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czcn4"><listing id="czcn4"></listing></strike>

    <th id="czcn4"><pre id="czcn4"><sup id="czcn4"></sup></pre></th>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input id="czcn4"></input></object></rp>
    1. <nav id="czcn4"><center id="czcn4"></center></nav><rp id="czcn4"></rp>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blockquote id="czcn4"></blockquote></object></rp>
    2. 《左傳·昭公二年》

        【經】二年春,晉侯使韓起來聘。夏,叔弓如晉。秋,鄭殺其大夫公孫黑。冬,公如晉,至河乃復。季孫宿如晉。

        【傳】二年春,晉侯使韓宣子來聘,且告為政而來見,禮也。觀書于大史氏,見《易》《象》與《魯春秋》,曰:「周禮盡在魯矣。吾乃今知周公之德,與周之所以王也?!构碇?。季武子賦《綿》之卒章。韓子賦《角弓》。季武子拜,曰:「敢拜子之彌縫敝邑,寡君有望矣?!刮渥淤x《節》之卒章。既享,宴于季氏,有嘉樹焉,宣子譽之。武子曰:「宿敢不封殖此樹,以無忘《角弓》?!顾熨x《甘棠》。宣子曰:「起不堪也,無以及召公?!?

        宣子遂如齊納幣。見子雅。子雅召子旗,使見宣子。宣子曰:「非保家之主也,不臣?!挂娮游?。子尾見強,宣子謂之如子旗。大夫多笑之,唯晏子信之,曰:「夫子,君子也。君子有信,其有以知之矣?!棺札R聘于衛。衛侯享之,北宮文子賦《淇澳》。宣子賦《木瓜》。

        夏四,韓須如齊逆女。齊陳無宇送女,致少姜。少姜有寵于晉侯,晉侯謂之少齊。謂陳無宇非卿,執諸中都。少姜為之請曰:「送從逆班,畏大國也,猶有所易,是以亂作?!?

        叔弓聘于晉,報宣子也。晉侯使郊勞。辭曰:「寡君使弓來繼舊好,固曰:『女無敢為賓!』徹命于執事,敝邑弘矣。敢辱郊使?請辭?!怪吗^。辭曰:「寡君命下臣來繼舊好,好合使成,臣之祿也。敢辱大館?」叔向曰:「子叔子知禮哉!吾聞之曰:『忠信,禮之器也。卑讓,禮之宗也?!晦o不忘國,忠信也。先國后己,卑讓也?!?a href="/">詩》曰:『敬慎威儀,以近有德?!环蜃咏乱??!?

        秋,鄭公孫黑將作亂,欲去游氏而代其位,傷疾作而不果。駟氏與諸大夫欲殺之。子產在鄙,聞之,懼弗及,乘遽而至。使吏數之,曰:「伯有之亂,以大國之事,而未爾討也。爾有亂心,無厭,國不女堪。專伐伯有,而罪一也。昆弟爭室,而罪二也。薰隧之盟,女矯君位,而罪三也。有死罪三,何以堪之?不速死,大刑將至?!乖侔莼?,辭曰:「死在朝夕,無助天為虐?!棺赢a曰:「人誰不死?兇人不終,命也。作兇事,為兇人。不助天,其助兇人乎?」請以印為褚師。子產曰:「印也若才,君將任之。不才,將朝夕從女。女罪之不恤,而又何請焉?不速死,司寇將至?!?a href="/tag/723.html" title="關于七月的詩句古詩">七月壬寅,縊。尸諸周氏之衢,加木焉。

        晉少姜卒。公如晉,及河。晉侯使士文伯來辭,曰:「非伉儷也。請君無辱!」公還,季孫宿遂致服焉。叔向言陳無宇于晉侯曰:「彼何罪?君使公族逆之,齊使上大夫送之。猶曰不共,君求以貪。國則不共,而執其使。君刑已頗,何以為盟主?且少姜有辭?!苟?a href="/tag/726.html" title="關于十月的詩句古詩">十月,陳無宇歸。

        十一月,鄭印段如晉吊。

      《左傳·昭公二年》翻譯及注釋

        二年春季,晉平公派韓宣子來魯國聘問,同時報告他掌握國政,因此來進見,這是合于禮的。韓宣子在太史那里觀看書籍,看到《易》、《像》和《魯春秋》,說:“《周禮》都在魯國了,我現在才知道周公的德行和周朝的所以能成就王業的緣故了?!闭压O享禮招待他,季武子賦《綿》的最后一章。韓宣子賦《角弓》這首詩。季武子參拜說:“謹敢拜謝您彌補敝邑,寡君有了希望了?!奔疚渥淤x了《節》的最后一章。享禮完畢,在季武子家里飲宴。有一棵好樹,韓宣子贊美它。季武子說:“宿豈敢不培植這棵樹,以不忘記《角弓》?!本唾x了《甘棠》這首詩。韓宣子說:“起不敢當,趕不上召公?!?/p>

        韓宣子于是就到齊國奉獻財禮。進見子雅。子雅召見子旗,讓他拜見韓宣子。韓宣子說:“這不是保住家族的大夫,不像個臣子?!边M見子尾。子尾讓彊拜見韓宣子。韓宣子對他的評價像對子旗的一樣,大夫大多譏笑他,只有晏子相信他,說:“韓先生是個君子。君子有誠心,他是很了解的?!表n宣子從齊國到衛國聘問。衛襄公設享禮招待他。北宮文子賦《淇澳》這首詩,韓宣子賦《木瓜》這首詩。

        夏季,四月,韓須到齊國迎接齊女少姜。齊國的陳無宇送少姜,把她送到晉國。晉平公寵愛少姜,晉平公稱她為少齊。認為陳無宇不是卿,把他在中都抓了起來。少姜為他請求,說:“送親的人地位同于迎親的人。由于害怕大國,還有一些改變,因此才發生了混亂?!?/p>

        叔弓到晉國聘問,這是為了回報韓宣子前來聘問的緣故。晉平公派人在郊外慰勞,叔弓辭謝說:“寡君派弓前來重修過去的友好,堅持說‘你不能作為賓客’,只要把命令上達給執事,敝邑就大有光彩了,豈敢煩勞郊使?請允許辭謝?!闭埶≠e館,叔弓辭謝說:“寡君命令下臣前來重修過去的友好,友好結合,使命完成,這就是下臣的福祿了。豈敢住進宏大的賓館!”叔向說:“子叔子懂得禮??!我聽說:‘忠信是禮的容器,卑讓是禮的根本?!赞o不忘記國家,這是忠信。先國家后自己,這是卑讓?!对姟氛f:‘不要濫用威儀,以親近有德的人?!壬呀浗咏t德了?!?/p>

        秋季,鄭國的公孫黑準備發動叛亂,想要去掉游氏而代替他的地位,由于舊傷發作,而沒有實現。駟氏和大夫們想要殺死公孫黑。子產正在邊境,聽說了這件事,害怕趕不到,乘坐了傳車到達。讓官吏歷數他的罪狀,說:“伯有那次動亂,由于當時正致力于事奉大國,因而沒有討伐你。你有禍亂之心不能滿足,國家對你不能容忍。專權而攻打伯有,這是你罪狀的第一條。兄弟爭奪妻子,這是你罪狀的第二條。薰隧的盟會,你假托君位,這是你罪狀的第三條。有了死罪三條,怎么能夠容忍?你不快點去死,死刑就會到你的頭上?!惫珜O黑再拜叩頭,推托說:“我早晚就死,不要幫著上天來虐待我?!弊赢a說:“人誰不死!兇惡的人不得善終,這是天命。做了兇惡的事情,就是兇惡的人。不幫著上天,難道幫著兇惡的人?”公孫黑請求讓其子印擔任褚師的官職。子產說:印如果有才能,國君將會任命他。如果沒有才能,將會早晚跟你去。你對自己的罪過不擔心,而又請求什么?不快點去死,司寇將要來到了?!逼咴鲁跻蝗?,公孫黑上吊死了。暴尸在周氏地方的要道上,把寫著罪狀的木頭放在尸體上。

        晉國的少姜死了。魯昭公要到晉國去吊唁,到達黃河,晉平公派士文伯來辭謝,說:“不是正式的配偶,請您不必光臨?!闭压貒?,季孫宿就送去了少姜下葬的衣服。叔向對晉平公談論陳無宇說:“他有什么罪?君王派公族大夫迎親,齊國派上大夫送親,還說不恭敬,君王的要求也太過分了。我國自己就不恭敬,反而把齊國的使者抓起來,君王的刑罰太偏了,怎么做盟主?而且少姜曾經為他說過話的?!倍臼?,陳無宇回國。

        十一月,鄭國的印段到晉國去吊唁。

      左傳簡介
      左傳》,全稱《春秋左氏傳》,原名《左氏春秋》,漢朝時又名《春秋左氏》《春秋內傳》《左氏》,漢朝以后才多稱《左傳》。主要記載了東周前期二百五十四年間各國政治、經濟、軍事、外交和文化方面的重要事件和重要人物,是研究中國先秦歷史很有價值的文獻,也是優秀的散文著作。 《左傳》相傳是春秋末年魯國的左丘明為《春秋》做注解的一部史書,與《公羊傳》、《谷梁傳》合稱“春秋三傳”。也是中國第一部敘事詳細的編年體史書,共三十五卷,是儒家經典之一且為十三經中篇幅最長的,在四庫全書中列為經部。記述范圍從公元前722(魯隱公元年)至公元前468(魯哀公二十七年)。
      手机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