結蜀漢亡國的歷史教訓。首聯寫先主廟堂威勢逼人,頷聯贊劉備的英雄業績,頸聯為劉備功業未成、嗣子不肖而嘆息,尾聯感嘆后主亡國。全詩措詞精警凝煉,沉著超邁,并以形象的感染力,垂戒無窮。

翻譯/譯文

先主劉備英雄氣概充滿天地,千秋萬代一直令人肅然起敬。

建國與吳魏三分天下成鼎足,恢復五銖錢幣志在漢室振興。

諸葛亮為丞相開創了國基,可惜生個兒子不像其父賢明。

最凄慘的是那蜀宮中的歌伎,在魏宮歌舞劉禪也毫無羞情。

注釋

⑴詩題下原有注:“漢末謠,黃牛白腹,五銖當復。”

⑵天地英雄:一作“天下英雄”?!?a href="/dianji/sanguozhi/">三國志·蜀志·先主傳》:曹操曾對劉備說:“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

⑶“勢分”句:指劉備創立蜀漢,與魏、吳三分天下。

⑷五銖錢:漢武帝時的貨幣。此代指劉漢帝業。“業復”句:王莽代漢時,曾廢五銖錢,至光武帝時,又從馬援奏重鑄,天下稱便。這里以光武帝恢復五銖錢,比喻劉備想復興漢室。

⑸相:此指諸葛亮。

⑹不象賢:此言劉備之子劉禪不肖,不能守業。

⑺“凄涼”兩句:劉禪降魏后,東遷洛陽,被命為安樂縣公。魏太尉司昭在宴會中使蜀國的女樂表演歌舞,旁人見了都為劉禪感慨,獨劉禪“喜笑自若”,樂不思蜀(《三國志·蜀志·后主傳》裴注引《漢晉春秋》)。妓:女樂,實際也是俘虜。

賞析/鑒賞

《蜀先主廟》是劉禹錫五律中傳誦較廣的一首。這首詠史之作立意在贊譽英雄,鄙薄庸碌。

首聯“天下英雄氣,千秋尚凜然”,高唱入,突兀挺拔。細品詩意,其妙有三:一、境界雄闊奇絕。“天下”兩字囊括宇宙,極言“英雄氣”之充塞六合,至大無垠;“千秋”兩字貫串古今,極寫“英雄氣”之萬古長存,永垂不朽。遣詞結言,又顯示出詩人吞吐日、俯仰古今之胸臆。二、使事無跡。“天地英雄”四字暗用曹操對劉備語:“今天下英雄,惟使君與操耳”(《三國志·蜀志·先主傳》)。劉禹錫僅添一“氣”字,便有廟堂氣象,所以紀昀說:“起二句確是先主廟,妙似不用事者。”三、意在言外。“尚凜然”三字雖然只是抒寫一種感受,但詩人面對先主塑像,肅然起敬的神態隱然可見;其中“尚”字用得極妙,先主廟堂尚且威勢逼人,則其生前叱咤的英雄氣概,自不待言了。

頷聯緊承“英雄氣”三字,引出劉備的英雄業績:“勢分三足鼎,業復五銖錢。”劉備起自微細,在漢末亂世之中,轉戰南北,幾經顛撲,才形成了與曹操、孫權三分天下之勢,實在是得之不易。建立蜀國以后,他又力圖進取中原,統一中國,這更顯示了英雄之志。“五銖錢”是公元前118年(漢武帝元狩五年)鑄行的一種錢幣,后來王莽代漢時將它罷廢。東漢初年,光武帝劉秀又恢復了五銖錢。此詩題下詩人自注:“漢末童謠:‘黃牛白腹,五銖當復’。”這是借錢幣為說,暗喻劉備振興漢室的勃勃雄心。這一聯的對仗難度比較大。“勢分三足鼎”,化用孫楚《為石仲容與孫皓書》中語:“自謂三分鼎足之勢,可與泰山共相終始。”“業復五銖錢”純用民謠中語。兩句典出殊門,互不相關,可是對應自成巧思,渾然天成。

如果說,頷聯主要是頌揚劉備的功業,那么,頸聯進一步指出劉備功業之不能卒成,為之嘆惜。“得相能開國”,是說劉備三顧茅廬,得諸葛亮輔佐,建立了蜀國;“生兒不象賢”,則說后主劉禪不能效法先人賢德,狎近小人,愚昧昏聵,致使蜀國的基業被他葬送。創業難,守成更難,劉禹錫認為這是一個深刻的歷史教訓,所以特意加以指出。這一聯用劉備的長于任賢擇相,與他的短于教子、致使嗣子不肖相對比,正反相形,具有詞意頡頏、聲情頓挫之妙。五律的頸聯最忌與頷聯措意雷同。此詩頷聯詠功業,頸聯說人事,轉接之間,富于變化;且頷聯承上,頸聯啟下,脈絡相當清晰。

尾聯感嘆后主的不肖。劉禪降魏后,被遷到洛陽,封為安樂縣公。一天,“司文王(昭)與禪宴,為之作故蜀伎。旁人皆為之感愴,而禪喜笑自若。”(《三國志·蜀志·后主傳》裴注引《漢晉春秋》)尾聯兩句當化用此意。劉禪不惜先業、麻木不仁至此,足見他落得國滅身俘的嚴重后果決非偶然。字里行間,滲透著對于劉備身后事業消亡的無限嗟嘆之情。

從全詩的構思來看,前四句寫盛德,后四句寫業衰,在鮮明的盛衰對比中,道出了古今興亡的一個深刻教訓。詩人詠史懷古,其著眼點當然還在于當世。唐王朝有過開元盛世,但到了劉禹錫所處的時代,已經日薄西,國勢日益衰頹。然而執政者仍然那樣昏庸荒唐,甚至一再打擊迫害像劉禹錫那樣的革新者。這使人感慨萬千。全詩措詞精警凝煉,沉著超邁,并以形象的感染力,垂戒無窮。這也許就是它千百年來一直傳誦不息的原因。

劉禹錫的詩詞曲代表作
劉禹錫(772年—842年),字夢得,漢族,中國唐朝洛陽(今河南洛陽)人。自稱“家本滎上,籍占洛陽”,又自言系出中山(今河北定州),其先中山靖王劉勝,晚年自號廬山人。近人卞孝萱則提出劉禹錫是匈奴族后裔,出生于嘉興的新說,據鄧聲斌先生考證其父劉緒遭遇安史之亂,舉族東遷定居彭城。劉禹錫為貞元九年(793)進士。初在淮南節度使杜佑幕府中任記室,為杜佑所器重。后從杜佑入朝,為監察御史。貞元末,與柳宗元,陳諫、韓曄等結交于王叔文,形成了一個以王叔文為首的政治集團。后任朗州司、連州刺史、夔州刺史、和州刺史、主客郎中、禮部郎中、蘇州刺史等職,劉禹錫的最后一任是太子賓客,故后世題他的詩文集為《劉賓客集》。白居易贊其“彭城劉夢得,詩豪者也”,故劉禹錫又譽為中唐“詩豪”之稱,是中唐杰出的政治家、哲學家、詩人和散文家。
劉禹錫與白居易并稱“劉白”。與柳宗元并稱“劉”。彭城劉夢得,詩豪者也。其鋒森然,少敢當者。又言其詩在處應有神物護持,其為名流推重如此。會昌時,加檢校禮部尚書。卒年七十二,贈戶部尚書。詩集十八卷,今編為十二卷。
手机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