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czcn4"><listing id="czcn4"></listing></strike>

    <th id="czcn4"><pre id="czcn4"><sup id="czcn4"></sup></pre></th>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input id="czcn4"></input></object></rp>
    1. <nav id="czcn4"><center id="czcn4"></center></nav><rp id="czcn4"></rp>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blockquote id="czcn4"></blockquote></object></rp>
    2. 七諫

      朝代:漢朝|作者:東方朔|

      初放
        平生于國兮,長于原野。
        言語訥譅兮,又無彊輔。
        淺智褊能兮,聞見又寡。
        數言便事兮,見怨門下。
        王不察其長利兮,卒見棄乎原野。
        伏念思過兮,無可改者。
        群眾成朋兮,上浸以惑。
        巧佞在前兮,賢者滅息。
        堯、舜圣已沒兮,孰為忠直?
        高山崔巍兮,水流湯湯。
        死日將至兮,與麋鹿同坑。
        塊兮鞠,當道宿,
        舉世皆然兮,余將誰告?
        斥逐鴻鵠兮,近習鴟梟,
        斬伐橘柚兮,列樹苦桃。
        便娟之修竹兮,寄生乎江潭。
        上葳蕤而防露兮,下泠泠而來風。
        孰知其不合兮,若竹柏之異心。
        往者不可及兮,來者不可待。
        悠悠蒼天兮,莫我振理。
        竊怨君之不寤兮,吾獨死而後已。

      沉江
        惟往古之得失兮,覽私微之所傷。
        堯舜圣而慈仁兮,後世稱而弗忘。
        齊桓失于專任兮,夷吾忠而名彰。
        晉獻惑于孋姬兮,申生孝而被殃。
        偃王行其仁義兮,荊文寤而徐亡。
        紂暴虐以失位兮,周得佐乎呂望。
        修往古以行恩兮,封比干之丘壟。
        賢俊慕而自附兮,日浸淫而合同。
        明法令而修理兮,蘭芷幽而有芳。
        苦眾人之妒予兮,箕子寤而佯狂。
        不顧地以貪名兮,心怫郁而內傷。
        聯蕙芷以為佩兮,過鮑肆而失香。
        正臣端其操行兮,反離謗而見攘。
        世俗更而變化兮,伯夷餓于首陽。
        獨廉潔而不容兮,叔齊久而逾明。
        浮云陳而蔽晦兮,使日月乎無光。
        忠臣貞而欲諫兮,讒諛毀而在旁。
        秋草榮其將實兮,微霜下而夜降。
        商風肅而害生兮,百草育而不長。
        眾并諧以妒賢兮,孤圣特而易傷。
        懷計謀而不見用兮,巖穴處而隱藏。
        成功隳而不卒兮,子胥死而不葬。
        世從俗而變化兮,隨風靡而成行。
        信直退而毀敗兮,虛偽進而得當。
        追悔過之無及兮,豈盡忠而有功。
        廢制度而不用兮,務行私而去公。
        終不變而死節兮,惜年齒之未央。
        將方舟而下流兮,冀幸君之發矇。
        痛忠言之逆耳兮,恨申子之沉江。
        愿悉心之所聞兮,遭值君之不聰。
        不開寤而難道兮,不別橫之與縱。
        聽奸臣之浮說兮,絕國家之久長。
        滅規矩而不用兮,背繩墨之正方。
        離憂患而乃寤兮,若縱火于秋蓬。
        業失之而不救兮,尚何論乎禍兇。
        彼離畔而朋黨兮,獨行之士其何望?
        日漸染而不自知兮,秋毫微哉而變容。
        眾輕積而折軸兮,原咎雜而累重。
        赴湘沅之流澌兮,恐逐波而復東。
        懷沙礫而自沉兮,不忍見君之蔽壅。

      怨世
        世沉淖而難論兮,俗岒峨而嵾嵯。
        清泠泠而殲滅兮,溷湛湛而日多。
        梟鸮既以成群兮,玄鶴弭翼而屏移。
        蓬艾親入御于床笫兮,馬蘭踸踔而日加。
        棄捐藥芷與杜衡兮,余柰世之不知芳何?
        何周道之平易兮,然蕪穢而險戲。
        高陽無故而委塵兮,唐虞點灼而毀議。
        誰使正其真是兮,雖有八師而不可為。
        皇天保其高兮,后土持其久。
        服清白以逍遙兮,偏與乎玄英異色。
        西施媞媞而不得見兮,嫫母勃屑而日侍。
        桂蠹不知所淹留兮,蓼蟲不知徙乎葵菜。
        處湣湣之濁世兮,今安所達乎吾志。
        意有所載而遠逝兮,固非眾人之所識。
        驥躊躇于弊輂兮,遇孫陽而得代。
        呂望窮困而不聊生兮,遭周文而舒志。
        寧戚飯牛而商歌兮,桓公聞而弗置。
        路室女之方桑兮,孔子過之以自侍。
        吾獨乖剌而無當兮,心悼怵而耄思。
        思比干之恲恲兮,哀子胥之慎事。
        悲楚人之和氏兮,獻寶玉以為石。
        遇厲武之不察兮,羌兩足以畢斮。
        小人之居勢兮,視忠正之何若?
        改前圣之法度兮,喜囁嚅而妄作。
        親讒諛而疏賢圣兮,訟謂閭娵為丑惡。
        愉近習而蔽遠兮,孰知察其黑白?
        卒不得效其心容兮,安眇眇而無所歸薄。
        專精爽以自明兮,晦冥冥而壅蔽。
        年既已過太半兮,然埳軻而留滯。
        欲高飛而遠集兮,恐離罔而滅敗。
        獨冤抑而無極兮,傷精神而壽夭。
        皇天既不純命兮,余生終無所依。
        愿自沉于江流兮,絕橫流而徑逝。
        寧為江海之泥涂兮,安能久見此濁世?

      怨思
        賢士窮而隱處兮,廉方正而不容。
        子胥諫而靡軀兮,比干忠而剖心。
        子推自割而飤君兮,德日忘而怨深。
        行明白而曰黑兮,荊棘聚而成林。
        江離棄于窮巷兮,蒺藜蔓乎東廂。
        賢者蔽而不見兮,讒諛進而相朋。
        梟鸮并進而俱鳴兮,鳳皇飛而高翔。
        原壹往而徑逝兮,道壅絕而不通。

      自悲
        居愁懃其誰告兮,獨永思而憂悲。
        內自省而不慚兮,操愈堅而不衰。
        隱三年而無決兮,歲忽忽其若頹。
        憐余身不足以卒意兮,冀一見而復歸。
        哀人事之不幸兮,屬天命而委之咸池。
        身被疾而不閑兮,心沸熱其若湯。
        冰炭不可以相并兮,吾固知乎命之不長。
        哀獨苦死之無樂兮,惜予年之未央。
        悲不反余之所居兮,恨離予之故鄉。
        鳥獸驚而失群兮,猶高飛而哀鳴。
        狐死必首丘兮,夫人孰能不反其真情?
        故人疏而日忘兮,新人近而俞好。
        莫能行于杳冥兮,孰能施于無報?
        苦眾人之皆然兮,乘回風而遠游。
        凌恆山其若陋兮,聊愉娛以忘憂。
        悲虛言之無實兮,苦眾口之鑠金。
        過故鄉而一顧兮,泣歔欷而霑衿。
        厭白玉以為面兮,懷琬琰以為心。
        邪氣入而感內兮,施玉色而外淫。
        何青云之流瀾兮,微霜降之蒙蒙。
        徐風至而徘徊兮,疾風過之湯湯。
        聞南籓樂而欲往兮,至會稽而且止。
        見韓眾而宿之兮,問天道之所在?
        借浮云以送予兮,載雌霓而為旌。
        駕青龍以馳騖兮,班衍衍之冥冥。
        忽容容其安之兮,超慌忽其焉如?
        苦眾人之難信兮,愿離群而遠舉。
        登巒山而遠望兮,好桂樹之冬榮。
        觀天火之炎煬兮,聽大壑之波聲。
        引八維以自道兮,含沆瀣以長生。
        居不樂以時思兮,食草木之秋實。
        飲菌若之朝露兮,構桂木而為室。
        雜橘柚以為囿兮,列新夷與椒楨。
        鹍鶴孤而夜號兮,哀居者之誠貞。

      哀命
        哀時命之不合兮,傷楚國之多憂。
        內懷情之潔白兮,遭亂世而離尤。
        惡耿介之直行兮,世溷濁而不知。
        何君臣之相失兮,上沅湘而分離。
        測汨羅之湘水兮,知時固而不反。
        傷離散之交亂兮,遂側身而既遠。
        處玄舍之幽門兮,穴巖石而窟伏。
        從水蛟而為徙兮,與神龍乎休息。
        何山石之嶄巖兮,靈魂屈而偃蹇。
        含素水而蒙深兮,日眇眇而既遠。
        哀形體之離解兮,神罔兩而無舍。
        惟椒蘭之不反兮,魂迷惑而不知路。
        愿無過之設行兮,雖滅沒之自樂。
        痛楚國之流亡兮,哀靈修之過到。
        固時俗之溷濁兮,志瞀迷而不知路。
        念私門之正匠兮,遙涉江而遠去。
        念女嬃之嬋媛兮,涕泣流乎于悒。
        我決死而不生兮,雖重追吾何及。
        戲疾瀨之素水兮,望高山之蹇產。
        哀高丘之赤岸兮,遂沒身而不反。

      謬諫
        怨靈修之浩蕩兮,夫何執操之不固?
        悲太山之為隍兮,孰江河之可涸?
        愿承閑而效志兮,恐犯忌而干諱。
        卒撫情以寂寞兮,然怊悵而自悲。
        玉與石其同匱兮,貫魚眼與珠璣。
        駑駿雜而不分兮,服罷牛而驂驥。
        年滔滔而自遠兮,壽冉冉而愈衰。
        心悇憛而煩冤兮,蹇超搖而無冀。
        固時俗之工巧兮,滅規矩而改錯。
        郤騏驥而不乘兮,策駑駘而取路。
        當世豈無騏驥兮,誠無王良之善馭。
        見執轡者非其人兮,故駒跳而遠去。
        不量鑿而正枘兮,恐矩矱之不同。
        不論世而高舉兮,恐操行之不調。
        弧弓弛而不張兮,孰云知其所至?
        無傾危之患難兮,焉知賢士之所死?
        俗推佞而進富兮,節行張而不著。
        賢良蔽而不群兮,朋曹比而黨譽。
        邪說飾而多曲兮,正法弧而不公。
        直士隱而避匿兮,讒諛登乎明堂。
        棄彭咸之娛樂兮,滅巧倕之繩墨。
        菎蕗雜于黀蒸兮,機蓬矢以射革。
        駕蹇驢而無策兮,又何路之能極?
        以直鍼而為釣兮,又何魚之能得?
        伯牙之絕弦兮,無鍾子期而聽之。
        和抱璞而泣血兮,安得良工而剖之?
        同音者相和兮,同類者相似。
        飛鳥號其群兮,鹿鳴求其友。
        故叩宮而宮應兮,彈角而角動。
        虎嘯而谷風至兮,龍舉而景云往。
        音聲之相和兮,言物類之相感也。
        夫方圜之異形兮,勢不可以相錯。
        列子隱身而窮處兮,世莫可以寄讬。
        眾鳥皆有行列兮,鳳獨翔翔而無所薄。
        經濁世而不得志兮,愿側身巖穴而自讬。
        欲闔口而無言兮,嘗被君之厚德。
        獨便悁而懷毒兮,愁郁郁之焉極?
        念三年之積思兮,愿壹見而陳辭。
        不及君而騁說兮,世孰可為明之?
        身寢疾而日愁兮,情沉抑而不揚。
        眾人莫可與論道兮,悲精神之不通。
        亂曰:
        鸞皇孔鳳日以遠兮,畜鳧駕鵝。
        雞鶩滿堂壇兮,鼉黽游乎華池。
        要褭奔亡兮,騰駕橐駝。
        鉛刀進御兮,遙棄太阿。
        拔搴玄芝兮,列樹芋荷。
        橘柚萎枯兮,苦李旖旎。
        甂甌登于明堂兮,周鼎潛潛乎深淵。
        自古而固然兮,吾又何怨乎今之人。

      翻譯/譯文

      譯文

      初放
        我屈原生長在楚國國都,如今卻遭流放原野居住。
        性遲鈍言語少拙嘴笨腮,又沒有強勢力在旁輔助。
        我才智疏淺能力又薄弱,孤陋寡聞又見識無多。
        只為利國利君多次進言,誰料想惹怒小人招來災禍。
        君王不察我進言是為國,終將我放逐到僻壤荒野。
        心里暗思自己有無過失,實無一絲差錯可改過。
        群小拉幫結伙成朋黨,君王漸被欺蒙受迷惑。
        讒佞小人言巧語在君前,忠良緘口不言聲默默。
        堯舜圣君已逝不及見,忠正良臣為誰盡忠盡節?
        高巍巍峨峨聳立,江水浩蕩永流不止。
        嘆自己年老死日將至,在荒野與禽獸相伴為侶。
        孤獨潦倒居無定所,舉世皆混濁是非已顛倒,心中的冤情向誰訴?
        大雁天鵝全遭斥退,卻把惡鴟鸮當寵物。
        橘柚佳樹被砍伐,卻一排排栽植苦桃惡木。
        可嘆那婆娑修美的翠,卻只能孤零零江邊獨處。
        上面有繁茂的枝葉防露,下面有清涼的微驅酷暑。
        誰知道我與君王道不合,就像那實心的柏木、空心的竹。
        從前的賢君無法追及,未來的英主難目睹。
        悠悠的蒼天啊高高在上,你為何不解除我的冤屈。
        我怨恨君王你終不覺悟,我只有棄身荒野明心曲。

      沉江
        想那歷史上的得失興亡,看那群小誤君禍國事樁樁。
        堯與舜圣明仁義慈愛百姓,后世人常稱頌永遠不忘。
        齊桓公用小人死后國亂,管仲耿介忠直美名傳揚。
        晉獻公聽讒言被驪姬迷惑,可憐那孝子申生慘遭禍殃。
        徐偃王行仁義不備武裝,楚文王心恐懼將其滅亡。
        殷紂王暴虐無道身死國滅,周得天下幸賴于呂望賢良。
        武王效法古人施恩布惠,封比干墓將其德昭示四方。
        天下賢俊慕周德都來親附,人才日增天下一心國力強。
        法令嚴明治國之道好,蘭芷縱在幽僻處也散馨香。
        我苦惱群小們對我嫉妒,想箕子為避難裝傻佯狂。
        也想不貪忠名離鄉遠去,怎奈心戀故國痛苦難當。
        將蕙芷聯起來做成佩帶,經過鮑魚店就失去芬芳。
        正直之臣端正他的品行,反遭讒人誹謗遭流放。
        世俗之人改清潔為貪邪,伯夷寧愿守節餓死首陽。
        獨行廉潔啊雖不容于世,日后叔齊終得美名揚。
        層層烏遮得天昏地暗,使得日失去燦爛光芒。
        忠臣堅貞欲進諫,佞人在旁讒言誹謗。
        就像百草至秋本該結實,里卻突然降下寒霜。
        急疾的西風摧殘著生物,秋風已起百草不得生長。
        群小結黨營私而妒害賢才,賢良反孤立無援受損傷。
        我心懷良策卻不被重用,只好獨居巖穴棲身隱藏。
        子胥伐楚功成卻遭讒毀,可憐他被賜死尸首不葬。
        世人見其狀紛紛從俗媚上,正如草木隨風披靡成排成行。
        誠信正直之臣身敗名毀,虛偽諂佞之徒身顯名揚。
        國家傾危君王才知追悔時已晚,此時我竭盡忠心也難有回天之功。
        他們廢先王之法而不用,一味貪求私利背離公正。
        我愿懷清白終不變節,可惜我年壽未盡還年輕。
        我要乘舟隨江遠去,只望君王醒悟不再受欺蒙。
        哀痛忠直之言君王聽不進,子胥被殺沉江令人傷情。
        我愿竭盡所聞陳述政事,可君王他充耳不聞不采用。
        君心?;箅y與陳述政道,他糊里糊涂不辨橫豎奸忠。
        好聽邪佞之臣的虛言浮說,致使國運斷絕難以久興。
        放棄先圣法度而不施用,背離正直方向導致危傾。
        遭到憂患才知醒悟,就像縱火秋草其勢已成。
        君王失道已經自身難保,還談什么國家福禍吉兇。
        眾奸佞相互勾結營私利,忠士直臣何敢奢望國事昌??!
        君被邪惡熏染而不自知,秋毫雖細但天天在成長。
        車載輕物過多也會斷軸,眾口誹謗使我罪孽加重。
        我厭濁世愿投湘沅之流水,又怕尸身隨波東流難回程。
        懷沙負石自沉江而死啊,不忍心見君王被群小欺蒙。

      怨世
        時人腐化沒落難以評說,世俗毀譽高下相差太多。
        清潔之士都被拋棄不用,貪濁之人得寵日益盛多。
        兇禽惡既已成群并進,黑只能被迫斂翅退縮。
        蓬艾受喜愛栽植床頭,惡草蘭也隨之繁茂婆娑。
        他們拋棄白芷杜衡眾香草,我嘆世人不知芬芳為何。
        大道曾經何等平直寬闊,如今雜草叢生危險坎坷。
        古帝高陽無故受毀謗,堯舜至圣也遭人誣蔑。
        讓誰來評判他的真偽?
        雖有八位賢人也難定奪。
        老天永遠高高在上,大地深厚日久天長。
        我身著白衣啊逍遙自在,偏與污濁黑色殊道異行。
        西施姣美卻遭排擠迫害,嫫母奇丑反得親近寵愛。
        桂蠹食甘不知滿足安守,蓼蟲食苦不知徙于甜菜。
        我處在這渾濁的亂世啊,怎能實現理想發揮雄才。
        我胸懷大志想遠走求賢,群小不知反受疑猜。
        駿駕破車不肯前行,遇伯樂才以好車替代。
        呂望曾經窮困無以聊生,幸遇文王才得施展雄才。
        寧戚夜里喂牛叩角高歌,齊桓公聽到后貴賓相待。
        有一少女路邊正采桑,孔子見她貞正便以禮相待。
        獨我生不逢時不被世容,因此內心煩亂無限凄悲。
        想那比干一生忠心耿耿,哀痛子胥至死不忘國危。
        楚國的卞和真令人悲嘆,獻寶玉以為石說他欺騙。
        遇厲王武王不知明察,兩只腳被砍掉飽受摧殘。
        志狹智少之輩高居顯位,又把忠正之士當做何看?
        眾群小更改先圣法度,相與耳語謀私讒毀忠賢。
        君王親信佞人斥逐忠義,美女閭娵公然被誣為丑極。
        君王寵愛諂諛遠賢士,誰又去將黑白辨析。
        我始終都不能效力君王啊,前途渺茫不知歸宿在何方。
        我精誠專一愿竭心盡力,世道黑暗反被群小排擠毀傷。
        我已是年過半百無多日,卻仍是道路坎坷無進取。
        也想遠走高飛奔往他鄉,又怕遭受罪罰毀損聲譽。
        獨受冤屈壓抑無盡無窮,身心備受摧殘減損壽命。
        老天既然這樣反復無定,我只能無依無靠終此一生。
        我寧愿投身于滾滾江水,自絕于這江流遠漂不回。
        我寧愿成為江底的沙泥,怎能夠久見這濁世污穢!

      怨思
        賢良士常貧窮身處困境,廉正者身清白不被世容。
        子胥規勸吳王未得好死,比干忠而剖心不得善終。
        子推自割腿肉救治國君,恩德逐漸被忘怨恨加深。
        行為清白卻被誣為暗昧,荊棘雜聚如今已經成林。
        香草江離拋于窮街陋巷,惡草蒺藜長在宮殿華堂。
        賢臣受到排擠難見君主,佞人反受重用結黨君旁。
        頭鷹成群飛一齊鳴叫,鳳凰只能躲避高高飛翔。
        我欲見君一諫而后遠走,怎奈道路阻絕終不能往。

      自悲
        孤居山澤愁苦向誰訴說,唯有長憂悲嘆獨自難過。
        自念修行清白無愧于心,操守堅韌不衰愈加執著。
        放逐三年仍不見召回,歲月轉瞬即逝如水下坡。
        可憐我今生終難遂愿,希望再見君王重返家國。
        我自哀不能見愛于君主,只好憑天由命將神依托。
        我身染疾病總不見好,心中恰似湯沸無限焦灼。
        和炭不能夠共存并放,我本來就知道命不會長。
        孤苦無樂而死令人哀痛,可憐我年壽未盡血氣方剛。
        悲嘆不能返回我的舊居,怨恨我將永離我的故鄉。
        鳥獸如果受驚離群失散,還會哀號悲鳴高高盤桓。
        狐貍死時頭要朝向故丘,人老將死誰不思念家園?
        故舊忠臣日被淡忘疏遠,讒諛新人日見親近君前。
        誰能默默無聞去行正道,誰能無償施舍不求報還?
        苦于眾人都隨波逐流,我只好乘風高飛遠游。
        登臨恒山覺得它太渺小,暫且在此娛樂忘卻煩憂。
        讒言無憑無證令人可悲,金子也會熔于眾人之口。
        經過故鄉我回頭下望啊,不知不覺已是熱淚橫流。
        我的行為清白啊純潔如玉,內心也像美玉一般晶瑩。
        讒邪俗氣雖想侵襲入內,玉色不變愈加外潤內明。
        為何天上烏奔騰翻卷,蒙蒙寒霜早降草木難生。
        輕風徐徐讓我徘徊游蕩,疾風急掃令我膽戰心驚。
        聞說南國安樂我欲前往,中途休息來到會稽山上。
        看見仙人韓眾在此停宿,便向他請教天道在何方。
        憑借著浮云送我去遠游,彩虹作旗幟在車上飄揚。
        駕起青龍車急馳飛奔,盤旋飛行直上冥冥天上。
        風馳電掣奔向哪里,前途遙遠令人迷茫。
        悲嘆世人使人難以信任,寧愿離開他們遠走他鄉。
        登上山崗向遠處眺望,喜見冬天也有桂花開放。
        觀天火烈烈火勢盛旺,聽大海濤聲隆隆轟響。
        我抓著天繩向上攀登,吸飲露氣以求長生。
        郁郁不樂我憂時傷世,只吃草木秋天結的果實。
        我喝菌若上清晨的露水,用桂木來構造我的住房。
        我在園圃中種上橘和柚,辛夷、椒、女貞子也栽種成行。
        鹍白鶴夜里孤苦悲鳴,哀痛隱居的人正直賢良。

      哀命
        生不逢時令我暗自哀憐,更加悲嘆楚國多憂多難。
        我的心志清正純潔無瑕,時逢亂世慘遭罪尤禍愆。
        群小憎惡光明正大品行,世道混濁竟至美丑不分。
        為何明君賢臣分離不合,我逆沅湘而上灑淚別君。
        我將沉身汨羅湘水之淵,深知社會丑惡誓不回還。
        悲傷君臣分手相互恨怨,心中無比恐懼遠離君前。
        我深藏在黑暗居室里面,我隱居在巖石洞穴之間。
        我只同水中蛟龍相來往,我只與洞里神龍相依伴。
        高高山峰多么巍峨壯觀,我卻靈魂困頓望而難攀。
        我飲用無盡的清潔泉水,被迫離開朝廷漸行漸遠。
        我精疲力盡魂不附體,神思恍惚更是無所依附。
        子椒子蘭不肯讓我回去,我的魂魄迷惑不知歸路。
        我愿終無過錯堅持己行,雖身敗名裂也樂以為榮。
        悲嘆楚國大業日益危敗,這是君王不用賢人的結果。
        本來世道就是這樣混濁,不知出路令我心煩困惑。
        想到眾臣皆以私心相教,我寧愿渡過長江而遠涉。
        想到女媭對我關懷依依,不禁涕淚橫流悲傷嘆息。
        我決心一死不再茍活,再三追勸又有何益。
        我游戲在急流清水之間,仰望高山那么崎嶇陡險。
        哀嘆高丘也有危岸險境,我遂投身江中不愿回還。

      謬諫
        君王糊里糊涂令人怨嘆,他的意志為何常變不堅。
        悲痛大山為何要變為池塘,為何江河能夠枯竭水干。
        我愿趁君閑暇進獻忠言,又恐觸犯忌諱遭人毀怨。
        終于壓抑情感緘默不語,然而內心懊恨悲傷無限。
        美玉石塊同匣并放,眼寶珠一起貫穿。
        劣駿馬混雜不分,老牛駕轅駿卻駕兩邊。
        歲月不停流逝一去不返,年紀衰老一天不如一天。
        我滿腔憂愁啊煩悶難遣,前途無望心中總覺不安。
        本來時俗之人就善于取巧,廢棄法度又把政令改變。
        閑置那千里馬不去乘駕,偏偏趕著劣馬一路蹣跚。
        當今世上難道沒有良駒,實是沒有王良把它駕馭。
        駿馬見執鞭者不是好御手,因此駿馬飛蹄絕塵遠去。
        不度量鑿孔就削木柄,恐怕尺寸大小不會相同。
        不分辨世風便推崇美德,恐怕清高品行難以合眾。
        強弓弛沒有拉張,誰能說清它射到何方。
        國家未出現傾危之難,怎知賢士是為國捐軀而亡。
        世俗推佞為賢進用富人,美好品行難以推廣發揚。
        賢士遭受排擠孤立無助,群小營私結黨相互吹捧。
        邪說被美飾仍非正道,違背法度自是不公平。
        忠直賢良只好隱居避世,讒諛之徒登堂發號施令。
        拋棄彭咸以伏節死直為樂的高貴品德,廢除了巧倕用以規矩曲直的繩墨。
        香竹與麻秸混雜作燃燭,用蓬蒿做利箭去把盾牌射。
        沒有皮鞭駕馭跛腳之驢,哪條道路能夠走得到底。
        用直針做魚鉤,又怎能釣到什么魚?
        俞伯牙破琴絕弦不再撫琴,是因為失去了知音鐘子期。
        卞和懷抱玉璞痛哭泣血,哪里有良匠把它琢治成美玉。
        音調相同才能聲調和諧,族類相同自然心齊力協。
        飛鳥鳴啼是為求呼同伴,麋鹿呦鳴意在呼喚友朋。
        叩擊宮調則宮聲相應,彈奏角調則角音和鳴。
        猛虎咆嘯則谷風即起,神龍騰飛則彩云簇擁。
        音聲一致和諧流轉,事物同類相互感應。
        方與圓形狀不同各相異,勢難把它們錯雜相配在一起。
        列子隱居避世身處困窘,皆因世道混濁無所托依。
        眾鳥群飛成列成行,鳳凰獨飛無憑無依。
        遇濁世不得志難展宏圖,愿隱居巖穴中聊以逃避。
        我本想對國事閉口不談,但曾經受君恩厚重如山。
        我獨自憂愁心懷怨憤,愁怨無窮無盡恨綿綿。
        積愁聚怨已經多年,只望見君一面陳訴忠言。
        未趕上賢君無法傾盡衷腸,時世昏暗誰能將真偽明辨。
        身臥病整日里憂愁煩悶,感情壓抑難以表達忠心。
        無人可以同我共論政道,可憐我的忠心難通于君。
        尾聲:
        鸞鳳孔雀日益飛向遠方,野鴨野卻在家中喂養。
        呆雞笨鴨充滿殿堂庭院,青悠然游于芳華池塘。
        駿馬要裊奔走逃亡,駱駝駕車踟躕道上。
        把銹鈍的鉛刀進獻君王,太阿利劍卻被遠拋一旁。
        把玄芝靈草拔除干凈,荷花山芋卻到處栽種。
        橘樹柚樹日漸枯萎凋零,那苦李卻長得枝葉繁盛。
        瓦盆陶罐陳列在明堂,周鼎卻拋在深淵之中。
        黑白顛倒自古就是如此,我又何必怨恨當今世風!

      作者東方朔簡介

      東方朔的詩詞曲代表作

      東方朔(公元前154年-公元前93年),本姓張,字曼倩,西漢平原郡厭次縣(今山東省德州市陵城區)人。西漢時期著名的文學家。漢武帝即位,征四方士人。東方朔上書自薦,詔拜為郎。后任常侍郎、太中大夫等職。他性格詼諧,言詞敏捷,滑稽多智,常在武帝前談笑取樂,他曾言政治得失,陳農戰強國之計,但當時的皇帝始終把他當俳優看待,不以重用。
      東方朔一生著述甚豐,有《答客難》、《非有先生論》的名篇。亦有后人假托其名作文。明人張溥匯為《東方太中集》。

      手机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