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czcn4"><listing id="czcn4"></listing></strike>

    <th id="czcn4"><pre id="czcn4"><sup id="czcn4"></sup></pre></th>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input id="czcn4"></input></object></rp>
    1. <nav id="czcn4"><center id="czcn4"></center></nav><rp id="czcn4"></rp>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blockquote id="czcn4"></blockquote></object></rp>
    2. 別董大

      朝代:唐朝|作者:高適|

      其一

      千里黃云白日曛,北風吹雁雪紛紛。

      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

      其二

      六翮飄飖私自憐,一離京洛十余年。

      丈夫貧賤應未足,今日相逢無酒錢。

      古詩簡介

      別董大二首》是唐代詩人高適的組作品。這兩首詩是高適與董大久別重逢,經過短暫的聚會以后,又各奔他方的贈別之作。作品勾勒了送別時晦暗寒冷的愁人景色,表現了詩人當時處在困頓不達的境遇之中,但沒有因此沮喪、沉淪,既表露出詩人對友人遠行的依依惜別之情,也展現出詩人豪邁豁達的胸襟。

      在唐人贈別詩篇中,那些凄清纏綿、低徊留連的作品,固然感人至深,但另外一種慷慨悲歌、出自肺腑的詩作,卻又以它的真誠情誼,堅強信念,為灞橋色與渭城涂上了另一種豪放健美的色彩。高適的《別董大》便是后一種風格的佳篇。

      翻譯/譯文

      【別董大其一】

      黃昏的落日使千里浮變得暗黃;北風勁吹,大雪紛紛,雁兒南飛。

      不要擔心前方的路上沒有知己,普天之下還有誰不知道您呢?

      【別董大其二】

      就像兒六翮飄搖自傷自憐,離開京洛已經十多年。

      大丈夫貧賤誰又心甘情愿,今天相逢可掏不出錢。

      注釋

      董大:指董庭蘭,是當時有名的音樂家。在其兄弟中排名第一,故稱“董大”。

      :天上的烏云,在陽光下,烏云是暗黃色,所以叫黃云。

      曛:昏暗。白日曛,即太陽黯淡無光。

      誰人:哪個人。

      君:你,這里指董大。

      翮(hé):的羽翼。

      飄飖(yáo):飄動。六翮飄飖,比喻四處奔波而無結果。

      京洛:長安洛陽。

      賞析/鑒賞

      在唐人贈別詩篇中,那些凄清纏綿、低徊留連的作品,固然感人至深,但另外一種慷慨悲歌、出自肺腑的詩作,卻又以它的真誠情誼,堅強信念,為灞橋柳色與渭城風涂上了另一種豪放健美的色彩。高適的《別董大二首》便是后一種風格的佳篇。

      這兩首送別詩作于公元747年(天寶六年),當時高適在睢陽,送別的對象是著名的琴師董庭蘭。盛唐時盛行胡樂,能欣賞七弦琴這類古樂的人不多。崔玨有詩道:“七條弦上五音寒,此藝知音自古難。惟有河南房次律,始終憐得董庭蘭。”這時高適也很不得志,到處浪游,常處于貧賤的境遇之中。但在這兩首送別詩中,高適卻以開朗的胸襟,豪邁的語調把臨別贈言說得激昂慷慨,鼓舞人心。

      從詩的內容來看,這兩篇作品當是寫高適與董大久別重逢,經過短暫的聚會以后,又各奔他方的贈別之作。而且,兩個人都處在困頓不達的境遇之中,貧賤相交自有深沉的感慨。詩的第二首可作如是理解。第一首卻胸襟開闊,寫別離而一掃纏綿憂怨的老調,雄壯豪邁,堪與王勃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的情境相媲美。

      “千里黃云白日曛,北風吹雁紛紛。”這兩句以其內心之真,寫別離心緒,故能深摯;以胸襟之闊,敘眼前景色,故能悲壯。曛,即曛黃,指夕陽西沉時的昏黃景色。

      落日黃云,大野蒼茫,唯北方冬日有此景象。此情此景,若稍加雕琢,即不免斫傷氣勢。高適于此自是作手。日暮黃昏,且又大雪紛飛,于北風狂吹中,唯見遙空斷雁,出沒寒云,使人難禁日暮天寒、游子何之之感。以才人而淪落至此,幾使人無淚可下,亦唯如此,故知己不能為之甘心。頭兩句以敘景而見內心之郁積,雖不涉人事,已使人如置身風之中,似聞巔水涯有壯士長嘯。此處如不用盡氣力,則不能見下文轉折之妙,也不能見下文言辭之婉轉,用心之良苦,友情之深摯,別意之凄酸。

      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這兩句是對朋友的勸慰:此去你不要擔心遇不到知己,天下哪個不知道你董庭蘭??!話說得多么響亮,多么有力,于慰藉中充滿著信心和力量,激勵朋友抖擻精神去奮斗、去拼搏。于慰藉之中充滿信心和力量。因為是知音,說話才樸質而豪爽。又因其淪落,才以希望為慰藉。

      “六翮飄飖私自憐,一離京洛十余年。丈夫貧賤應未足,今日相逢無酒錢。”可見他當時也還處于“無酒錢”的“貧賤”境遇之中。這兩首早期不得意時的贈別之作,不免“借他人酒杯,澆自己塊壘”。但詩人于慰藉中寄希望,因而給人一種滿懷信心和力量的感覺。

      詩人在即將分手之際,全然不寫千絲萬縷的離愁別緒,而是滿懷激情地鼓勵友人踏上征途,迎接未來。詩之所以卓絕,是因為高適“多胸臆語,兼有氣骨”(殷璠《河岳英靈集》)、“以氣質自高”(《唐詩紀事》),因而能為志士增色,為游子拭淚。如果不是詩人內心的郁積噴薄而出,則不能把臨別贈語說得如此體貼入微,如此堅定不移,也就不能使此樸素無華之語言,鑄造出這等清玉潔、醇厚動人的詩情。

      作者高適簡介

      高適的詩詞曲代表作
      高適(700年—765年),漢族。字達夫、仲武,景縣(今河北景縣)人,后遷居宋州睢陽(今河南商丘)。唐代著名的邊塞詩人,世稱高常侍。少孤貧,愛交游,有游俠之風,并以建功立業自期。20歲西游長安(今陜西西安),功名未就而返。開元20年去薊北,體驗了邊塞生活。后漫游梁、宋(今河南開封、商丘)。天寶三載,與李白、杜甫、岑參同游梁園(今河南商丘),結下親密友誼,成為文壇佳話。天寶八載(749年),經睢陽太守張九皋推薦,50歲應舉中第,授封丘尉。十一載,因不忍“鞭撻黎庶”和不甘“拜迎官長”而辭官,又一次到長安。次年入隴右、河西節度使哥舒翰幕,為掌書記。安史之亂后,曾任淮南節度使、彭州刺史、蜀州刺史、劍南節度使等職,官至渤??h侯終散常侍,世稱“高常侍”。永泰元年(765年)卒,終年65歲,贈禮部尚書,謚號忠。
      高適與岑參并稱“高岑”,有《高常侍集》等傳世,其詩筆力雄健,氣勢奔放,洋溢著盛唐時期所特有的奮發進取、蓬勃向上的時代精神。開封禹王臺五賢祠即專為高適、李白、杜甫、何景明、李夢陽而立。后人又把高適、岑參、王昌齡、王之渙和稱“邊塞四詩人”。
      手机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