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czcn4"><listing id="czcn4"></listing></strike>

    <th id="czcn4"><pre id="czcn4"><sup id="czcn4"></sup></pre></th>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input id="czcn4"></input></object></rp>
    1. <nav id="czcn4"><center id="czcn4"></center></nav><rp id="czcn4"></rp>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blockquote id="czcn4"></blockquote></object></rp>
    2. 浣溪沙·紅日已高三丈透

      詞牌名浣溪沙|朝代:五代|作者:李煜|

      紅日已高三丈透,金爐次第添香獸。紅錦地衣隨步皺。

      佳人舞點金釵溜,酒惡時拈花蕊嗅。別殿遙聞簫鼓奏。

      古詩簡介

      浣溪沙•紅日已高三丈透
      這首詞是李煜前期的作品,真實地再現了李煜前期的奢華綺麗的享樂生活。此詞見于蔡絳《西清話》,《古今詩話》等本以為是李氏宮中詩。
       

      注釋

      ~~①浣溪沙:詞牌名。
      ②紅日:《詩話總龜》、《西清詩話》、《類說》、《詩人玉屑》等本中均作“簾日”。三丈透:指太陽升起已有三丈多高,這里指太陽升起的高度,是虛數,不是實數。透,透過。
      ③金爐:《詩話總龜》中作“佳人”。金爐,銅制的香爐。次第:依次。唐劉禹錫《秋江晚泊》詩中有“暮霞千萬狀,賓鴻次第飛”之句。香獸:以炭屑為末,勻和香料制成各種獸形的燃料。始用于晉代羊祜,《晉書•羊祜傳》有記載。
      ④紅錦地衣隨步皺:紅錦地衣,紅色錦緞制成的地毯。地衣,古時鋪在地上的紡織品,即地毯。隨步皺,指金錦織成的地衣隨人的舞步的移動而打皺,此用以形容舞女舞蹈時紅錦地毯隨著舞女旋轉打皺的情形。皺,明刻本《類說》卷三十四誤作“雛”。
      ⑤佳人:美女,這里指善于起舞的宮女。漢司相如《長門賦》中有句:“夫何一佳人兮,步逍遙以自虞;魂足逾佚而不反兮,形枯槁而獨居?”舞點:蕭本二主詞作“舞急”;呂本二主詞作“舞黠”;《詩話總龜》、《西清詩話》、詩人玉屑》中均作“舞徹”。舞點,按照音樂的節拍舞完了一支曲調。點,音樂的節拍。金釵溜:頭上的金釵滑落了。金釵,又稱金雀釵,古代婦女頭飾的一種。溜,滑落。
      惡(ě)時拈(niān)蕊(ruǐ)嗅:酒惡,《詩話總龜》中作“酒渥”。亦稱“中酒”,指喝酒至微醉。這是當時方言。宋趙令《侯鯖錄》卷八中:“金陵人謂‘中酒’曰‘酒惡’,則知李后主詩‘酒惡時拈蕊嗅’,用鄉人語也。”拈(niān),侯本二主詞、吳本二主詞中均作“沾”?!稈惺抡Z》中作“將”。時拈,常常拈取?;ㄈ?,這里代指花朵。嗅,聞。
      ⑦別殿:古代帝王所居正殿以外的宮殿。唐王勃春思賦》中有句:“洛陽宮城紛合沓,離房別殿花周匝。”遙聞:《西清詩話》、《類說》、《捫虱新話》中引《古今詩話》、《詩話總龜》、《詩人玉屑》作“微聞”。簫鼓:簫與鼓,泛指樂奏。南朝梁江淹別賦》中有句:“琴羽張兮簫鼓陳,燕趙歌兮傷美人。”簫,一種制管樂器。古代的簫用許多竹管排在一起做成,有底;現代的簫一般只用一根竹管制成,不封底,直吹。

      賞析/鑒賞

      ~~詞的上片,是帝王奢華生活和耽于享樂的真實寫照。這里有時間、有環境、也有事件,更加使讀者看到作者做為統治者追求和安于奢華享樂的態度和精神世界。通宵達旦的歌舞,奢麗浮華的器具,放浪不拘的宮廷生活,在作者眼里是那樣的和諧自然。這也就自然地引入下片。下片的首句承上片而來,寫作者眼中佳人的舞姿,發散釵落,可以同上片首句對應看到,歌舞一直未休,可能是以繼日的。“酒惡”一句,作者寫自己已經酒醉不支,但卻仍舊以花解酒,力圖繼續飲宴。最后一句跳開的場面描寫,從側面反映這里的活動是如何的喧鬧。從內容上看,詞中反映的生活是空虛腐朽的,不僅在生活起居上一味地追求奢華,而且毫不顧及政事百姓,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享樂安逸當中。同時,讀者可以看到,作者在詞中的種種作態對其本人來說,他始終是抱著一種自得的、欣賞的態度的,他的自我陶醉的心情甚至從另一個角度也可以得到說明——他大概樂于或希望別人知道他的這種生活,所以要使“別殿遙聞簫鼓奏”。從藝術上看,這首詞的結構嚴謹,技巧嫻熟,語言華麗,喻象生動。上下兩片承接自然緊密,渾然一體,場面描寫細膩到位,情態表現活靈活現,如“酒惡時拈花蕊嗅”一句,貼近生活,使一個醉酒享樂的人物形象栩栩如生。尤其是“紅日已高三丈透”句,更是被稱為“絕唱”。
      這首描寫帝王享樂的詞,藝術上的精美與內容上的腐朽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同時也同作者后期的詞作形成了巨大的反差,由此讀者也可以想見,如果不是對這種耽于奢華生活樂而不疲,恐怕李煜也不一定會成為一個亡國之君,階下之囚。歷史的警醒也許正在于此。

      作者李煜簡介

      李煜的詩詞曲代表作
      李煜,五代十國時南唐國君,961年-975年在位,字重光,初名從嘉,號鐘隱、蓮峰居士。漢族,彭城(今江蘇徐州)人。天祚三年七初七,李煜出生在金陵。南唐元宗李璟第六子,于宋建隆二年(961年)繼位,史稱李后主。開寶八年,宋軍破南唐都城,李煜降宋,被俘至汴京,封為右千牛衛上將軍、違命侯。后因作感懷故國的名詞《虞美人》而被宋太宗毒死。李煜雖不通政治,但其藝術才華卻非凡。精書法,善繪,通音律,詩和文均有一定造詣,尤以詞的成就最高。千古杰作《虞美人》、《浪淘沙》、《烏夜啼》等詞。在政治上失敗的李煜,卻在詞壇上留下了不朽的篇章,被稱為“千古詞帝”。
      手机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