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施灘

朝代:唐朝|作者: 崔道融|
宰嚭亡吳國,西施陷惡名。
浣紗春水急,似有不平聲。

翻譯/譯文

譯文
奸臣伯嚭使吳國滅亡,惡名卻推在西施身上。
想當年浣紗春水滾滾,聲聲好似為美女不平。

注釋
西施灘:西施,春秋時代的越國人,家住浙江諸暨縣南的苧羅。苧羅山下臨浣江,江中有浣紗石,傳說西施常在此浣紗,西施灘因而得名。
⑵宰嚭:即伯嚭。春秋時,吳國太宰,又稱太宰嚭。在吳國與越國的爭戰中,吳王夫差打敗越國,俘虜了越王勾踐及群臣,勾踐賄賂了伯嚭獲得了釋放,回國后臥薪嘗膽,終于滅了吳國。
⑶陷:落得,這里指承擔。
⑷浣:洗。

賞析/鑒賞

鑒賞

  西施是春秋時代的越國人,家住浙江諸暨縣南的苧羅山。苧羅山下臨浣江,江中有浣紗石,傳說西施常在此浣紗,西施灘因而得名。這首不同于一般吊古傷今的登臨之作,而是針對“女人禍水”這一傳統的歷史觀念,為西施翻案。

  這首詩立意新穎,議論形象而富有感情。上聯平平道來,旨在澄清史實。據《史記》載,越王勾踐為吳王夫差戰敗后困于會稽,派大夫文種將寶器美女(西施在其中)賄通吳太宰伯嚭,準許越國求和,從此越王勾踐獲得了休養生息的機會,其后終于滅掉了吳國。這就是歷史的真相。所以詩一開頭就道破問題的實質:“宰嚭亡吳國,西施陷惡名?!边@個“陷”字用得十分精當,推翻了“女人禍水”論,把顛倒了的史實再顛倒過來。

  議論入詩一般容易流于枯澀,而這首詩卻把議論和抒情有機地結合在一起。詩人在為西施辯誣之后,很自然地將筆鋒轉到了西施灘,用抒情的筆觸,描寫了西施灘春日的情景。春天到了,江河水漲,西施當年浣紗的灘頭那嘩嘩的江水急促奔流,好像在為她蒙上一層歷史的污垢發出如泣如訴的聲音,訴說著世事的不平。但春水畢竟不具有人的思想感情,這一切只能是詩人想象,所以第四句很快補上:“似有不平聲?!边@“似有”二字,選用得非常得體,真切自然,寄寓著作者深沉的慨嘆。這一聯,完全是在抒情中進行議論,在議論中滲透感情。

  晚唐詩羅隱也寫過類似的詩:“家國興亡自有時,吳人何苦怨西施。西施若解傾吳國,越國亡來又是誰?”比較起來,兩詩的立意相似,又各具特色。羅詩議論充分,能聯系“時運”來分析國家的興亡,這比崔詩似覺深入一層;崔詩發議論,不僅訴諸理智,而且訴諸感情,將理智和感情自然地揉合在一起,這較之羅詩又有其高出一籌的地方。


崔道融(生卒年不詳),唐代詩人,自號東甌散人。荊州江陵(今湖北江陵縣)人。乾寧二年(895年)前后,任永嘉(今浙江省溫州市)縣令,早年曾游歷陜西、湖北、河南、江西、浙江、福建等地。后入朝為右補闕,不久因避戰亂入閩。僖宗乾符二年(875年),于永嘉山齋集詩500首,輯為《申唐詩》3卷。另有《東浮集》9卷,當為入閩后所作。與司空圖、方干為詩友?!度圃姟蜂洿嫫湓娊耸?。
手机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