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czcn4"><listing id="czcn4"></listing></strike>

    <th id="czcn4"><pre id="czcn4"><sup id="czcn4"></sup></pre></th>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input id="czcn4"></input></object></rp>
    1. <nav id="czcn4"><center id="czcn4"></center></nav><rp id="czcn4"></rp>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blockquote id="czcn4"></blockquote></object></rp>
    2. 七哀詩三首·其一

      朝代:三國|作者:王粲|

      西京亂無象,豺虎方遘患。
      復棄中國去,委身適荊蠻。
      親戚對我悲,朋友相追攀。
      出門無所見,白骨蔽平原。
      路有饑婦人,抱子棄草間。
      顧聞號泣聲,揮涕獨不還。
      “未知身死處,何能兩相完?”
      驅馬棄之去,不忍聽此言。
      南登霸陵岸,回首望長安,
      悟彼下泉人,喟然傷心肝。

      古詩簡介

      《七哀三首》是漢末文學家、“建安七子”之一王粲(càn)所創作的一組五言古詩。本詩為第一首,寫詩人初離長安在郊外所見難民棄子的慘狀,感嘆于盛世的難得。它真實地描繪出一幅悲慘的離亂的面。

      翻譯/譯文

      西漢的都城長安城上空已是黑亂翻,李傕、郭汜等人在這里制造事端。
      我忍痛告別了中原的鄉土,把一身暫托給遙遠的荊蠻。
      送行時親戚眼里噙著淚水,朋友們依依不舍攀著車轅。
      走出門滿目蕭條一無所見,只有堆堆白骨遮蔽了郊原。
      一個婦人面帶饑色坐路邊,輕輕把孩子放在細草中間。
      嬰兒哭聲撕裂母親的肝肺,饑婦人忍不住回頭看,但終于灑淚獨自走去。
      “我自己還不知道死在何處,誰能叫我們母子雙雙保全?”
      不等她說完,我趕緊策離去,不忍再聽這傷心的語言。
      登上霸陵的高地繼續向南,回過頭我遠望著西京長安。
      領悟了《下泉》詩作者思念賢明國君的心情,不由得傷心、嘆息起來。

      注釋

      ①西京:指長安,西漢時的國都。東漢建都在洛陽,洛陽稱為東都。董卓之亂后,漢獻帝又被董卓由洛陽遷到了長安。無象:無章法,無體統?!?br />②豺虎:指董卓的部將李傕郭汜等。遘患:給人民造成災難?!?br />③中國:中原地區?!?br />④委身:置身。荊蠻:即指荊州。古代中原地區的人稱南方的民族曰蠻,荊州在南方,故曰荊蠻。荊州當時未遭戰亂,逃難到那里去的人很多。荊州刺史劉表曾從王粲的祖父王暢受學,與王氏是世交,所以王粲去投奔他?!?br />⑤追攀:追逐拉扯,表示依依不舍的樣子?!?br />⑥完:保全。以上兩句是作者聽到的那個棄子的婦人所說的話?!?br />⑦霸陵:漢文帝劉恒的陵墓,在今陜西省長安縣東。岸:高坡、高岡。漢文帝是兩漢四百年中最負盛名的皇帝,這個時期的社會秩序比較穩定,經濟發展較快。所以王粲在這里引以對比現實,抒發感慨?!?br />⑧《下泉》:《詩經·曹》中的一個篇名,漢代經師們認為這是一首曹國人懷念明王賢伯的詩。下泉,流入地下的泉水?!?br />⑨喟(kūi虧)然:傷心的樣子。這首詩最后四句的意思是,面對著漢文帝的陵墓,對比著當前的離亂現實,就更加傷心地領悟到《下泉》詩作者思念明主賢臣的那種急切心情了。

      創作背景

      此詩寫于初平三年(公元192年)。這年六,董卓部將李催、郭汜在長安作亂,大肆燒殺劫掠,這時王粲逃往荊州,依靠劉表以避難。此詩是王粲初離長安往荊州時所作。當時他是十六歲。

      賞析/鑒賞

      這首詩中,“兩京”六句寫詩人離開長安的原因和辭別親友而執意去荊州的情景。“西京亂無象,豺虎相遘患。”勾勒了當時長安兵亂的情景和不得不離開的形勢。“復棄中國去,委身適荊蠻。”王粲原住洛陽,因董卓兵亂遷居長安,這時又因兵亂離長安,所以說“復棄”。詩人從洛陽西遷長安,往事極其殘忍凄慘。事隔兩年,又在大亂中離開長安,情景更加可悲。“復棄”二字表現了詩人無限的哀思和回顧。“親戚對我悲,朋友相追攀。”詩人與親友離別,他們悲傷,他們追著、拉著,依依不舍。著墨不多,卻把當時悲痛的離別場面生動地描繪了出來。這里用了互文的修辭手法,既是說親戚,也是說朋友,“相追攀”,即“對我悲”,既是說朋友,也是說親戚。
      “出門”以下八句寫詩人出長安城后目睹人民所遭受的苦難。“出門無所見,白骨蔽平原。”是當時中原地區遭受戰禍洗劫后的慘酷景象的真實寫照。出門所見是白骨蔽野,目不忍睹,這是豺虎遘患的罪證。據史籍記載,當時吏民死于戰亂者萬余人,事后兩二三年,關中全境“無復人跡”。正如曹操在《蒿里行》中所寫:“白骨露于野,千里無鳴。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
      如果說“白骨蔽平原”是典型環境,那么接下六句寫婦人棄子則是典型事件,作者極力烘托這一悲劇,一是有力地揭露了慘苦莫比的現實,更是為后面的抒情張本,活生生地再現了戰亂年代下層人民的痛苦和絕望。而這一節也頗為后人激賞和模仿。它是一種典型化的手法。吳淇說:“單舉婦人棄子而言者,蓋當亂之際,一切皆輕,最難割者骨肉,而慈母于幼子尤甚。寫其重者,他可知矣。”這種“舉重帶輕”的手法對后世極有啟發,杜甫無家別》、《垂老別》,深受其影響。 [9] 
      最后六句寫詩人因“所見”而感慨不已。”驅棄之去,不忍聽此言。”饑婦棄子使詩人目不忍睹,更是不堪其言,只能驅離去。“南登霸陵岸,回首望長安。”詩人登上霸陵高地,回首悵望長安。霸陵是西漢文帝劉恒的陵墓,在長安東郊,是長安通往荊州的必經之路。從旅程說,到了霸陵,離開長安較遠,真的要和長安告別了。一股沉痛而依戀之情涌上心頭。文帝是西漢的中興君主,詩人到了霸陵時免不了要思念“文景之治”。然而,對照長安眼前的慘狀,像文帝那樣的賢明君主在哪里呢?“悟彼《下泉》人,喟然傷心肝。”詩人感慨地說,現在我才深深地懂得了那《詩經·曹風·下泉》的作者對明王賢伯的思念了。哪里能得到賢明君主以興太平呢?只有傷心哀嘆,肝腸摧裂。情感深沉熾烈哀怨傷悲。
      詩人在詩中描繪了一幄悲慘的亂離圖,表現了漢末戰亂給人民帶來的痛苦和災難。

      作者王粲簡介

      王粲的詩詞曲代表作
      王粲(177年—217年),字仲宣。陽郡高平縣(今山東微山兩城鎮)人。東漢末年文學家,“建安七子”之一。少有才名,為著名學者蔡邕所賞識。初平二年(192年),因關中騷亂,前往荊州依靠劉表,客居荊州十余年,有志不伸,心懷頗郁郁。建安十三年(208年),曹操南征荊州,不久,劉表病逝,其子劉琮舉州投降,王粲也歸曹操,深得曹氏父子信賴,賜爵關內侯。建安十八年(213年),魏王國建立,王粲任侍中。建安二十二年(217年),王粲隨曹操南征孫權,于北還途中病逝,終年四十一歲。
      手机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