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czcn4"><listing id="czcn4"></listing></strike>

    <th id="czcn4"><pre id="czcn4"><sup id="czcn4"></sup></pre></th>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input id="czcn4"></input></object></rp>
    1. <nav id="czcn4"><center id="czcn4"></center></nav><rp id="czcn4"></rp>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blockquote id="czcn4"></blockquote></object></rp>
    2. 朝代:唐朝|作者:李商隱|

      曾逐東風拂舞筵,樂游春苑斷腸天。

      如何肯到清秋日,已帶斜陽又帶蟬!

      古詩簡介

      李商隱的《》是借詠柳自傷遲暮、傾訴隱衷的一首七絕。寫的是秋日之柳,但詩人不從眼前寫起,而是先追想它春日的情景,然后再回到眼前的柳上來。句句寫柳,而全篇不著一個“柳”字;句句是景;句句詠物,而又句句寫人,抒發對稀疏衰落的秋柳的悲嘆之情。詩中經歷今昔榮枯懸殊變化的秋柳正是詩人自嘆身世的生動寫照。

      注釋

      斷腸天:指繁似錦的春日。斷腸:銷魂。

      賞析/鑒賞

      這是一首詠物詩,詩人借柳的形象來自比,抒發情感。全詩言少意豐,隱而不露,含蓄委婉,“柳”的形象也被刻得生動飽滿、躍然紙上。產生這種效果主要是因為詩中綜合運用了多種手法。

      擬人。詠物詩當然會涉及到對物的描繪,但如何著墨,則方法多樣了。詩人在刻畫“柳”這一形象時,多處運用了擬人的修辭手法。春日柳長,迎擺動,但詩人并沒有直接描寫,而是賦一“逐”字,把柳人格化。本是風吹柳動,卻偏要寫成柳逐風起,再加上“拂舞筵”三字,更易讓人聯想到那迎風而動的柳條就是一位筵之上翩翩起舞的美女,翠袖綠裙,左擺右搖,煞是好看??芍^將擬人手法運用得深入無痕。第三句一個“肯”字又是把柳作人寫。第四句兩個“帶”字也分明是將柳寫作人。兩句連起來讀,我們可以這樣來解釋:你怎么愿意在清秋之日,既帶著昏黃的斜陽,又帶著凄鳴的寒呢?詩人把斜陽照柳,秋鳴柳反說成“帶斜陽又帶蟬”,這一反,卻將柳的形象凸現出來了。

      對比。巧妙地運用對比,是本詩的另一特色。詩的前兩句著力刻畫春日之柳,寫春柳的萬條絲絳隨風舞動,寫樂游苑的繁似錦,也寫到了春日樂游苑舞筵的熱鬧盛大。似乎讓人置身其中,令人感到春光融融、舞袖飄飄??傊?,呈現的是一派熱鬧的景象。詩的后兩句則極言秋日的凄清。秋是清秋,陽是斜陽,蟬是寒蟬。一系列的凄冷意象組合成凄冷的秋景。前后對比鮮明,反差極大,給人情感上造成巨大的沖擊。

      虛詞的妙用。古詩詞中的虛詞多為襯字,而這首詩中的虛詞則另有妙處。全詩二十八字,共有虛詞五個:曾、如何、肯、已、又。而這五個詞在詩中都起到了很關鍵的作用。沒有“曾”則看不到昨日之柳、春日之柳的情狀,那么秋日之柳就少了一層鋪墊,少了一層對比。沒有“如何”、“肯”,則柳的形象就不夠生動,反詰的語氣也不夠強烈。“已”和“又”本身構成并列關系,這里,兩者連用,似又帶有遞進一層的意味,把柳在秋日的凄清寫得入木三分。五個虛詞的使用,不僅使表情達意愈加準確,更是讓人感到意味蘊藉,回味久遠。

      象征。詠物詩大多是借物寫人,托物言志?;蚴墙栉镏蜗髮懭酥蜗?,或是將人之性格賦予物之特點。這首詩也不例外。詩人寫春日之柳,寫秋日之柳都是有所寄托的。所謂借詠柳“自傷遲暮、傾訴隱衷”是也。春日之柳正是當初風華正茂、春風得意、胸懷天下的詩人的寫照,而秋日之柳則是長期沉淪下僚、生活維艱、飄淪憔悴的今日的詩人。詩人沒有直接傾訴自己的身世之感,而是借柳這一形象來表達,含思宛轉,藏鋒不露。言近旨遠,言有窮而意無盡,給讀者留下了豐富的想象空間。

      從創作的角度來看,詩人在選材構思上是頗下了一番功夫的,“柳”意象的選擇,對比擬人手法的運用等無不匠心獨運,但是又讓人感覺不到雕琢的痕跡。正所謂精雕細琢,渾然天成。

      作者李商隱簡介

      李商隱的詩詞曲代表作
      李商隱(公元813—858),字義,號玉谿生,又號樊南生,漢族,唐朝懷州河內(今河南省沁陽市)人,是唐朝著名詩人。他擅長詩歌寫作,駢文文學價值也很高,是晚唐最出色的詩人之一,和杜牧合稱“小李杜”,與溫庭筠合稱為“溫李”,因詩文與同時期的段成式、溫庭筠風格相近,且三人都在家族里排行第十六,故并稱為“三十六體”。其詩構思新奇,風格秾麗,尤其是一些愛情詩無題詩寫得纏綿悱惻,優美動人,廣為傳誦。但部分詩歌過于隱晦迷離,難于索解,至有“詩家總愛西昆好,獨恨無人作鄭箋”之說。因處于牛李黨爭的夾縫之中,一生很不得志。清乾隆五十四年《懷慶府志》記載,李商隱死后葬于祖籍懷州雍店(今沁陽山王莊鎮)之東原的清化北山下。
      手机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