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czcn4"><listing id="czcn4"></listing></strike>

    <th id="czcn4"><pre id="czcn4"><sup id="czcn4"></sup></pre></th>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input id="czcn4"></input></object></rp>
    1. <nav id="czcn4"><center id="czcn4"></center></nav><rp id="czcn4"></rp>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blockquote id="czcn4"></blockquote></object></rp>
    2. 水調歌頭(詞牌名)

      相傳隋煬帝在開鑿大運河時,曾制《水調歌》,唐代發展為大曲(即大型歌舞曲)。凡是大曲都由幾個樂章組成,“歌頭”就是開頭一段?!?a href="/gushi/cipaiming/1230.html">水調歌》有散序、中序、入破三部分,“歌頭”為中序的第一章,又名“元會曲”“凱歌”“臺城游”等。

      水調歌頭》,是詞牌名之一,又名《元會曲》、《凱歌》、《臺城游》、《水調歌》,雙調九十五字,上片九句四平韻、下片十句四平韻。唐朝大曲有“水調歌”,據《隋唐嘉話》,為隋煬帝鑿汴河時所作。宋樂入“中呂調”,見《碧漫志》卷四。凡大曲有“歌頭”,此殆裁截其首段為之。名篇有宋代蘇軾的《水調歌頭·明幾時有》,宋代陳亮的《水調歌頭·送章德茂大卿使虜》,毛澤東的《水調歌頭·游泳》《水調歌頭重上井岡

      • 詞牌名水調歌頭
      • 別名元會曲、凱歌、臺城游等
      • 字數九十四、九十五、九十七
      • 始興年代隋唐
      • 流行年代宋代
      • 代表作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

      水調歌頭詞牌沿革

      “水調歌頭”詞調來來源于《水調》曲?!端{》曲,為隋煬帝所制。唐劉餗《隋唐嘉話》說:“煬帝鑿汴河,自制《水調歌》。”《脞說》也說:“《水調》《河傳》,煬帝將幸江都時自制,聲韻悲切,帝喜之。樂工王令言謂其弟子曰:‘不返矣,《水調》《河傳》但有去聲。’”(《碧雞漫志》卷四引)杜牧揚州“誰家唱水調”句自注亦說:“煬帝鑿汴河成,自造《水調》。”(《樊川詩集注》卷三)雖然《水調》究竟是開汴河前還是汴河開成后所制,三家說法不一,但為煬帝自制,則無異辭。
      到了唐代,《水調》成為傳唱不衰的名曲。盛唐王昌齡有《聽流人水調子》詩:“嶺色千重萬重而,斷弦收與淚痕深。”玄宗朝樂家許和子,開元末選入宮,改名永新,“善歌,能變新聲”。安史亂后,避地揚州,于舟中“奏《水調》”,金吾將軍韋青一聽,即知是“永新歌也”(段安節《樂府雜錄·歌》)??梢姰敃r《水調》之為人所熟悉的程度。玄宗本人也喜聽此曲,逃奔蜀中之前,登樓,令善唱《水調》者登樓而歌,“聞之,潸然出涕”(李德裕《次氏舊聞》。又見《本事詩·事感第二》《明皇雜錄》)。中唐白居易有《聽水調》詩:“不會當時翻曲意,此聲腸斷為何人?”晚唐羅隱亦有《席上歌水調》:“若使煬皇魂魄在,為君應合過江來。”
      直到五代北宋,《水調》仍在傳唱。鄭文寶《南唐舊事》即載元宗“嘗乘醉,命樂工楊飛奏《水調辭》進酒”。馮延巳拋球樂》亦有“水調聲長醉里聽”之句。北宋張先天仙子》之“水調數聲持酒聽”更為人所熟悉。與張先同時而略晚的劉敞《公是集》有《揚州聞歌》詩:“淮南舊有于遮舞,隋俗今傳水調聲。”一支樂曲能傳唱四五百年,其魅力之大,不難想見。
      《水調》,在唐代有大曲、小曲之分。大曲《水調》歌,“凡十一疊,前五疊為歌,后六疊為入破。其歌,第五疊五言調,聲韻怨切。故白居易:“五言一遍最殷勤,調少情多似有因。不會當時翻曲意,此聲腸斷為何人?’”《樂府詩集》卷七十九)按,《樂府詩集》所載十一疊《水調》,第一至第四疊(遍)歌為七言,第五疊為五言;入破第一至第五為七言,第六轍又為五言。
      《水調》小曲,是單曲歌唱(參任半塘《唐聲詩》下編卷十三)。王昌齡所聽《水調子》即是小曲。當時《水調》主要以笛子演奏,唐大曲《水調》的第二疊歌辭即說“笛倚新翻水調歌”,南唐馮延巳《采桑子》也說:“水調何人吹笛聲?”
      “唐又有新《水調》,亦商調曲也”(《樂府詩集》卷七十九)?!侗屉u漫志》卷四也說白居易《看采菱》詩所言“時唱一曲新水調,謾人道是采菱歌”,是指“《水調》中新腔”。
      唐代的《水調》,又指音調名,即一部樂的總名(非一曲之專名)?!短茣肪砣d“南昌商,時號水調”,即指音調而言。宋玉灼《碧雞漫志》卷四說:“《水調歌》:《理道要訣》所載唐樂曲南宮商,時號《水調》。予數見唐人說《水調》,各有不同,予因疑《水調》非曲名,乃俗呼音調之異名,今決矣。……按外史《鑄機》:‘王衍泛舟巡院中,舟子皆衣錦繡,自制《水調·銀漢曲》。’此《水調》中制《銀漢曲》也。王衍所制《銀汗曲》,屬《水調》樂部中之曲,故《銀漢曲》前冠以《水調》。毛先舒《填詞名解》卷三據此亦說:“《水調》者,一部樂之名也;《水調歌》者,一曲之名也。”
      “水調歌頭”,則是截取大曲《水調》的首章另倚新聲而成?!短钤~名解》說:“歌頭,又曲之始音,如‘六州歌頭’‘氐州第一’之類?!?a href="/tag/170.html" title="關于海的詩句古詩">海錄碎事》云:‘煬帝開汴河,自造《水調》,其歌頗多,謂之《歌頭》,首章之一解也。顧從敬《詩馀箋釋》云:‘明皇欲幸蜀時,猶聽唱《水調》,至‘唯有年年秋雁飛’,因潸然,嘆嶠真才子!不待曲終。’水調曲頗廣,因歌止首解,故謂之《歌頭》?;蛟颇咸圃诹粜膬葘?,擊鞫無虛日。樂工楊飛奏《水調》詞,但唱‘南朝天子流’一句,如是數四,以為諷諫。后人廣其意為詞,以其第一句,故稱‘水調歌頭’云。”“水調歌頭”與唐人《水調》所屬宮調不同。唐代的《水調》,屬商調曲;宋代的“水調歌頭”,則為中呂調(《碧雞漫志》卷四)。故《詞譜》卷二十三說:“凡大曲歌頭,另倚新聲也。” [1] 
      “水調歌頭”一調,有不同異名。毛滂詞名《元會曲》,張矩詞名《凱歌》,吳文英詞《江南好》,賀鑄詞名《臺城游》,汪相如詞名《水調歌》,姜夔詞名《花犯念奴》,明楊慎詞名《花犯》。

      水調歌頭格律對照

      • 正體格律對照例詞:《水調歌頭·九金增宋重

        正體,雙調九十五字,前段九句四平韻,后段十句四平韻。以毛滂《元會曲·九金增宋重》為代表。此調以此詞及周詞、蘇詞為正體,若賀詞之偷聲,王詞、劉詞之添字,傅詞之減字,皆變體也。 此詞前后段不間入仄韻,宋詞俱如此填。其前段第三、四句,后段第四、五句,俱四字一句、七字一句,其七字句并作拗體。惟葛郯詞“翠光千頃,為誰來去為誰留”、“跳珠翻沫,轟雷掣電幾時收”,呂渭老詞“醉魂何在,應騎箕尾到青天”、“黃粱未熟,經游都在夢魂間”,劉過詞“日高花困,海棠風暖想都開”,“人生行樂,且須痛飲莫辭杯”,“誰”字、“雷”字、“騎”字、“游”字、“棠”字、“須”字俱平聲,與此異。 又前段起句,毛詞別首“金空故事”,辛棄疾詞“四坐且勿語”,葉夢得詞“修眉掃遙碧”。換頭三句,毛詞別首“雙石健,含古色,照新堂”,“石”字、“古”字俱仄聲。蘇軾詞“眾里,真彩鳳,獨不鳴”,“彩”字、“不”字俱仄聲。辛詞“回首處,云正出,倦飛”,“首”字、“正”字、“倦”字俱仄聲,俱與此詞異。

        中中中中仄,中仄仄平。中平平仄,中中平仄仄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仄中平中仄,中仄仄平。中中中平仄,中仄仄平。

        九金增宋重,八玉變秦。千年清浸,先凈河洛出圖。一段升平光景,不但五星循軌,萬點共連。垂衣本神圣,補袞妙工。

        中中中,中中仄,仄中。中平中仄,中仄中仄仄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仄中平中仄,中仄仄平。中仄中平仄,中仄仄平。

        朝元去,鏘環佩,冷云。芝房雅秦,儀鳳矯首聽笙。天近黃麾仗曉,春早紅鸞扇暖,遲日上金。萬歲南山色,不老對唐。

      • 變體一格律對照例詞:《水調歌頭·歲晚念行役

        變體一,雙調九十五字,前段九句四平韻,后段十句四平韻。以周紫芝《水調歌頭·丙午登白鷺亭作》為代表。此詞前段第三句六字,第四句五字,后段第四句六字,第五句五字,與毛詞異。 按蘇軾詞“中年親友離別,絲緩離憂”、“故鄉歸去千里,佳處輒遲留”,葉夢得詞“倚空千嶂橫起,銀闕正當中”、“遙知玉斧初斲,重到廣寒宮”,正與此同。宋詞如吳文英、劉克莊、方岳,金元詞如蔡年、王庭筠、元好問、趙孟頫,皆如此填。

        仄仄仄平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

        歲晚念行役,江闊渺風。六朝文物何在,回首更凄。倚盡危樓杰觀,暗想瓊枝璧月,羅襪步承。桃葉山前鷺,無語下寒。

        平仄仄,仄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

        潮寂寞,浸孤壘,漲平。莫愁艇子何處,煙樹杳無。玉謝堂前雙燕,空繞烏衣門巷,斜日草連。只有臺城月,千古照嬋。

      • 變體二格律對照例詞:《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

        變體二,雙調九十五字,前段九句四平韻、兩仄韻,后段十句四平韻、兩仄韻。以蘇軾《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為代表。此詞前段第五、六句,后段第六、七句,間入兩仄韻。 按劉仲芳詞“極目平沙千里,惟見雕弓白羽”、“堂有經綸賢相,邊有縱橫謀將”。葉夢得詞“分付平云千里,包卷騷人遺思”、“卻嘆從來賢士,如我與公多矣”。辛棄疾詞“好卷垂虹千尺,只放壺一色”、“寄語煙波舊侶,聞道蒪鱸正美”。段克己詞“神既來兮庭宇,颯颯西風”、“風外淵淵簫鼓,醉飽滿城黎庶”,正與此同。但葉夢得詞“里”、“思”、“士”、“矣”,段克己詞“宇”、“”、“鼓”、“庶”,前后段同一韻,與此詞前后各韻者又微有別。此外,又有前段第五、六句押仄韻,后段不押者,或有后段第六、七句押仄韻,前段不押者,此則偶合,不復分體。

        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仄平平仄平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仄仄平。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我欲乘風歸,又恐瓊樓玉,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

        仄平仄,平仄仄,仄平。仄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人有悲歡離,月有陰晴圓,此事古難。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

      • 變體三格律對照例詞:《臺城游·南國本瀟灑

        變體三,雙調九十五字,前段九句四平韻、五葉韻,后段十句四平韻、五葉韻。以賀鑄《臺城游·南國本瀟灑》為代表。此詞第一句押韻,以平韻為主,其仄韻,即用本部麻、、祃三聲葉,間入平韻之內。宋人只此一體,并無別首可校。若其前段第三、四句,后段第五、六句俱作四字一句、七字一句,則與毛詞同,但不作拗體耳。

        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

        南國本瀟,六代浸豪。臺城游,襞箋能賦屬宮。云觀登臨清,碧月留連長,吟醉送年?;厥罪w鴛,卻羨井中。

        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

        訪烏衣,成白,不容。舊時王,堂前雙燕過誰?樓外河橫斗,淮上潮平霜,檣影落寒。商女篷窗,猶唱后庭。

      • 變體四格律對照例詞:《水調歌頭·斜陽明薄暮

        變體四,雙調九十七字,前后段各十句、四平韻。以王之道《水調歌頭·斜陽明薄暮》為代表。此與毛詞同,惟前段毛詞第四句系七字,此則添二字作四字、五字兩句異。

        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

        斜陽明薄暮,暗雨霽涼。弱云狼籍,晚來風起,席卷更無。天外老蟾高掛,皎皎寒光照水,金碧共沉。賓主一時興,傾動庾公。

        仄平仄,平仄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

        渡銀漢,溥玉露,勢如。不妨吟賞,坐擁紅袖舞還。暗祝今宵素魄,助我清才逸氣,穩步上瀛。欲識瀛洲路,雄據六鰲。

      • 變體五格律對照例詞:《水調歌頭·雪洗鹵塵凈

        變體五,雙調九十七字,前段九句四平韻,后段十一句四平韻。以張孝祥《水調歌頭·洗鹵塵凈》為代表。此與周詞同,惟后段周詞第四句系六字,此則添二字作四字兩句異。

        仄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

        雪洗鹵塵凈,風約楚云。何人為寫悲壯,吹笛古城。湖海平生豪氣,關塞如今風景,剪燭看吳。剩喜然犀處,駭浪與天。

        仄平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

        憶當年,周與謝,富春。小喬初嫁,香囊猶在,功業故優。赤壁磯頭落照,淝水橋邊衰草,渺渺喚人。我欲乘風去,擊楫誓中。

      • 變體六格律對照例詞:《水調歌頭·一諾與金重

        變體六,雙調九十六字,前段九句四平韻,后段十句四平韻。以劉因《水調歌頭·一諾與金重》為代表。此與周詞同,惟后段第五句添一字作六字折腰句法異。

        仄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

        一諾與金重,一笑比河。風花不遇真賞,終古未全。前日青春歸去,今日尊前笑語,春意滿西?;B喜相對,賓主眼俱。

        平平仄,平仄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

        平生事,千古意,兩忘。醉眠君且去我,扶我者、有門。窗下煙江白鳥,空外浮云蒼狗,未肯便寒。從此洛陽社,莫厭小車。

      • 變體七格律對照例詞:《水調歌頭·草草三間屋

        變體七,雙調九十四字,前后段各九句、四平韻。以傅公謀《水調歌頭·草草三間屋》為代表。此與毛詞同,惟后段第一、二句減一字作五字句異。

        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

        草草三間屋,愛竹旋添。碧紗窗戶,眼前都是翠云。一月山翁高臥,踏雪水村清冷,木落遠山。惟有平安竹,留得伴寒。

        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

        家童開門看,有誰?客來一笑,清話煮茗更傳。有酒只愁無客,有客又愁無酒,酒熟且徘。明日人間事,天自有安。

      水調歌頭典范作品

      • 1.《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宋朝·蘇軾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序)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⑺,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
      • 2.《水調歌頭·游泳近現代·毛澤東才飲長沙水,又食武昌魚。萬里長江橫渡,極目楚天舒。 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閑庭信步,今日得寬馀。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風檣動,龜蛇靜,起宏圖。一橋飛架南...
      • 3.《水調歌頭·重上井岡山近現代·毛澤東久有凌云志,重上井岡山。千里來尋故地,舊貌變新顏。到處鶯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高路入云端。過了黃洋界,險處不須看。 風雷動,旌旗奮,是人寰。三十八年過去,彈指...
      • 4.《水調歌頭·黃州快哉亭贈張偓佺宋朝·蘇軾落日繡簾卷,亭下水連空。知君為我新作,窗戶濕青紅。長記平山堂上,欹枕江南煙雨,杳杳沒孤鴻。認得醉翁語,“山色有無中”。 一千頃,都鏡凈...
      • 5.《水調歌頭·昵昵兒女語宋朝·蘇軾歐陽文忠公嘗問余:“琴詩何者最善?答以退之聽穎師琴詩最善。公曰:此詩最奇麗,然非聽琴,乃聽琵琶也。余深然之。建安章質夫家善琵琶者,乞為歌詞。余久不作...
      • 6.《水調歌頭·賦三門津元朝·元好問黃河九天上,人鬼瞰重關。長風怒卷高浪,飛灑日光寒。峻似呂梁千仞,壯似錢塘八月,直下洗塵寰。萬象入橫潰,依舊一峰閑。仰危巢,雙鵠過,杳難攀。人間此險何用,萬古秘神...
      • 7.《水調歌頭·與李長源游龍門元朝·元好問灘聲蕩高壁,秋氣靜云林?;仡^洛陽城闕,塵土一何深。前日神光牛背,今日春風馬耳,因見古人心。一笑青山底,未受二毛侵。 問龍門,何所似,似山陰。平生夢想佳處,留眼...
      • 8.《水調歌頭·隱括杜牧之齊山詩宋朝·朱熹江水浸云影,鴻雁欲南飛。攜壺結客何處?空翠渺煙霏。塵世難逢一笑,況有紫萸黃菊,堪插滿頭歸。風景今朝是,身世昔人非。酬佳節,須酩酊,莫相違。人生如寄,何事辛苦怨斜...
      • 9.《水調歌頭·次袁仲機韻宋朝·朱熹長記與君別,丹鳳九重城。歸來故里,愁思悵望渺難平。今夕不知何夕,得共寒潭煙艇,一笑俯空明。有酒徑須醉,無事莫關情。 尋梅去,疏竹外,一枝橫。與君吟弄風月,端不...
      • 10.《水調歌頭·富貴有馀樂宋朝·朱熹富貴有馀樂,貧賤不堪憂。誰知天路幽險,倚伏互相酬。請看東門黃犬,更聽華亭清唳,千古恨難收。何似鴟夷子,散發弄扁舟。 鴟夷子,成霸業,有馀謀。致身千乘卿相,歸把...
      • 11.《水調歌頭·聯句問訊羅漢同張敬夫宋朝·朱熹雪月兩相映,水石互悲鳴。不知巖上枯木,今夜若為情。應見塵土膠擾,便道山間空曠,與么了平生。與么平生了,□水不流行。 熹起披衣,瞻碧漢,露華清。寥寥千載,此事本...
      • 12.《水調歌頭·不見嚴夫子宋朝·朱熹不見嚴夫子,寂寞富春山??这徘J?,高插暮云端。想象羊裘披了,一笑兩忘身世,來把釣魚竿。不似林間翮,飛倦始知還。 中興主,功業就,鬢毛斑。馳驅一世豪杰,相與...
      • 13.《水調歌頭·秋色漸將晚宋朝·葉夢得秋色漸將晚,霜信報黃花。小窗低戶深映,微路繞欹斜。為問山翁何事,坐看流年輕度,拚卻鬢雙華。徙倚望滄海,天凈水明霞。念平昔,空飄蕩,遍天涯。歸來三徑重掃,松竹本吾...
      • 14.《水調歌頭·多景樓宋朝·陸游江左占形勝,最數古徐州。連山如畫,佳處縹緲著危樓。鼓角臨風悲壯,烽火連空明滅,往事憶孫劉。千里曜戈甲,萬灶宿貔貅。露沾草,風落木,歲方秋。使君宏放,談笑洗盡古今...
      • 15.《水調歌頭·送楊民瞻宋朝·辛棄疾 日月如磨蟻,萬事且浮休。君看檐外江水,滾滾自東流。風雨瓢泉夜半,花草雪樓春到,老子已菟裘。歲晚問無恙,歸計橘千頭。 夢連環,歌彈鋏,賦登樓。黃雞白酒,君去村社...
      • 16.《水調歌頭·落日塞垣路宋朝·黃庭堅 落日塞垣路,風勁戛貂裘。翩翩數騎閑獵,深入黑山頭。極目平沙千里,惟見雕弓白羽,鐵面駿驊騮。隱隱望青冢,特地起閑愁。 漢天子,方鼎盛,四百州。玉顏皓齒,深鎖三十...
      • 17.《水調歌頭·和龐佑父宋朝·張孝祥 雪洗虜塵靜,風約楚云留。何人為寫悲壯,吹角古城樓。湖海平生豪氣,關塞如今風景,剪燭看吳鉤。剩喜燃犀處,駭浪與天浮。憶當年,周與謝,富春秋,小喬初嫁,香囊未解,...
      • 18.《水調歌頭·我飲不須勸宋朝·辛棄疾 淳熙丁酉,自江陵移帥隆興,到官之三月被召,司馬監、趙卿、王漕餞別。司馬賦《水調歌頭》,席間次韻。時王公明樞密薨,坐客終夕為興門戶之嘆,故前章及之。 我飲不須勸...
      • 19.《水調歌頭·舟次揚州和人韻宋朝·辛棄疾 落日塞塵起,胡騎獵清秋。漢家組練十萬,列監聳高樓。誰道投鞭飛渡,憶昔鳴髇血污,風雨佛貍愁。季子正年少,匹馬黑貂裘。 今老矣,搔白首,過揚州。倦游欲去江上,手...
      • 20.《水調歌頭·徐州中秋宋朝·蘇轍離別一何久,七度過中秋。去年東武今夕,明月不勝愁。豈意彭城山下,同泛清河古汴,船上載涼州。鼓吹助清賞,鴻雁起汀洲。坐中客,翠羽帔,紫綺裘。素娥無賴,西去曾不為人...

      參考資料

      王兆鵬. 淺論《水調歌頭》[J]. 中國韻文學刊, 1997(1):97-99.
      潘慎,秋楓總編.中華詞律辭典:吉林人民出版社,2005:1276
      鄭紹平著.詞林探賾(下):黃山書社,2015:635

      手机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