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czcn4"><listing id="czcn4"></listing></strike>

    <th id="czcn4"><pre id="czcn4"><sup id="czcn4"></sup></pre></th>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input id="czcn4"></input></object></rp>
    1. <nav id="czcn4"><center id="czcn4"></center></nav><rp id="czcn4"></rp>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blockquote id="czcn4"></blockquote></object></rp>
    2. 朝代:唐朝|作者:杜甫|

      露下天高秋水清,空山獨夜旅魂驚。

      疏燈自照孤帆宿,新月猶懸雙杵鳴。

      南菊再逢人臥病,北書不至雁無情。

      步檐倚仗看牛斗,銀漢遙應接鳳城。

      古詩簡介

      秋夜思家而作也。上四言景,下四言情。天高水清,正可出峽,而閣孤棲,忽覺旅魂驚起。帆宿水中,杵鳴山上,兩句分承。燈散幾處,故曰疏。杵皆對敲,故曰雙。自南而望北,故見銀漢遙接于鳳城。

      注釋

      “南菊再逢”,是合安夔州為兩秋,故知屬大歷元年西閣作。又云“新猶懸”,蓋元年九月初矣。

      露下天高秋水清①,空山獨旅魂驚②。疏燈自照孤帆宿③,新月猶懸雙杵鳴④。南菊再逢人臥病,北書不至雁無情⑤。步檐倚仗看牛斗⑥,銀漢遙應接鳳城⑦。

      (此秋夜思家而作也。上四言景,下四言情。天高水清,正可出峽,而山閣孤棲,忽覺旅魂驚起。帆宿水中,杵鳴山上,兩句分承。燈散幾處,故曰疏。杵皆對敲,故曰雙。自南而望北,故見銀漢遙接于鳳城?!军S生注】詩以次句作骨,帆宿、杵鳴,獨夜見聞。疏燈、新月,二字另讀。懸,指月,本《易》“懸象著明”,非謂杵聲空懸也。)

      江淹別賦》:“露下地而騰文。”《楚辭》:“悲哉秋之為氣也,泬寥兮天高而氣清,寂寞兮收潦而水清。”

      王粲《七哀》:“獨夜不成寐。”崔融詩:“旅魂驚塞北,歸望斷河西。”

      ③《長門賦》:“懸明月以自照兮。”朱超道詩:“孤帆漸逼天。”

      楊慎曰:《字林》:“直春曰搗。”古人搗衣,兩女子對立,執一杵,如舂米然。今易作臥杵,對坐搗之,取其便也。嘗見六朝入搗衣圖,其制如此。謝惠連詩:“楹長杵聲哀。”

      ⑤陸厥詩:“雁返無南書。”

      楊慎曰:《楚辭·大招》:“曲屋步櫩。”注:“曲屋,周閣也。”“步櫩,長砌也。”相如賦:“步櫩周流,長途中宿。”櫩,即古檐字。陸陲《鐘山寺》詩:“步檐時中宿,飛階或上征。沈氏滿愿詩:“步檐隨新月,挑燈惜落。”杜蓋襲用之。顧注:古者,六尺曰步,今之廊檐,大率廣六尺。”

      ⑦【邵注】牛斗二星,在銀漢邊?!逗訄D括地象》:“河精,上為天漢,亦曰銀漢。”戴暠詩:“黑龍過飲渭,丹鳳俯臨城。”趙曰:秦穆公女吹簫,鳳降其城,因號丹鳳城。其后,言京城曰鳳城。

      黃生曰:此與“玉露凋傷”不相上下。一二五六,工力悉敵。三四寫景,雖遜彼之高壯;七八含情,此處卻較深厚也。

      此與云安、夔州諸詩相合。露下天高,即“玉露凋傷楓樹林”也;獨夜魂驚,即“聽猿實下三聲淚”也;孤帆宿,即“孤舟一系故園心”也;雙杵鳴,即“白帝城高急暮砧”也;菊再逢,即“叢菊兩開他日淚”也;雁無情,即“一聲何處送書雁”也;看牛斗,即“每依北斗望京華”也。詩中詞意,大概相同。竊意此詩在先,故《秋興》得以詳敘耳。

      范德機曰:善詩者,就景中寫意。不善詩者,去意中尋景。如杜詩“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疏燈自照孤帆宿,新月猶懸雙拌鳴,”“殊方日落玄猿哭,舊國霜前白雁來”,即景物之中,含蓄多少愁恨意,若說出,便短淺矣。然亦有就意中言景,而意思深遠者,如“苦遭白發不相放,羞見黃無數新”,亦自雋永有致。

      賞析/鑒賞

      這首七言律詩寫于唐代宗大歷元年(766 )的秋天。此時詩人正寓居在夔州西閣。西閣面臨大江,背負山崖,憑欄遠眺,夔州的山川景物盡收眼底。在一個深秋夜晚,詩人獨坐高樓,對著窗外空山的景色,聽著遠處傳來的砧杵之聲,對故國思念之情油然而生,寫下了這首詩。

      開頭兩句寫景點題,寫出山城深秋之夜的環境。第一句點明季節、景物,第二句寫出時間、人物。秋天夜空晴朗,因而更使人感到景物的凄清,氣氛的幽靜。夜色漸濃,露水在漸漸凝結、垂落,樓下的江水,在靜靜地不斷流淌。周圍的山峰,像巨人一樣屹立。夜輕拂,一切都是那樣柔和、安詳。然而這寂靜幽美的境界,卻觸撥了游子的心弦,引動了他的萬千愁緒。

      三、四兩句進一步描寫夜景:遠“處”長江水面上,零星地閃爍著幾點燈火,那是夜泊的客和漁舟,新月高懸,萬籟俱寂,這時從城中傳來一陣陣搗衣的砧杵之聲,回蕩在夜空之中。兩句寫景和上聯結合,增加了畫面的優美。在這幅畫面中,高天是深藍的,疏燈是飄忽的,月光是柔和的,空山是黝黑的。秋夜、碧空、新月、露珠、江水、漁火、山峰,相互輝映,在這優美的畫面之外,又傳來斷斷續續的搗衣聲,這豈能不觸動詩人異鄉作客的無限愁腸呢?

      五、六兩句由寫景轉到抒情。“南菊再逢”,是指詩人從成都東下至今已近兩年。杜甫是永泰元年(765)四月從成都攜家東下的,但秋天到達云安之后,因肺病、風痹等病復發,只得留下養病,次年夏初才抵達夔州。秋天,又從山腰客堂遷居西閣,因此說“南菊再逢”。此時詩人除了肺病和風濕痹癥以外,還患有糖尿病,所以說“人臥病”。“南菊再逢人臥病”,刻劃出了詩人流落他鄉病臥山城無限悲凄的處境和心情。因為時局動亂,戰爭不斷,詩人已經很久沒有接到故鄉親人的來信了。夔州在長安洛陽的南面,所以稱故鄉的來信為“北書”。“北書不至”,自然是有具體原因的,這里卻說是“雁無情”,就取得了意在言外、言而無盡的藝術效果。

      最后兩句由個人的身世遭遇寫到對故鄉的思念。上句寫自己走到室外,倚杖步檐,仰看星斗。下句寫由銀河想到長安,表明思念故鄉的心情。“步檐”與西閣照應,“倚杖”與“人臥病”照應。“牛斗”即二十八宿中的“牛宿”和“斗宿”,二星都在銀河的旁邊。由“牛斗”而到“銀漢”,由“銀漢”而到“鳳城”,一層一層地表現出了詩人由仰望星斗到眺望故國的過程。詩人對故國長安的無限思念就蘊含在這佇立步檐倚杖遠眺的老人形象之中。

      作者杜甫簡介

      杜甫的詩詞曲代表作
      杜甫(712-770),字子美,漢族,唐朝河南鞏縣(今河南鄭州鞏義市)人,自號少陵野老,唐代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與李白合稱“李杜”。為了與另兩位詩人李商隱杜牧即“小李杜”區別,杜甫李白又合稱“大李杜”,杜甫也常被稱為“老杜”。杜甫在中國古典詩歌中的影響非常深遠,被后人稱為“詩圣”,他的詩被稱為“詩史”。后世稱其杜拾遺、杜工部,也稱他杜少陵、杜草堂。
      手机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