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宮懷古

朝代:唐朝|作者:陸龜蒙|

香徑長洲盡棘叢,奢云艷雨只悲風。
吳王事事須亡國,未必西施勝六宮。

翻譯/譯文

譯文
通往長洲的香徑已經長滿了荊棘,當年吳王射獵的地方到處是荒丘蔓草。當年奢,紙醉金迷的吳宮如今已不再繁華,只有陣陣悲在這廢墟故址徘徊。吳王夫差在位期間所采取的一切倒行逆施的舉措都足以使國家滅亡,這和西施并無關系,后宮佳麗如,一個西施又怎么能取代所有的后宮佳麗呢?

注釋
⑴香徑:指春秋時吳國館娃宮美人采香處。故址在今蘇州西南香旁。長洲:即長洲苑,吳王游獵之處。在今蘇州西南、太湖北。
⑵奢云艷:指當年吳王奢華綺麗迷戀女色的生活。
⑶吳王:指吳王夫差。
西施:本是越國美女,被越王勾踐送給吳國,成為吳王夫差的寵姬。六宮:古代帝王后妃居住的地方,共六宮。這里指后妃。

賞析/鑒賞

鑒賞

  《吳宮懷古》是一首七絕。前兩句言窮奢極欲必然導致覆滅——吳國的館娃宮和長洲苑,如今都是荊棘叢生;吳王宮中當日窮奢極欲、地的荒淫生活,現在只留下一股悲在吹拂。意在說荒淫腐化生活是吳王亡國的根本原因。前車之覆,后車之鑒,懷古喻今,蘊含深遠。

  后兩句與羅隱的詩句“西施若解傾吳國,越國亡來又是誰”旨意相近。意思是,吳王夫差亡國是因為他做的每件事都埋下了亡國的禍根。是他無道,并非因為西施生得格外美麗,比六宮后妃更能蠱惑夫差而導致亡國。亡國的罪魁禍首是帝王,后妃僅推波助瀾而已。這兩句詩講清了吳國亡國的因果關系,抨擊了“女禍亡國”的論調。

 

陸龜蒙的詩詞曲代表作

陸龜蒙(?~公元881年),唐代農學家、文學家、道家學者,字魯望,號天隨子、江湖散人、甫里先生,長洲(今蘇州)人。曾任湖州、蘇州刺史幕僚,后隱居江甫里(今甪直鎮),編著有《甫里先生文集》等。他的小品文主要收在《笠澤叢書》中,現實針對性強,議論也頗精切,如《野廟碑》、《記稻鼠》等。陸龜蒙皮日休交友,世稱“皮陸”,詩以寫景詠物為多。

手机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