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czcn4"><listing id="czcn4"></listing></strike>

    <th id="czcn4"><pre id="czcn4"><sup id="czcn4"></sup></pre></th>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input id="czcn4"></input></object></rp>
    1. <nav id="czcn4"><center id="czcn4"></center></nav><rp id="czcn4"></rp>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blockquote id="czcn4"></blockquote></object></rp>
    2. 北芒客舍

      朝代:三國|作者:劉伶|

      泱漭望舒隱,黮黤玄夜陰。
      寒雞思天曙,振翅吹長音。
      蚊蚋歸豐草,枯葉散蕭林。
      陳醴發悴顏,巴歈暢真心。
      缊被終不曉,斯嘆信難任。
      何以除斯嘆,付之與瑟琴。
      長笛響中夕,聞此消胸襟。

      古詩簡介

      《北芒客舍》選自《藝文類聚》卷七,是劉伶所做的一首古體,也是其唯一傳于世的兩篇作品之一(另一篇為《德頌》)。此詩是一篇觸景生情的即興之作,通過對寒夜、荒、蚊蚋、枯葉、蕭林等寒秋蕭索景物以及陳醴、巴歈、缊被的描寫,抒寫了作者遠行客居中的困頓心境以及思鄉之情。全詩前半寫景,景中含情;后半抒情,情因景發,可謂層次清晰,裁剪恰當。

      翻譯/譯文

      月亮層遮住昏暗不明,漆黑晚黝黑陰森。
      寒天里的雞以為天將亮,煽動翅膀發出長長的雞啼聲。
      蚊蟲聚集在茂密草叢中,蕭瑟的樹林中散落一地枯葉。
      喝下陳年的甜酒讓憔悴的面容泛起紅暈,心中暢懷高唱巴渝歌聲。
      在亂麻破絮的棉被中遲遲等不到天亮,如此悲嘆實在讓人難以承擔。
      如何才能派遣消除掉胸中滿腹的愁懷,唯有撫琴彈瑟,一抒衷腸。
      在半夜中揚起長笛聲,聽到此樂音讓自己心情漸漸的平復。

      注釋

      ⑴北芒:即“北邙”,名,在今河南洛陽北,是洛陽北御黃河的重要屏障,東漢、魏、晉時達官貴族死后多葬于此??蜕幔邯q言“客居”、“寄居”。
      ⑵泱(yāng)漭(mǎng):不明的樣子。望舒:神話傳說中為月亮駕車的神,后常代指亮。
      ⑶黮(dàn)黤(yǎn):昏暗的樣子。玄夜:黑夜?!栋舜娹瘛?ldquo;黮黤”作“黤黮”,義同。
      ⑷寒雞:指在半夜時分不按一定時間啼叫的荒雞?!?a href="/dianji/jinshu/">晉書·祖逖傳》:“中夜聞荒雞鳴。”古時迷信認為半夜雞鳴為不祥的惡聲。
      ⑸吹:這里指鳴叫。垂長音,拉長聲音啼鳴。
      ⑹蚋(ruì):一種似蚊的昆蟲,頭小,色黑,吸人畜血液。豐草:豐茂的草。
      ⑺散:飄散。蕭林:清靜冷落的樹林。樹葉落后是秋冬之季,樹林更少生氣,故稱“蕭林”。
      ⑻醴(lǐ):甜酒。陳醴,陳酒。發:發動,煥發。悴顏:憔悴的面容。
      ⑼巴歈(yú):亦作巴渝,歌舞名,《晉書·樂志》記載為“巴渝舞"。
      ⑽缊(yùn)被:用亂麻做成的被子。不曉:到不了早晨。因“缊被”不暖,難過寒夜,故說“缊被終不曉”。
      ⑾斯嘆:此嘆,指“缊被終不曉”之嘆。信:確實,的確。任:擔當,承受。
      ⑿斯嘆:代指胸中滿腹的愁懷。
      ⒀瑟琴:兩種樂器,同時演奏,其音諧和,每以此比喻事物之和于心。
      ⒁長笛:長笛,樂器名,漢武帝時丘仲因羌之制截為之,名羌笛。本為四孔,后加一孔,以備五音,謂之長笛。宋陳旸《樂書》載:“昔人有吹笛而歌,曰:‘閑夜寂以清,長笛亮且鳴。’”中夕:半夜。
      ⒂消:消除。胸襟(jīn):胸,指胸中;襟,指衣襟。襟當胸,故說胸而并及襟。胸襟,引申為指某種心情,志趣或抱負。

      賞析/鑒賞

      從詩題和詩中所流露的情調來看,是劉伶在洛陽對策、以無用被罷后,心情抑郁,旅經北芒山,借宿在某客舍時所作。
      全詩共十四句,前六句主要是寫景,后八句則重在感懷。詩一開頭描寫一個濃蓋月的寒夜,天宇陰暗,夜幕低垂:“泱漭望舒隱,黮黤玄夜陰”。這兩句給全詩涂上了一層黯淡的色彩。
      這六句寫景,都是些凄涼之景:廣漠空寂,黯淡無光;荒雞長鳴,惡聲傳不祥之兆;殘葉飄零,寒林呈蕭颯之狀。如此寒夜,如此景況,獨宿孤舍,情何以堪。于是借酒澆愁,自我寬解;故作曠達,歌舞暢懷:“陳醴發悴顏,巴歈暢真心”。痛飲陳年老酒,使原本憔悴的面容泛起紅顏;酒酣歌舞,一暢心懷。作者生性嗜酒,所著《酒德頌》中有辭曰:“有大人先生,……止則操卮執觚,動則挈榼提壺,唯酒是務,焉知其余。……捧甖承槽、銜杯漱醪;奮髯箕踞,枕麴藉糟;無思無慮,其樂陶陶”。這正是作者自己耽酒生活的真切寫照。而這種于醉鄉之中“其樂陶陶”的情景,正是他在醒時的現實生活中心情悲痛欲絕的表現。這種因酒力而激發起來的興奮,和因酒酣而一暢真心的狂舞,都是短暫的,很快,“憂從中來,不可斷絕。(曹操短歌行》)”
      接下來四句:“缊被終不曉,斯嘆信難任。何以除斯嘆,付之與瑟琴”,是寫在以亂麻破絮縫制而成的衾被里,度時如年地盼望天亮,如此沉重的悲嘆,實在是人難以擔荷的。怎樣才能排遣掉那滿腹的愁懷,唯有撫琴彈瑟,一抒衷腸。最后兩句“長笛響中夕,聞此消胸襟”:半夜里聽到長笛鳴響,使得心中悲憤之情漸漸地平息下來。這八句言情,表現出作者感情上的起伏跌宕。以酒澆愁,陳醴酡顏,歌舞盡情,是一揚;嘆息難任,將心事付于琴瑟,是一抑。最后聞長笛而胸襟消釋,似乎撫平了心中激憤的浪谷,但實際上不過是表面上的平靜,內心深處的憤慨之情并沒有真正消失,不過是在無可奈何中暫時歇息下來罷了。
      這首詩前面寫黯淡之景,后面抒哀痛之情。字里行間,處處彌漫著因理想和現實矛盾而激發起來的陣陣悲愁云?!稌x書·本傳》記載,劉伶“常乘鹿車,攜一壺酒,使人荷鍤而隨之,謂曰:‘死便埋我。’其遺形骸如此。”在如此放浪形骸、肆意恣情的言行背后,正隱藏著一個極端痛苦的靈魂。[4]
      這是一篇觸景生情的即興之作。夜半昏黑,星月無光,作者寓居北芒山麓的簡陋客店,心緒重重,難以入睡。戶外寒雞孤鳴,落葉蕭索,更加重了作者的苦悶。由近及遠,自然會聯想到附近山中埋葬的王侯公卿,人生當有一搏的念頭油然而生。于是借酒壯志,想象著在巴渝武樂的激勵下建功立業。然而,現實窘迫的境況又使他心灰意冷,憂嘆不已。這時,傳來滌邪納正的悠揚笛聲,作者的心情方稍有緩解。全詩思路曲折而細膩,流露出濃郁的壓抑與憂愁。愁從何來,作者沒有明說,但從詩中可以品味出,是黑暗的社會現實與作者積極進取的志向之間的矛盾。

      作者劉伶簡介

      劉伶的詩詞曲代表作
      劉伶(約221年-300年),魏晉時期沛國(今安徽淮北市濉溪縣)人,字伯倫?!?a href="/shiren/zhulinqixian/">竹林七賢”之一。曾為建威將軍王戎幕府下的參軍。晉武帝泰始初,對朝廷策問,強調無為而治,以無能罷免。平生嗜酒,曾作《酒德頌》,宣揚老莊思想和縱酒放誕之情趣,對傳統“禮法”表示蔑視。是竹林七賢社會地位最低的一個。
      手机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