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czcn4"><listing id="czcn4"></listing></strike>

    <th id="czcn4"><pre id="czcn4"><sup id="czcn4"></sup></pre></th>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input id="czcn4"></input></object></rp>
    1. <nav id="czcn4"><center id="czcn4"></center></nav><rp id="czcn4"></rp>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blockquote id="czcn4"></blockquote></object></rp>
    2. 浣溪沙(詞牌名)

      浣溪沙,唐代教坊曲名,后用為詞牌。分平仄兩體,字數以四十二字居多,還有四十四字和四十六字兩種。最早采用此調的是唐人韓偓,通常以其詞為正體,另有四種變體。全詞分兩片,上片三句全用韻,下片末二句用韻。此調音節明快,為婉約、豪放兩派詞人所常用。代表作有晏殊的《浣溪沙·一曲新詞一杯》、蘇軾的《浣溪沙·照日深紅暖見》、秦觀的《浣溪沙·漠漠輕寒上小樓》、辛棄疾的《浣溪沙·常道中即事》等。

      浣溪沙又名“浣溪紗”,典出“西施浣紗”。西施是春秋末越國的浣紗女子,粉面桃花,楚楚動人。她在河邊浣紗時,清澈的河水映照她俊俏的身影,魚兒看見倒影,忘了游水,漸漸沉到河底。歷史上以“沉魚”代稱西施。傳說西施浣紗處在今天浙江紹興的若耶溪,該溪因此又名“浣紗溪”。

      浣溪沙詞牌沿革

      浣溪沙,原為唐代教坊曲名,《金奩集》入“黃鐘宮”,《張子野詞》入“中呂宮”。

      唐教坊曲有“浣溪沙”曲名,與詞調稍異。唐聲(唐代配樂的近體詩)亦有“浣溪沙”調名,歌詞為七言六句形式;又有“浣紗女”調名,歌詞為五言四句形式。從字義上來看,“浣”指洗滌、漂洗;“沙”,古通“紗”。因此,“浣”的對象只能是“紗”。敦煌出土的唐寫本《謠集·雜曲子》及五代后蜀趙崇祚集錄的《間集》所錄毛文錫、閻選、毛熙震、李珣詞,調名均題為“浣紗溪”。

      據南朝宋孔靈符《會稽記》載,“勾踐索美女以獻吳王,得諸暨羅山賣薪女西施、鄭旦,先教習于土城山。山邊有石,是西施浣紗石”。今浙江諸暨市南近郊的苧蘿山下浣紗溪畔有浣紗石,上有傳為東晉王羲之所書“浣紗”二字,相傳這里是春秋時越國美女西施浣紗處。一說浣紗溪即浙江紹興南二十里的若耶溪??傊?,調名“浣紗溪”的本意即詠春秋越國美女西施浣紗的溪水。又:近人梁啟勛《詞學·調名》云:“《浣紗溪》,杜甫詩‘移先生廟,洗藥浣紗溪’。”按:今查《杜工部集》,唐杜甫的《絕句三首》詩有“移先主廟,洗藥浣沙溪”之句。成都杜甫草堂附近有浣溪而無浣紗溪,況且梁啟勛所引詩句,其中的“生”“紗”二字尚有異文。因此,梁說僅備參考。

      最早采用此調的是唐人韓偓,通常以其詞為正體,為平韻體。另有仄韻體,始于南唐后主李煜。此調音節明快,句式整齊,易于上口,為婉約派與豪放派多數詞人所常用。
      就現存《浣溪沙》文本作品來看,直接詠其調名的并不存在,這就涉及到樂府曲調在“調”不在“題”音樂性本質。作為唐代教坊曲,唐五代時期的“浣溪沙”具有樂器演奏、歌唱、舞蹈這幾種不同的音樂形態。唐五代“浣溪沙”民間曲辭主題豐富,如女性、隱逸、羈旅、愛國等主題,其語言俚俗,格質樸;文人詞則主題趨向統一,多言閨情、相思,用語綺艷,風格婉轉含蓄。宋代相較于唐五代時期的繼承與發展,在音樂形式上,詞牌“浣溪沙”這一固定寫作格式的確立,使得歌辭與音樂曲調有機結合起來。為了適合于表達不同情調,還出現了“攤破”“減字”等變化形式,并有詞人創制了“浣溪沙慢”。曲辭方面,宋代文人創作更為繁盛,且大大拓展了取材范圍,題材廣博而寬泛,風格則突出體現了低回婉轉與歡快靈動之兩端。在金元明清時期,除了詞這一形式外,“浣溪沙”還以散曲、南戲中曲牌的形式留存,直至清代仍然長盛不衰,在樂府文學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張泌詞有“露濃香泛小庭花”句,名“小庭花”;韓淲詞有“芍藥酴縻滿院春”句,名“滿院春”;有“東風拂欄露猶寒”句,名“東風寒”;有“一曲西風醉木犀”句,名“醉木犀”;有“霜后黃花菊自開”句,名“霜菊黃”;有“廣寒曾折最高枝”句,名“廣寒枝”;有“春風初試薄羅衫”句,名“試香羅”;有“清和風里綠蔭初”句,名“清和風”;有“一番春事怨啼鵑”句,名“怨啼鵑”。

      浣溪沙格律對照

      • 正體格律對照例詞:《浣溪沙·宿醉離愁慢髻鬟
        正體,雙調四十二字,上片三句,三平韻,下片三句,兩平韻,過片二句用對偶句的居多。以韓偓《浣溪沙·宿醉離愁慢髻鬟》為代表。前段第二句,韋莊詞“孤燈照壁背窗紗”,“孤”字平聲,“照”字仄聲。后段第二句,歐陽炯詞“園中緩步折花枝”,“緩”字仄聲。第三句,李煜詞“登臨不惜更沾衣”,“登”字平聲,“不”字仄聲。譜內可平可仄據此,其馀悉參后詞。 至《花草粹編》所載李氏一詞,前段第三句“流水飄香乳燕啼”,歷查唐宋元諸家平韻詞,此句從無第二第六字用仄、第四字用平者,李詞誤填,不可從。

        中仄平平仄仄,中平中仄仄平,中平中仄仄平。

        宿醉離愁慢髻,六銖衣薄惹輕,慵紅悶翠掩青。

        中仄中平平仄仄,中平中仄仄平。中平中仄仄平。

        羅襪況兼金菡萏,雪肌仍是玉瑯。骨香腰細更沈。

      • 變體一格律對照例詞:《浣溪沙·紅蓼渡頭秋正雨
        變體一,雙調四十二字。上片三句,三平韻;下片三句,兩平韻。以唐末五代薛昭蘊《浣溪沙·紅蓼渡頭秋正》為代表。此詞首句不起韻。薛詞別首“越女淘金春水上,步搖云鬢佩鳴珰”,正與此同。

        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

        紅蓼渡頭秋正雨,印沙鷗跡自成,整鬟飄袖野風。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

        不語含顰深浦里,幾回愁煞棹船,燕歸帆盡水茫。

      • 變體二格律對照例詞:《浣溪沙·風撼芳菲滿院香
        變體二,雙調四十四字。上片三句,三平韻;下片五句,兩平韻。以五代宋初孫光憲《浣溪沙·風撼芳菲滿院香》為代表。此詞后結作三字三句,唐宋元詞,僅見此作。

        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

        風撼芳菲滿院,四簾慵卷日初,鬢云垂枕響微。

        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

        春夢未成愁寂寂,佳期難會信茫。萬般心,千點淚,泣蘭。

      • 變體三格律對照例詞:《浣溪沙·紅藕香寒翠渚平
        變體三,雙調四十六字。上片五句,三平韻;下片五句,兩平韻。以五代顧敻《浣溪沙·紅藕香寒翠渚平》為代表。此詞前后結皆三字三句。按《花間集》本,前后兩結仍作七字一句,今從《花草粹編》,以備一體。

        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

        紅藕香寒翠渚,月籠虛閣夜蛩。天際鴻,枕上夢,兩牽。

        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

        寶帳玉爐殘麝冷,羅衣金縷暗塵。小窗涼,孤燭背,淚縱。

      • 變體四格律對照例詞:《浣溪沙·紅日已高三丈透
        變體四,雙調四十二字。上片三句,三仄韻;下片三句,兩仄韻。以五代南唐后主李煜《浣溪沙·紅日已高三丈透》為代表。此調全押仄韻者,止此一詞,無別首可校。

        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紅日已高三丈,金爐次第添香,紅錦地衣隨步。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

        佳人舞點金釵溜,酒惡時拈花蕊,別殿遙聞簫鼓。

      浣溪沙典范作品

      參考資料

      1.  潘天寧.詞調名稱集釋.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2016:102-103
      2.  左曉婷.《浣溪沙》研究[D].河北師范大學,2012
      3.  徐成祖.宋詞格律鑒賞.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2016:5
      4.  趙玉海.詞譜詩譜新編.沈陽:遼寧教育出版社,2009:34-35
      5.  唐圭璋 等.唐宋詞鑒賞辭典(唐·五代·北宋).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8:1-14
      6.  唐圭璋 等.唐宋詞鑒賞辭典(南宋·遼·金).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8:1-14

      手机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