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czcn4"><listing id="czcn4"></listing></strike>

    <th id="czcn4"><pre id="czcn4"><sup id="czcn4"></sup></pre></th>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input id="czcn4"></input></object></rp>
    1. <nav id="czcn4"><center id="czcn4"></center></nav><rp id="czcn4"></rp>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blockquote id="czcn4"></blockquote></object></rp>
    2. 臨江仙(詞牌名)

      唐教坊曲,雙調小令,用作詞調。又名《謝新恩》、《雁后歸》、《屏春》、《庭院深深》、《采蓮回》、《想娉婷》、《瑞鶴仙令》、《鴛鴦夢》、《玉連環》。敦煌曲兩首,任二北《敦煌曲校錄》定名《臨江仙》,王重民《敦煌曲子詞集》作《臨江仙》。此詞共六十字。至今影響最大的《臨江仙》,是明代才子楊慎所作《廿一史彈詞》的第三段《說秦漢》的開場詞,毛宗崗父子評刻《三國演義》時被放在卷首,后被用于電視劇《三國演義》的片頭曲歌詞。

      • 詞牌名臨江仙
      • 別名謝新恩、雁后歸、畫屏春 等
      • 字數五十八 等
      • 始興年代唐代
      • 流行年代宋代
      • 代表作臨江仙·夢后樓臺高鎖

      臨江仙詞牌沿革

      臨江仙原是唐教坊曲,后用作詞牌,《樂章集》入“仙呂調”,《張子野詞》入“高平調”。 

      臨江仙源起頗多歧說。南宋黃昇《庵詞選》注:“唐詞多緣題。所賦《臨江仙》,則言仙事。”明董逢元《唐詞紀》認為,此調“多賦水媛江妃”,即多為詠水中的女神。調名本意即詠臨江憑吊水仙女神。近代學者任半塘先生據敦煌詞有句“岸闊臨江底見沙”謂詞意涉及臨江。“臨”本意是俯身看物;臨江而看的自是水仙。但中國歷代所祭的水仙并不確定。像東漢袁康、吳平《越絕書》所記的春秋吳國功勛伍子胥受讒而死成為長江水仙,東晉王嘉《拾遺記》稱戰國楚大夫屈原為湘江水仙。此外,還有琴高、郭璞、陶峴各為不同水仙的記載。另外,投湘江而死的舜之二妃、三國魏曹植筆下的洛河女神,都是人們祭祀的對象。 

      清康熙年間所編《欽定詞譜》卷十“臨江仙”條目下,選“臨江仙”十一體,可見其變體甚多,而且并無正體、異體之分。注曰:“宋永詞注‘仙呂調’;元高拭詞注‘南呂調’。李煜詞名‘謝新恩’;賀鑄詞有‘人歸落雁后’句,名‘雁后歸’;韓滮詞有‘羅帳畫屏新夢悄’句,名‘畫屏春’;李清照詞有‘庭院深深深幾許’句,名‘庭院深深’。”又有“采蓮回”、“想娉婷”、“瑞鶴仙令”、“鴛鴦夢”、“玉連環”等別名?!稑氛录酚钟衅呤淖忠惑w,九十三字一體?!都彻砰w本》俱刻作“臨江仙”。今據《草粹編》校定,一作“臨江仙引”,一作“臨江仙慢”,故不類列。 

      按《臨江仙》調起于唐時,惟以前后段起句、結句辨體,其前后兩起句七字、兩結句七字者,以和凝詞為主,無別家可校。其前后兩起句七字、兩結句四字、五字者,以張泌詞為主,而以牛希濟詞之起句用韻、李煜詞之前后換韻、顧夐詞之結句添字類列。其前后兩起句俱六字、兩結俱五字兩句者,以徐昌圖詞為主,而以向子諲詞之第四句減字類列。其前后兩起句俱七字、兩結俱五字兩句者,以賀鑄詞為主,而以晏幾道詞之第二句添字、馮延巳詞之前后換韻、后段第四句減字、王觀詞之后段第四句減字類列。蓋詞譜專主辨體,原以創始之詞、正體者列前,減字、添字者列后,茲從體制編次,稍詮世代,故不能仍按字數多寡也。他調準此。 

      此調唱時音節需流麗諧婉,聲情掩抑。至今影響最大的《臨江仙》,是明代才子楊慎所作《廿一史彈詞》的第三段《說秦漢》的開場詞《臨江仙·滾滾長江東逝水》,毛宗崗父子評刻《三國演義》時被放在卷首,后電視劇《三國演義》的片頭曲歌詞有引用。

      臨江仙格律對照

      • 格一雙調格律對照例詞:《臨江仙·海棠香老春江晚
        格一雙調,五十四字。上下片各四句,三平韻。以和凝《臨江仙·海棠香老春江晚》為代表。此詞上下片兩結句俱七字,見《花間集》和詞二首,唐宋元人無照此填者。 按和詞別首上片起句“披袍窣地紅宮錦”,“披”字平聲,“窣”字仄聲。第二句“鶯語時囀輕音”,“鶯”字、“時”字俱平聲,“語”字仄聲。下片起句“肌骨細勻紅玉軟”,“肌”字平聲,“細”字仄聲。第三句“嬌羞不肯入羅衾”,“不”字仄聲。結句“蘭膏光里兩情深”,“蘭”字平聲。

        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中中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

        海棠香老春江晚,小樓霧縠空。翠鬟初出繡簾,麝煙鸞佩惹蘋。

        中仄中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中仄仄平,中平平仄仄平。

        碾玉釵搖鸂鶒戰,雪肌云鬢將。含情遙指碧波,越王臺殿蓼花。

      • 格二雙調格律對照例詞:《臨江仙·煙收湘渚秋江靜
        格二雙調,五十八字。上下片各五句,三平韻。以張泌《臨江仙·煙收湘渚秋江靜》為代表。此詞上下片兩結俱四字一句、五字一句。 按《花間集》顧夐、尹鶚、毛熙震詞與此同,惟孫光憲詞上片起句“暮凄凄深院閉”,與鹿虔扆詞“金鎖重門荒苑靜”同。宋歐陽修、蔡伸、趙彥端、張掄諸詞本之。 又李煜詞下片起句“春光鎮在人空老”,宋柳永詞本之,皆與此詞平仄全異。至平仄小異者,李煜詞上下片第二句“蝶翻輕粉雙飛”、“望殘煙草低迷”,“蝶”字、“望”字俱仄聲,“輕”字、“煙”字俱平聲。歐陽修詞上片第三句“如今薄宦老天涯”,“如”字平聲,“薄”字仄聲。孫光憲詞下片第三句“不堪心緒正多端”,“不”字仄聲,“心”字平聲。尹鶚詞兩結“逡巡覺后,特地恨難平”、“梧桐葉上,點點露珠零”,“逡”字、“梧”字俱平聲,“覺”字、“葉”字、“特”字、“點”字俱仄聲。

        中中平中平中仄,中平中仄平。中平中仄仄平,中平中仄,中仄仄平。

        煙收湘渚秋江靜,蕉花露位愁。五云雙鶴去無,幾回魂斷,凝望向長。

        中中仄中平中仄,中平中仄平。中平中仄仄平,中平中仄,中仄仄平。

        翠竹暗留珠淚怨,閑調寶瑟波。花鬟月鬢綠云,古祠深殿,香冷雨和。

      • 格三雙調格律對照例詞:《臨江仙·飲散離亭西去
        格三雙調,五十八字。上下片各五句,三平韻。以徐昌圖《臨江仙·飲散離亭西去》為代表。此詞上下片第一、二句俱六字兩句,校張詞減一字。兩結俱五字兩句,校張詞添一字。宋晏幾道、陳師道、陸游、史達祖、高觀國、趙長卿、元詹正諸詞俱本此填。但上片第一句,如晏詞之“旖旎仙花解語”、陳詞之“曲巷閑街信”、趙詞之“春事猶余十日”、史詞之“草腳輕回細膩”,下片第一句,如晏詞之“沈水濃熏繡被”、趙詞之“香淡無心浸”、陸詞之“只道真情易寫”、高詞之“前度留醉袖”,第五字皆用仄聲,與此小異。又晏幾道詞下片第四、五句“相尋夢里路,飛落花中”,“夢”字仄聲,又與諸家小異。

        中仄中平平仄,中平中仄平。中平中仄仄平。中平平仄仄,中仄仄平。

        飲散離亭西去,浮生長恨飄。回頭煙柳漸重。淡云孤雁遠,寒日暮天。

        中仄中平平仄,中平中仄平。中平中仄仄平。中平平仄仄,中仄仄平。

        今夜畫船何處,潮平淮月朦。酒醒人靜奈愁。殘燈孤枕夢,輕浪五更。

      • 格四雙調格律對照例詞:《臨江仙·柳帶搖風漢水濱
        格四雙調,五十八字。上片五句,四平韻;下片五句,三平韻。以牛希濟《臨江仙·柳帶搖漢水濱》為代表。此即張泌詞體,但上片起句用韻。 按《花間集》牛希濟詞七首皆然,惟一首上片起句或作“謝家仙觀寄岑”,又一首或作“洞庭波浪飐晴天”,與毛文錫詞“暮聲里落斜陽”、閻選詞“兩停荷芰逗濃香”句同,俱與此詞平仄全異。其余可平可仄已見張詞。

        仄中平中仄中,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

        柳帶搖風漢水,平蕪兩岸爭。鴛鴦對浴浪痕,弄珠游女,微笑自含。

        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

        輕步暗移蟬鬢動,羅裙風惹輕。水晶宮殿豈無,空勞纖手,解佩贈情。

      • 格五雙調格律對照例詞:《謝新恩·庭空客散人歸后
        格五雙調,五十八字。上下片各五句,三平韻。以李煜《謝新恩·庭空客散人歸后》為代表。此亦張泌詞體,惟上下片換韻異。此詞字句悉同張詞、牛詞,其可平可仄亦同。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

        庭空客散人歸后,畫堂半掩珠。林風淅淅夜厭,小樓新月,回首自纖。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

        春光鎮在人空老,新愁往恨何。金刀力困起還,一聲羌笛,驚起醉怡。

      • 格六雙調
        格六雙調,六十字。上下片各六句,三平韻。以顧敻《臨江仙·碧染長空池似鏡》為代表。此亦張泌詞體,惟兩結句各添一字作三字兩句異。在《花間集》亦僅見此體,無別首可校。

        格律對照例詞:《臨江仙·碧染長空池似鏡》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

        碧染長空池似鏡,倚樓閑望凝。滿衣紅藕細香。象床珍簟,山障掩,玉琴。

        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平仄仄,仄平。

        暗想昔時歡笑事,召集贏得愁。博山爐暖淡煙。蟬吟人靜,殘日傍,小窗。

      • 格七雙調格律對照例詞:《臨江仙·新月低垂簾額
        格七雙調五十六字,上下片各五句,三平韻。以向子湮《臨江仙·新低垂簾額》為代表。此詞上下片起二句與徐昌圖詞同,第二句以下仍與張詞同。 按《惜香樂府》“破靨盈盈”詞、“久笙簫”詞正與此同。

        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

        新月低垂簾額,小梅半出檐。高堂開宴靜無。麟孫鳳女,學語正吚。

        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

        寶鼎賸熏沈水,瓊彝爛醉流。薌林同老此生。一川風露,總道是仙。

      • 格八雙調
        格八雙調六十字,上下片各五句,三平韻。以賀鑄《臨江仙·巧剪合歡羅勝子》為代表。此詞上下片第四句校張詞各添一字,宋元詞俱照此填。惟秦觀詞上片起句“千里瀟湘接藍浦”,“藍”字平聲。葛勝仲詞下片起句“今夜那愁煞風景”,“今”字平聲,“那”字仄聲,“風”字平聲,間作拗句。又黃機詞前后兩結“驛程那復記,魂夢已先飛”、“綠陰幽邃處,不管盡情啼”,“那”字仄聲,“幽”字平聲,譜內據此。若趙長卿詞下片第四句“仙源正閑散”,“閑”字或用平聲,此偶誤,不必從。其余字句,與諸家同者,可平可仄,悉可參校。

        格律對照例詞:《臨江仙·巧剪合歡羅勝子》

        中中中中平中仄,平平中仄平。中平中仄仄平。仄平中仄仄,中仄仄平。

        巧剪合歡羅勝子,釵頭春意翩。艷歌淺笑拜嫣。愿郎宜此酒,行樂駐華。

        中中中中平中仄,中平平仄平。中平中仄仄平。中平中仄仄,中仄仄平。

        未至文園多病客,幽襟凄斷堪。舊游夢掛碧云。人歸落雁后,思發在花。

      • 格九雙調格律對照例詞:《臨江仙·東野亡來無麗句
        格九雙調六十二字,上下片各五句,三平韻。以晏幾道《臨江仙·東野亡來無麗句》為代表。此與賀詞同,惟上下片第二句各添一字作七字句異。宋詞僅見此體,無別首可校。

        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

        東野亡來無麗句,于君去后少交,追思往事好沾。白頭王建在,猶見詠詩。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

        學道深山空自老,留名千載不干,酒筵歌席莫辭。爭如南陌上,占取一年。

      • 格十雙調格律對照例詞:《臨江仙·冷紅飄起桃花片
        格十雙調,五十九字。上下片各五句,三平韻。以馮延巳《臨江仙·冷紅飄起桃花片》為代表。首句亦可作“中平中仄平平仄”,后片換韻。

        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

        冷紅飄起桃花片,青春意緒闌。畫樓簾幕卷輕。酒余人散后,獨自憑闌。

        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夕陽千里連芳草,萋萋愁殺王。徘徊飛盡碧天。鳳笙何處,圓月照黃。

      • 格十一雙調格律對照例詞:《臨江仙·別岸相逢何草草
        格十一雙調,五十九字,上下片各五句,三平韻。以王觀《臨江仙·別浦相逢何草草》為代表 。此與馮延巳詞同,惟上下片不換韻異。 按馮延巳“秣陵江上”詞前結“青簾斜掛里,新柳萬枝金”,后結“天長煙遠,凝恨獨沾襟”,又秦觀“髻子偎人”詞前結“斷腸攜手處,何事太匆匆”,后結“夕陽流水,紅滿淚痕中”,正與此同。但馮詞上下片兩起句“秣陵江上多離別”、“隔江何處吹橫笛”平仄與此異。

        仄中平中平中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

        別浦相逢何草草,扁舟兩岸垂。繡屏珠箔綺香。酒深歌拍緩,愁入翠眉。

        仄中平中平中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

        燕子歸來人去也,此時無奈昏。桃花應似我愁。不禁微雨,流淚濕紅。

      臨江仙典范作品

      • 1.《臨江仙·夢后樓臺高鎖宋朝·晏幾道夢后樓臺高鎖,酒醒簾幕低垂。去年春恨卻來時,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記得小蘋初見,兩重心字羅衣。琵琶弦上說相思,當時明月在,曾照彩云歸。
      • 2.《臨江仙·滾滾長江東逝水明朝·楊慎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白發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 3.《臨江仙·荷葉荷花何處好元朝·元好問李輔之在齊州,予客濟源,輔之有和。 荷葉荷花何處好?大明湖上新秋。紅妝翠蓋木蘭舟。江山如畫里,人物更風流。 千里故人千里月,三年孤負歡游。一尊白酒寄離愁。殷...
      • 4.《臨江仙·自洛陽往孟津道中作元朝·元好問今古北邙山下路,黃塵老盡英雄。人生長恨水長東。幽懷誰共語,遠目送歸鴻。 蓋世功名將底用,從前錯怨天公。浩歌一曲酒千鐘。男兒行處是,未要論窮通。
      • 5.《臨江仙·離果州作宋朝·陸游鳩雨催成新綠,燕泥收盡殘紅。春光還與美人同:論心空眷眷,分袂卻匆匆。 只道真情易寫,那知怨句難工。水流云散各西東。半廊花院月,一帽柳橋風。
      • 6.《臨江仙·夜飲東坡醒復醉宋朝·蘇軾夜飲東坡醒復醉,歸來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鳴。敲門都不應,倚杖聽江聲。 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夜闌風靜縠紋平。小舟從此逝,江海寄余生。
      • 7.《臨江仙·送王緘宋朝·蘇軾忘卻成都來十載,因君未免思量。憑將清淚灑江陽。故山知好在,孤客自悲涼。 坐上別愁君未見,歸來欲斷無腸。殷勤且更盡離觴。此身如傳舍,何處是吾鄉!
      • 8.《臨江仙·梅宋朝·李清照庭院深深深幾許,云窗霧閣春遲。為誰憔悴損芳姿,夜來清夢好,應是發南枝。玉瘦檀輕無限恨,南樓羌管休吹。濃香吹盡有誰知,暖風遲日也,別到杏花肥。
      • 9.《臨江仙·夜登小閣憶洛中舊游宋朝·陳與義憶昔午橋橋上飲,坐中多是豪英。長溝流月去無聲。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二十余年如一夢,此身雖在堪驚。閑登小閣看新晴。古今多少事,漁唱起三更。
      • 10.《臨江仙·都城元夕宋朝·毛滂聞道長安燈夜好,雕輪寶馬如云。蓬萊清淺對觚棱。玉皇開碧落,銀界失黃昏。誰見江南憔悴客,端憂懶步芳塵。小屏風畔冷香凝。酒濃春入夢,窗破月尋人。
      • 11.《臨江仙·櫻桃落盡春歸去五代·李煜櫻桃落盡春歸去,蝶翻金粉雙飛。子規啼月小樓西,玉鉤羅幕,惆悵暮煙垂。別巷寂寥人散后,望殘煙草低迷。爐香閑裊鳳凰兒,空持羅帶,回首恨依依。
      • 12.《臨江仙·金鎖重門荒苑靜五代·鹿虔扆金鎖重門荒苑靜,綺窗愁對秋空。翠華一去寂無蹤,玉樓歌吹,聲斷已隨風。煙月不知人事改,夜闌還照深宮。藕花相向野塘中,暗傷亡國,清露泣香紅。
      • 13.《臨江仙·送錢穆父宋朝·蘇軾元祐六年(1091)·杭州一別都門三改火,天涯踏盡紅塵。依然一笑作春溫。無波真古井,有節是秋筠。惆悵孤帆連夜發,送行淡月微云。樽前不用翠眉顰。人生...
      • 14.《臨江仙·四海十年兵不解宋朝·陳克四海十年兵不解,胡塵直到江城。歲華銷盡客心驚。疏髯渾似雪,衰涕欲生冰。送老薤鹽何處是,我緣應在吳興。故人相望若為情。別愁深夜雨,孤影小窗燈。
      • 15.《臨江仙·寒柳清朝·納蘭容若飛絮飛花何處是,層冰積雪摧殘,疏疏一樹五更寒。愛他明月好,憔悴也相關。最是繁絲搖落后,轉教人憶春山。湔裙夢斷續應難。西風多少恨,吹不散眉彎。
      • 16.《臨江仙·飲散離亭西去唐朝·徐昌圖飲散離亭西去,浮生長恨飄蓬?;仡^煙柳漸重重。淡云孤雁遠,寒日暮天紅。今夜畫船何處?潮平淮月朦朧。酒醒人靜奈愁濃。殘燈孤枕夢,輕浪五更風。
      • 17.《臨江仙·高詠楚詞酬午日宋朝·陳與義高詠楚詞酬午日,天涯節序匆匆。榴花不似舞裙紅。無人知此意,歌罷滿簾風。萬事一身傷老矣,戎葵凝笑墻東。酒杯深淺去年同。試澆橋下水,今夕到湘中。
      • 18.《臨江仙·洞庭波浪飐晴天五代·牛希濟洞庭波浪飐晴天,君山一點凝煙。此中真境屬神仙。玉樓珠殿,相映月輪邊。萬里平湖秋色冷,星晨垂影參然。橘林霜重更紅鮮。羅浮山下,有路暗相連。
      • 19.《臨江仙·幽閨欲曙聞鶯轉五代·毛熙震幽閨欲曙聞鶯轉,紅窗月影微明。好風頻謝落花聲。隔帷殘燭,猶照綺屏箏。繡被錦茵眠玉暖,炷香斜裊煙輕。淡蛾羞斂不勝情。暗思閑夢,何處逐云行?
      • 20.《臨江仙·清明前一日種海棠清朝·顧太清萬點猩紅將吐萼,嫣然迥出凡塵。移來古寺種朱門。明朝寒食了,又是一年春。細干柔條才數尺,千尋起自微因。綠云蔽日樹輪囷。成陰結子后,記取種花人。

      參考資料

      1.  潘天寧.詞調名稱集釋:中州古籍出版社,2016:140-141
      2.  李淮芝.中華經典名篇誦讀:西安交通大學出版社,2015:119-120

      手机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