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czcn4"><listing id="czcn4"></listing></strike>

    <th id="czcn4"><pre id="czcn4"><sup id="czcn4"></sup></pre></th>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input id="czcn4"></input></object></rp>
    1. <nav id="czcn4"><center id="czcn4"></center></nav><rp id="czcn4"></rp>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blockquote id="czcn4"></blockquote></object></rp>
    2. 慶春宮·云接平岡

      詞牌名慶春宮|朝代:宋朝|作者:周邦彥|
      云接平岡,山圍寒野,路回漸轉孤城。衰柳啼鴉,驚風驅雁,動人一片秋聲。倦途休駕,淡煙里、微茫見星。塵埃憔悴,生怕黃昏,離思牽縈。
      華堂舊日逢迎?;ㄆG參差,香霧飄零。弦管當頭,偏憐嬌鳳,夜深簧暖笙清。眼波傳意,恨密約、匆匆未成。許多煩惱,只為當時,一餉留情。

      翻譯/譯文

      譯文
      舒卷秋遠接平岡,一片寒野蕭疏,四面群環繞,峰回路轉,只見孤城一座。秋季原野上的鴉啼雁唳聲,倉皇一片。經過一天旅途勞累,投宿之時,暮靄中依稀見到星光。當此時入黃昏,人也暫得休閑。身體休息而腦子卻忙了起來,長途行旅人往往有這種體驗。精疲力竭時,沉沉暮靄中抬頭遠望,透過薄薄的,看到空中的點點星光。天地間行走,江湖上飄零,作者塵仆仆,憔瘁不堪,一到黃昏,離愁別恨愈加濃重。
      在華堂上,纓冠逢迎,美女如云,急管繁弦,燕舞鶯嚶,曾歌舞歡宴之地有過一段難忘的艷遇。一班令人眼心醉的伎樂,美人的香氣飄蕩彌漫、無所不至。眾多吹彈歌舞、為華筵助興添歡的樂伎中有詞人獨愛的一位吹笙美人。她演奏出來的那悠揚動人的、如同鳳鳴一般的笙樂。宴席到深她作笙獨奏,惹人注目,也得到詞人的特別憐愛。彼此于當時一晌間的眉目傳情,美人與我心意相通。

      注釋
      平岡:平坦的山脊。
      驚風驅雁:指一陣徒起的寒風吹散了雁行。語本鮑照《代白纻曲二首》之一:“窮秋九葉落黃,北風吹雁天霜?!?br />休駕:聽歌下來車歇息。
      塵埃憔悴:因旅途辛苦、風塵仆仆顯得疲憊消瘦。
      華堂:裝飾華麗的的廳堂。
      艷:花兒一般嬌艷。指美女。參差:這里只眾多美女個子高矮不齊、穿插來往的樣子。
      弦管:泛指樂器。
      偏憐:最愛,只愛。嬌鳳:指作者所中意的那個女子。
      簧暖笙清:故事笙里的簧片用高麗銅制成,冬天吹奏前須先燒炭火,將笙置于錦熏龍上,再加四合香薰烤,簧片烤暖之后,吹起來聲音才清脆悅耳。參見周密《齊東野語》卷17。
      眼波傳意:眉目傳情。語本韓偓《偶見背面是夕兼夢》:“眼波向我無端艷?!?br />密約:秘密約會。明湯顯祖牡丹亭·驚夢》:“此佳人才子,前以密約偷期,后皆得成秦晉?!?br />一餉:同“一晌”,一會兒,一陣子。

      賞析/鑒賞

        “云接平岡,山圍寒野,路回漸轉孤城?!笔且粚ε季?,從云和山著眼,極力苗木開闊廣漠景象,“接”和“圍”兩個動詞,也顯得有氣勢?!奥坊貪u轉孤城?!钡缆方涍^幾番回轉以后,才逐漸地看到了遠處的成郭?!皾u”字有韻味,即表示原野廣闊、路途遙遠曲折,又能透露行人旅客那焦灼期待的心情。

        “衰啼鴉,驚風驅雁?!庇质且詫ε季?,這一偶句式吧重點描寫的鴉和雁放在第四字的位置上,與前一偶句把云、山放在第一字,位置安排不同,形成錯落之勢。兩句通過烏鴉和鴻雁的啼聲,極力描摹秋季原野上的肅殺氣氛?!绑@風驅雁”四字,最賤精彩。用“驚”字形容秋風,除了說它猛烈之外,還能是人覺得節序換之迅速,從而產生一種倉皇無措之感;說鴻雁是被秋風驅趕而南飛還有比喻人生道路上的為世事多驅遣而不由自主的意思。更將這滿布秋愁的面上,點上了鴉啼雁唳、衰柳簌簌、驚風颯颯的有聲有色之動景,豈不更加濃了羈愁抑郁之情。在“柳”、“鴉”、“風”、“雁”之前冠以“衰”、“啼”、“驚”、“驅”幾個動詞,將秋景的情韻也就更加深化了。

        “動人一片秋聲?!币痪?,在前面景物層層鋪敘、渲染之后,以直抒胸臆道出,語平易而情深?!皠尤恕倍植⒉煌回?,因為它只不過是吧上文寫景之中所包括的抒情成分點名罷了?!扒锫暋?,當然是指鴉啼、雁唳和風吹的聲音,但與“一片”相連接,則是為了與開頭所描寫的廣漠原野相照應。由于環境寂靜,聲音便傳得遠;又由于有一些單調的聲音,而周圍的環境卻會顯得更加寂靜。

        “倦途休駕,淡煙里、微茫見星。塵埃憔悴,生怕黃昏,離思牽縈?!笔钱斎帐?,“塵埃憔悴”則是邊敘寫羈旅生涯,邊描繪途中景色,寫景、論事、抒情三者融為一體,有力地塑造了天涯游子的形象?!熬胪尽薄般俱病倍~,既是勾勒了游子的憔容倦態,更揭示了其內心的愁苦。多日積累,因分別日久,故引出“離思牽縈”,趁黃昏休歇時遂乘隙而來?!半x思牽縈?!币痪?,正點出了愁苦之因?!暗瓱熇?,微茫見星”二句,展示了一幅黃昏黯淡、煙靄迷蒙、疏星閃爍的朦朧意境,為畫面的秋寒、羈愁更抹上幾筆冷色。王實甫散曲《十二月帶堯民歌》“自別后遙山隱隱”一首說:“怕黃昏忽地又黃昏,不銷魂怎地不銷魂?!彪m說寫有離人與思婦之不同,而體會黃昏時刻最易使人感到孤獨、引起離愁,則是一致的。

        “華堂舊日逢迎,花艷參差,香霧飄零?!被貞?a href="/tag/525.html" title="關于往事的詩句古詩">往事,一派花團錦簇,內容突然而變?!叭A堂”,指歌舞歡宴之地;“逢迎”,指交接過從之事?!盎ㄆG參差,香霧飄零”八字,極寫眾多美女之足以令人眼花心醉;“花艷”,預指女郎的美貌。作者《玉樓春》有“大堤花艷驚郎目”之句,與此同本于南朝樂府詩《襄陽樂》?!跋沆F”是美人香氣,“霧”言其濃若可見,又飄蕩彌漫無所不至。寫美人,先寫其色,復寫其香,總寫其多(“參差”喻多)。

        “弦管當頭,偏憐嬌鳳,夜深簧暖笙清?!比绱思颖兜貐^寫美人,不會沒有緣故。那眾多美人是什么人?不是主人的宅眷,也不是女賓,此句點明,是“弦管當頭”,那是一班吹彈歌舞、為華筵助興添歡的女樂。唐崔令欽《教坊記》說:“伎女入宜春院,謂之內人,亦越前頭人,常在上(皇帝)前頭也?!边@也就是“弦管當頭”了。前面寫華堂之集、美女之美,是為了這班樂伎的出場作先聲奪人之勢,但目的還在下文說出——“偏憐嬌鳳,夜深簧暖笙清?!笔潜姸鄻芳恐兴殣鄣囊詾榇刁系拿廊??!皨渗P”言其小,又言其美,同時又兼指她演奏出來的那悠揚動人的、如同鳳鳴一般的笙樂?!盎膳锨濉敝苊軐Υ擞袀€很好的解釋?!洱R東野語》卷十七“笙炭”條說到焙笙:“簧暖則字正而聲清越,故必用焙而后可?!瓨犯嘤小膳锨濉Z?!彼^“樂府之語”,即指美成此句而言,特寫“夜深簧暖笙清”一句,當時宴席到深夜時她在作笙獨奏,所以惹人注目,也得到他的特別憐愛。

        “眼波傳意,恨密約、匆匆未成?!背薪由暇淝榫?,他在神情舉動上有所表現,而為一人所注意,于是她便“眼波傳意”,那就是“美目流盼”、“獨與予兮目成”,寫得活靈活現了?!把鄄▊饕狻币簿褪窍挛牡摹耙簧瘟羟椤?。

        “許多煩惱,只為當時,一餉留情?!薄耙簧吻椤鼻?,應藏有一個“她”字。又應藏有一個“我”字。既稱“煩惱”,就有流于皮相之見了,把它理解為作者另一個詞中的“拼今生,對花對,為伊淚落”(《解連環》),恐怕倒還接近些。


         周邦彥在宋代被公認為“負一代詞名”(《詞源》下)的人,其詞就在當時廣為流傳。此詞作于詞人行旅別離羈旅漂泊之時,但此詞為編年未定詞。

      作者周邦彥簡介

      周邦彥的詩詞曲代表作
      周邦彥(1056-1121)北宋詞人。字美成,號清真居士,漢族,錢塘(今浙江省杭州市)人。官歷太學正、廬州教授、知溧水縣等。少年時期個性比較疏散,但相當喜歡讀書,宋神宗時,寫《汴都賦》贊揚新法?;兆跁r為徽猷閣待制,提舉大晟府(最高音樂機關)。精通音律,曾創作不少新詞調。作品多寫閨情、羈旅,也有詠物之作。格律謹嚴,語言曲麗精雅,長調尤善鋪敘。為后來格律派詞人所宗。作品在婉約詞人中長期被尊為“正宗”。舊時詞論稱他為“詞家之冠”或“詞中老杜”。
      手机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