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czcn4"><listing id="czcn4"></listing></strike>

    <th id="czcn4"><pre id="czcn4"><sup id="czcn4"></sup></pre></th>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input id="czcn4"></input></object></rp>
    1. <nav id="czcn4"><center id="czcn4"></center></nav><rp id="czcn4"></rp>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blockquote id="czcn4"></blockquote></object></rp>
    2. 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

      朝代:唐朝|作者:岑參|

      北風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散入珠簾濕羅幕,狐裘不暖錦衾薄。

      將軍角弓不得控,都護鐵衣冷難著。

      瀚海闌干百丈冰,愁云慘淡萬里凝。

      中軍置酒飲歸客,胡琴琵琶與羌笛。

      紛紛暮雪下轅門,風掣紅旗凍不翻。

      輪臺東門送君去,去時雪滿天山路。

      山回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

      古詩簡介

      《白歌送武判官歸京》是唐代詩人岑參的作品。此抒寫塞外送別、中送客之情,卻充滿奇思異想,并不令人感到傷感。詩中所表現出來的浪漫理想和壯逸情懷使人覺得塞外雪變成了可玩味欣賞的對象。

      全詩內涵豐富寬廣,色彩瑰麗浪漫,氣勢渾然磅礴,意境鮮明獨特,具有極強的藝術感染力,堪稱盛世大唐邊塞詩的壓卷之作。其中“忽如一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等詩句已成為千古傳誦的名句。

      翻譯/譯文

      北風席卷大地把白草吹折,胡地天氣八就紛揚落雪。

      忽然間宛如一夜春風吹來,好像是千樹萬樹梨盛開。

      雪花散入珠簾打濕了羅幕,狐裘穿不暖錦被也嫌單薄。

      將軍都護手凍得拉不開弓,鐵甲冷得讓人難以穿著。

      沙漠結冰百丈縱橫有裂紋,萬里長空凝聚著慘淡愁。

      主帥帳中擺為歸客餞行,胡琴琵琶羌笛合奏來助興。

      傍晚轅門前大雪落個不停,紅旗凍僵了風也無法牽引。

      輪臺東門外歡送你回京去,你去時大雪蓋滿了天路。

      山路迂回曲折已看不見你,雪上只留下一行蹄印跡。

      注釋

      ⑴武判官:名不詳。判官,官職名。唐代節度使等朝廷派出的持節大使,可委任幕僚協助判處公事,稱判官,是節度使、觀察使一類的僚屬。

      ⑵白草:西北的一種牧草,曬干后變白。

      ⑶胡天:指塞北的天空。胡,古代漢民族對北方各民族的通稱。

      梨花春天開放,作白色。這里比喻雪花積在樹枝上,像梨花開了一樣。

      ⑸珠簾:用珍珠串成或飾有珍珠的簾子。形容簾子的華美。羅幕:用絲織品做成的帳幕。形容帳幕的華美。這句說雪花飛進珠簾,沾濕羅幕。“珠簾”“羅幕”都屬于美化的說法。

      ⑹狐裘:狐皮袍子。錦衾:錦緞做的被子。錦衾?。航z綢的被子(因為寒冷)都顯得單薄了。形容天氣很冷。

      ⑺角弓:兩端用獸角裝飾的硬弓,一作“雕弓”。不得控:(天太冷而凍得)拉不開(弓)??兀豪_。

      ⑻都護:鎮守邊鎮的長官此為泛指,與上文的“將軍”是互文。鐵衣:鎧甲。難著:一作“猶著”。著:亦寫作“著”。

      ⑼瀚沙漠。這句說大沙漠里到處都結著很厚的冰。闌干:縱橫交錯的樣子。百丈:一作“百尺”,一作“千尺”。

      ⑽慘淡:昏暗無光。

      ⑾中軍:稱主將或指揮部。古時分兵為中、左、右三軍,中軍為主帥的營帳。飲歸客:宴飲歸京的人,指武判官。飲,動詞,宴飲。

      ⑿胡琴琵琶與羌笛:胡琴等都是當時西域地區兄弟民族的樂器。這句說在飲酒時奏起了樂曲。羌笛:羌族的管樂器。

      ⒀轅門:軍營的門。古代軍隊扎營,用車環圍,出入處以兩車車轅相向豎立,狀如門。這里指帥衙署的外門。

      ⒁風掣:紅旗因雪而凍結,風都吹不動了。掣:拉,扯。凍不翻:旗被風往一個方向吹,給人以凍住之感。

      ⒂輪臺:唐輪臺在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米泉縣境內,與漢輪臺不是同一地方。

      ⒃滿:鋪滿。形容詞活用為動詞。

      ⒄山回路轉:山勢回環,道路盤旋曲折。

      賞析/鑒賞

      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是岑參邊塞詩的代表作,作于他第二次出塞階段。此時,他很受安西節度使封常青的器重,他的大多數邊塞詩成于這一時期。岑參在這首詩中,以詩人的敏銳觀察力和浪漫奔放的筆調,描繪了祖國西北邊塞的壯麗景色,以及邊塞軍營送別歸京使臣的熱烈場面,表現了詩人和邊防將士的愛國熱情,以及他們對戰友的真摯感情。

      全詩以一天雪景的變化為線索,記敘送別歸京使臣的過程,文思開闊,結構縝密。共分三個部分。

      前八句為第一部分,描寫早晨起來看到的奇麗雪景和感受到的突如其來的奇寒。友人即將登上歸京之途,掛在枝頭的積雪,在詩人的眼中變成一夜盛開的梨花,和美麗的春天一起到來。前面四句主要寫景色的奇麗。“即”、“忽如”等詞形象、準確地表現了早晨起來突然看到雪景時的神情。經過一夜,大地銀裝素裹,煥然一新。接著四句寫雪后嚴寒。視線從帳外逐漸轉入帳內。風停了,雪不大,因此飛雪仿佛在悠閑地飄散著,進入珠簾,打濕了軍帳。詩人選取居住、睡眠、穿衣、拉弓等日?;顒觼肀憩F寒冷,如同選取早晨觀雪表現奇異一樣是很恰當的。雖然天氣寒冷,但將士卻毫無怨言。而且“不得控”,天氣寒冷也會訓練,還在拉弓練兵。表面寫寒冷,實際是用冷來反襯將士內心的熱,更表現出將士們樂觀的戰斗情緒。

      中間四句為第二部分,描繪白天雪景的雄偉壯闊和餞別宴會的盛況。“瀚海闌干百丈冰,愁慘淡萬里凝”,用浪漫夸張的手法,描繪雪中天地的整體形象,反襯下文的歡樂場面,體現將士們歌舞的積極意義。"中軍置酒飲歸客,胡琴琵琶與羌笛",筆墨不多,卻表現了送別的熱烈與隆重。在主帥的中軍擺開筵席,傾其所有地搬來各種樂器,且歌且舞,開懷暢飲,這宴會一直持續到暮色來臨。第一部分內在的熱情,在這里迸發傾泄出來,達到了歡樂的頂點。

      最后六句為第三部分,寫傍晚送別友人踏上歸途。“紛紛暮雪下轅門,風掣紅旗凍不翻”,歸客在暮色中迎著紛飛的大雪步出帳幕,凍結在空中的鮮艷旗幟,在白雪中顯得絢麗。旗幟在寒風中毫不動搖、威武不屈的形象是將士的象征。這兩句一動一靜,一白一紅,相互映襯,面生動,色彩鮮明。“輪臺東門送君去,去時雪滿天山路”,雖然雪越下越大,送行的人千叮萬囑,不肯回去。“山回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行處”,用平淡質樸的語言表現了將士們對戰友的真摯感情,字字傳神,含蓄雋永。這一部分描寫了對友人惜別之情,也表現了邊塞將士的豪邁精神。

      這首詩,以奇麗多變的雪景,縱橫矯健的筆力,開闔自如的結構,抑揚頓挫的韻律,準確、鮮明、生動地制造出奇中有麗、麗中奇的美好意境,不僅寫得聲色宜,張弛有致,而且剛柔相同,急緩相濟,是一乎不可多得的邊塞佳作。全詩不斷變換著白雪畫面,化景為情,慷慨悲壯,渾然雄勁。抒發了詩人對友人的依依惜別之情和因友人返京而產生的惆悵之情。

      作者岑參簡介

      岑參的詩詞曲代表作
      岑參(約715-770),祖籍南陽(今屬河南),后徙居江陵(今屬湖北)。曾任嘉州(今四川樂山)刺史,后人因稱“岑嘉州”。太宗時功臣岑文本重孫。天寶三年進士。八年至安西節度使高仙芝幕府掌書記,后又隨封常清至北庭任安西北庭節度判官。至德二載與杜甫等五人授右補闕。后出任嘉州刺史,大歷五年卒於成都。工詩,長于七言歌行?,F存詩三百六十首。對邊塞風光,軍旅生活,以及少數民族的文化風俗有親切的感受,故其邊塞詩尤多佳作。風格與高適相近,后人多并稱岑高。
      手机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