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czcn4"><listing id="czcn4"></listing></strike>

    <th id="czcn4"><pre id="czcn4"><sup id="czcn4"></sup></pre></th>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input id="czcn4"></input></object></rp>
    1. <nav id="czcn4"><center id="czcn4"></center></nav><rp id="czcn4"></rp>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blockquote id="czcn4"></blockquote></object></rp>
    2. 《元史·卷六十七》

        耶律希亮

        耶律希亮,字明甫,楚材之孫,鑄之子也。初,六皇后命以赤帖吉氏歸鑄,生希亮于和林南之涼樓,曰禿忽思,六皇后遂以其地名之。憲宗嘗遣鑄核錢糧于燕,鑄曰:“臣先世皆讀儒書,儒生俱在中土,愿攜諸子,至燕受業?!睉椬趶闹?,乃命希亮師事北平趙衍。時方九歲,未浹旬,已能賦。歲丙辰,憲宗召鑄還和林,希亮獨留燕。歲戊午,憲宗在六盤,希亮詣行在所。已而鑄扈從南伐,希亮亦在行。明年,憲宗崩于蜀,希亮將輜重北歸陜右。

        又明年,為中統元年,世祖即位,阿里不哥反,遣使召主將渾都。鑄說渾都海等入朝,皆不從,則棄其妻子,挺身來歸。既而渾都海知鑄去,怒,遣百騎追之不及。乃使百人監視希亮母子,迫脅使從行,自靈武過應吉里城,至西涼甘州。阿里不哥遣大將阿藍答兒自和林帥師至焉支山,希亮見之。阿藍答兒問:“而父安在?”希亮曰:“不知,與吾父同任事者宜知之?!睖喍己E?,詬曰:“我焉得知之,其父今亡命東見皇帝矣!”希亮曰:“若然,則何謂不知!”阿藍答兒熟視渾都海曰:“此言深有意焉?!痹懴A辽跫?。希亮曰:“使吾知之,亦從而去,安得獨留!”阿藍答兒以為實,免其監蒞。既而阿藍答兒、渾都海為大兵所殺,其殘卒北走,眾推哈剌不為帥。希亮潛匿甘州北黑水東沙陀中。殿兵已過十余里,有尋者適至,老婢漏言,眾奄至,驅至肅州。哈剌不與鑄有婚姻之好,又哈剌不花在蜀時,嘗疾病,鑄召醫視之,遺以食,因釋希亮縛,謂曰:“我受恩于汝父,此圖報之秋也?!奔暗稚持荼贝?,希亮與兄弟徒步負任,不火食者數日。是冬,涉逾天山,至北庭都護府。二年,至昌八里城。夏,逾納思河,抵葉密里城,乃定宗潛邸湯沐之邑也。時六皇后之妹主后位,與宗王火忽皆欲東覲。希亮母密知其事,攜希亮入見,已而事不果。冬,至于火孛之地。三年,定宗幼子大名王閔其不能歸,遺以幣帛鞍,乃從大名王至忽只兒之地。會宗王阿魯忽至,誅阿里不哥所用鎮守之人唆羅海,欲附世祖。復從大名王及阿魯忽二王還至葉密里城。王遺以耳環,其二珠大如榛,實價直千金,欲穿其耳使帶之。希亮辭曰:“不敢因是以傷父母之遺體也。且無功受賞,于禮尤不可?!蓖跤纸饨鹗鴰нz之,且曰:“系此,于遺體宜無傷?!蔽?a href="/gushi/shi/1344.html">月,又為阿里不哥兵所驅,西行千五百里,至孛劣撒里之地。六月,又西至換紥孫之地。又從至不剌城。又西行六百里,至徹徹里澤剌之山,后妃輜重皆留于此,希亮母及兄弟亦在焉。希亮單騎從行二百余里,至出布兒城。又百里,至也里虔城,而哈剌不花之兵奄至,希亮又從二王興師,還至不剌城,與哈剌不花戰,敗之,盡殲其眾。二王乃函其頭,遣使報捷。十月,至于亦思寬之地。四年,至可失哈里城。四月,阿里不哥兵復至,希亮又從征,至渾八升城。時希亮母從后避暑于阿體八升山。先是,鑄嘗言于世祖:“臣之妻子皆在北邊?!敝潦?,世祖遣不華出至二王所,因以璽書召希亮,馳驛赴闕。六月,由苦先城至哈剌火州,出伊州,涉大漠以還。八月,入覲世祖于上都之大安閣,備陳邊事,及羈旅困苦之狀。世祖憐之,賜鈔千錠、金帶一、幣帛三十,命為速古兒赤、必阇赤。至元八年,授奉訓大夫、符寶郎。

        十二年,既平宋,世祖命希亮問諸降將,日本可伐否。夏貴、呂文煥、范文虎、陳奕等皆可伐。希亮奏曰:“宋與遼、金攻戰且三百年,干戈甫定,人得息肩,俟數年,興師未晚?!笔雷嫒恢?。十三年,太府監令史盧贄言于監官:“各路所貢布長三丈,唯平陽加一丈,諸怯薛歹以故爭取平陽布。茍截其長者,與他郡等,則無所爭,而以其所截者為髹漆宮殿器皿之用,甚便?!北O官從之。適左右以其事聞,帝以詰監官,監官倉皇莫知所以對,歸罪于贄,帝命斬之。希亮遇諸途,贄以冤告。希亮命少緩,具以實入奏。有旨令董文用讞之。竟釋贄,而召御史大夫塔察兒等讓之曰:“此事言官當言而不言,向微禿忽思,不誤誅此人耶!”十四年,轉嘉議大夫、禮部尚書,尋遷吏部尚書。帝駐蹕察納兒臺之地,希亮至,奏對畢,董文用問大都近事。希亮曰:“囹圄多囚耳?!笔雷娣届フ矶P,忽寤,問其故。希亮奏曰:“近奉旨:漢人盜鈔六文者殺。以是囚多?!钡垠@問:“孰傳此語?”省臣曰:“此旨實脫兒察所傳?!泵搩翰煸唬骸氨菹略谀掀?,以語蒙古兒童?!钡墼唬骸扒把詰蚨?,曷嘗著為令式?”乃罪脫兒察。希亮因奏曰:“令既出矣,必明其錯誤,以安民心?!钡凵破溲?,即命希亮至大都,諭旨中書。

        十七年,希亮以跋涉西土,足病痿攣,謝事而去,退居惣陽者二十余年。至大二年,武宗訪求先朝舊臣,特除翰林學士承旨、資善大夫,尋改授翰林學士承旨、知制誥兼修國史。希亮以職在史官,乃類次世祖嘉言善行以進,英宗取其書,置禁中。久之,閑居京師,四方之士多從之游。泰定四年卒,年八十一。

        希亮性至孝,困厄遐方,家貲散亡已盡,僅藏祖考像,四時就穹廬陳列致奠,盡誠盡敬。朔漠之人,咸相聚來觀,嘆曰:“此中土之禮也?!彪m疾病,不廢書史,或中起坐,取燭以書。所著詩文及從軍紀行錄三十卷,目之曰《愫軒集》。贈推忠輔義守正功臣、資善大夫、集賢學士、上護軍,追封漆水郡公,謚忠嘉。

        趙世延

        趙世延,字子敬,其先雍古族人,居中北邊。曾祖〈黑旦〉公,為金群牧使,太祖得其所牧,〈黑旦〉公死之。祖按竺邇,幼孤,鞠于外大父術要甲,訛為趙家,因氏為趙;驍勇善騎射,從太祖征伐,有功,為蒙古漢軍征行大元帥,鎮蜀,因家成都。父黑梓,以門功襲父元帥職,兼文州吐蕃萬戶達魯花赤。

        世延天資秀發,喜讀書,究心儒者體用之學。弱冠,世祖召見,俾入樞密院御史臺肄習官政。至元二十一年,授承事郎、云南諸路提刑按察司判官,時年二十有四。烏蒙蠻酋叛,世延會省臣以軍討之,蠻兵大潰,即請降。二十六年,擢監察御史,與同列五人劾丞相桑哥不法。中丞趙國輔,桑哥黨也,抑不以聞,更以告桑哥。于是五人者悉為其所擠,而世延獨幸免。奉旨按平陽郡監也先忽都贓巨萬,鞫左司郎中董仲威殺人獄,皆明允。二十九年,轉奉議大夫,出僉江南湖北道肅政廉訪司事。敦儒學,立義倉,撤淫祠,修澧陽縣壞堤,嚴常、澧掠賣良民之禁,部內晏然。元貞元年,除江南行御史臺都事,丁內艱,不赴。大德元年,復除前官。三年,移中臺都事,俄改中書左司都事。臺臣奏,仍為都事中臺。六年,由山東肅政廉訪副使改江南行臺治書侍御史。十年,除安西路總管。安西,故京兆省臺所治,號稱會府,前政壅滯者三千牘。世延既至,不三月,剖決殆盡。陜民饑,省臺議請于朝賑之,世延曰:“救荒如救火,愿先發廩以賑,朝廷設不允,世延當傾家財若身以償?!笔∨_從之,所活者眾。

        至大元年,除紹興路總管,改四川肅政廉訪使。蒙古軍士,科差繁重,而軍士就戍往來者多害人,且軍官或抑良為奴,世延皆除其弊而正其罪。又修都江堰,民尤便之。四年,升中奉大夫、陜西行臺侍御史。先是,八百媳婦為邊患,右丞劉深往討之,兵敗而還,坐罪棄市。及是,右丞阿忽臺當繼行,世延言:“蠻夷事在羈縻,而重煩天討,致軍旅亡失,誅戮省臣,藉使盡得其地,何補于國?今窮兵黷武,實傷圣治。朝廷第當選重臣知治體者,付以邊寄,兵宜止勿用?!笔侣?,樞密院臣以為用兵國家大事,不宜以一人之言為興輟。世延聞之,章再上,事卒罷。

        皇慶二年,拜江浙行省參知政事,尋召還,拜侍御史。延祐元年,省臣奏:“比奉詔漢人參政用儒者,趙世延其人也?!钡墼唬骸笆姥诱\可用,然雍古氏非漢人,其署宜居右?!彼彀葜袝鴧⒅?。居中書二十月,遷御史中丞。有旨省臣自平章以下,率送之官。其禮前所無有,由是為權臣所忌,乃用皇太后旨,出世延為云南行省右丞。陛辭,帝特命仍還御史臺為中丞。三年,世延劾奏權臣太師、右丞相帖木迭兒罪惡十有三,詔奪其官職。尋升翰林學士承旨,兼御史中丞,世延固辭,乃解中丞。五年,進光祿大夫、昭文館學士,守大都留守,乞補外,拜四川行省平章政事。世延議即重慶路立屯田,物色江津、巴縣閑田七百八十三頃,摘軍千二百人墾之,歲得粟萬一千七百石。

        明年,仁宗崩,帖木迭兒復居相位,銳意報復,屬其黨何志道,誘世延從弟胥益兒哈呼誣告世延罪,逮世延置對,至夔路,遇赦。世延以疾抵荊門,留就醫。帖木迭兒遣使督追至京師,俾其黨煅煉使成獄。會有旨,事經赦原,勿復問。帖木迭兒更以它事白帝,系之刑曹,逼令自裁,世延不為動,居囚再歲。胥益兒哈呼自以所訴涉誣欺,亡去。中書左丞相拜住屢言世延亡辜,得旨出獄,就舍以養疾。先是,帝獵北涼亭,顧謂侍臣曰:“趙世延先帝所尊禮,而帖木迭兒妄入其罪,數請誅之,此殆報私怨耳,朕豈能從之?!笔坛冀赃殿^稱萬歲。帖木迭兒在上京,聞世延出獄,索省牘視之,怒曰:“此左丞相罔上所為也?!笔侣?,帝語之曰:“此朕意耳?!蔽磶?,帖木迭兒死,事乃釋。世延出居于金陵。泰定元年,召還朝,除集賢大學士。明年,出為江南行臺御史中丞。四年,入朝,復為御史中丞,又遷中書右丞。明年,有旨:趙世延頃為權奸所誣,中書宜遍移天下,昭其非辜,仍加翰林學士承旨、光祿大夫。經筵開,兼知經筵事,選揀勸講者,皆一時名流。又加同知樞密院事。

        泰定帝崩,燕鐵木兒與宗王大臣議:武宗二子周王、懷王,于法當立;周王遠在朔漠,而懷王久居民間,備嘗艱險,民必歸之,天位不可久虛,不如先迎懷王,以從民望。八月,即定策,迎之于江陵,懷王即位,是為文宗。當是時,世延贊畫之功為多。文宗即位,世延仍以御史中丞兼翰林學士承旨,以疾乞歸田里,詔不允。天歷二年正月,復除江南行臺御史中丞;行次濟州,三月,改集賢大學士;六月,又加奎章閣大學士;八月,拜中書平章政事。冬,世延至京,固辭不允,詔以世延年高多疾,許乘小車入內。至順元年,詔世延與虞集等纂修《皇朝經世大典》,世延屢奏:“臣衰老,乞解中書政務,專意纂修?!钡墼唬骸袄铣既缜湔邿o幾,求退之言,后勿復陳?!彼脑?,仍加翰林學士承旨,封魯國公。秋,以疾,移文中書致其事,明日即行,養疾于金陵之茅山。詔征還朝,不能行,二年,改封涼國公。元統二年,詔賜世延錢凡四萬緡。至元改元,仍除奎章閣大學士、翰林學士承旨、中書平章政事、魯國公。明年五月,至成都,十一月卒,享年七十有七。至正二年,贈世忠執法佐運翊亮功臣、太保、金紫光祿大夫、上柱國,追封魯國公,謚文忠。

        世延歷事凡九朝,揚歷省臺五十余年,負經濟之資,而將之以忠義,守之以清介,飾之以文學,凡軍國利病,生民休戚,知無不言,而于儒者名教尤拳拳焉。為文章波瀾浩瀚,一根于理。嘗較定律令,匯次《憲宏綱》,行于世。

        五子,達者三人:野峻臺,黃州路總管。次月魯,江浙行省理問官。伯忽,夔州路總管,天歷初,囊加臺據蜀叛,死于難,特贈推忠秉義效節功臣、資善大夫、中書右丞、上護軍,追封蜀郡公,謚忠愍。

        孔思晦

        孔思晦,字明道,孔子五十四世孫也。資質端重,而性簡默,童丱時,讀書已識大義。及長,授業于導江張,講求義理,于詞章之習,薄而弗為。家貧,躬耕以為養,雖劇寒暑,而為學未嘗懈,遠近爭聘為子弟師。大德中,游京師,祭酒耶律有尚欲薦之,以母老,辭而歸。母臥疾,躬進藥餌,衣不解帶。居喪,勺水不入口者五日。至大中,舉茂才,為范陽儒學教諭。延祐初,調寧陽學。先是,兩縣校官率以廩薄不能守職,而思晦以儉約自將,教養有法,比代去,學者皆不忍舍之。于是孔氏族人相與議:思晦嫡長且賢,宜襲封爵,奉祠事。狀上政府,事未決。仁宗在位,雅崇尚儒道,一日,問:“孔子之裔今幾世,襲爵為誰?”廷臣具對曰:“未定?!钡塾H取孔氏譜牒按之,曰:“以嫡應襲封者,思晦也,復奚疑!”特授中議大夫,襲封衍圣公,月俸百緡,加至五百緡,賜四品印。泰定三年,山東廉訪副使王鵬南言:“襲爵上公,而階止四品,于格弗稱,且失尊崇意?!泵髂?,升嘉議大夫。至順二年,改賜三品印。思晦以宗祀責重,恒懼弗勝,每遇祭祀,必敬必慎。初,廟毀于兵,后雖茍完,而角樓圍墻未備,思晦竭力營度,以復其舊。金絲堂壞,又一新之,祭器禮服,悉加整飭。又以尼山乃毓圣之地,故有廟,已毀,民冒耕祭田且百年,思晦復其田,且請置尼山書院,以列于學官,朝廷從之。三氏學舊有田三千畝,占于豪民,子思書院舊有營運錢萬緡,貸于民取子錢,以供祭祀,久之,民不輸子錢,并負其本,思晦皆理而復之。圣父舊封齊國公,思晦言于朝曰:“宣圣封王,而父爵猶公,愿加褒崇?!蹦嗽t加封圣父啟圣王,圣母王夫人。

        五季時,孔末之后方盛,欲以偽滅真,害宣圣子孫幾盡,至是,其裔復欲冒稱宣圣后。思晦以為:“不早辨則真偽久益不可明,彼與我不共戴天,乃列于族,與共拜殿庭,可乎?”遂會族人,稽典故斥之,既又重刻宗譜于石,而孔氏族裔益明矣。元統元年卒,年六十七。卒之日,有百余翔其屋上,又見神光自東南落其舍北。至正中,朝廷加贈其官,而賜謚曰文肅。

        子曰克堅,襲封衍圣公,階嘉議大夫,既而進通奉大夫。至正十五年,召為同知太常禮儀院事,拜陜西行臺侍御史,遷國子祭酒,擢山東肅政廉訪使,不赴。孫希學,襲封衍圣公。

      《元史·卷六十七》翻譯及注釋

        耶律希亮,字明甫,耶律楚材的孫子,耶律鑄的兒子。當初六皇后命令把赤帖吉氏歸鑄,在和林以南之涼樓生希亮,命名禿忽思,六皇后以地名命人名。憲宗曾派鑄在燕核實錢糧,鑄說:“我們的先輩都讀儒書,儒生都在中原地區,我愿攜帶諸子到燕學習?!睉椬诼犎×诉@個意見,就命希亮以北平趙衍為師,當時希亮年僅九歲,不到百日就能賦。憲宗六年(1256),帝召鑄回和林,希亮獨留燕。憲宗八年,帝在六盤山,希亮隨行。不久鑄跟隨南伐,希亮也隨行。第二年,憲宗在蜀駕崩,希亮將輜重運回陜右。

        中統元年(1260),世祖即位,阿里不哥反叛,派使臣召主將渾都海等人。耶律鑄說渾都海等人入朝沒有人聽從他,他便棄妻、子,挺身投向世祖。不久,渾都海知道鑄走了,大怒,遣百名騎士追趕鑄,未能趕上。便派百人監視希亮母子,并強迫希亮母子隨他而行,西至甘州。阿里不哥遣大將阿藍答兒從和林帥軍至焉克山。阿藍答兒問“:你父親在哪?”希亮說“:不知道,與我父親一同任事的人應該知道?!睖喍己琅?、罵著說:“我怎么知道他,你父親逃命東去見皇帝了?!毕A琳f“:這怎么能說不知道呢?”阿藍答兒仔細看著渾都海說“:這話很有遠意?!弊穯栂A梁芗?,希亮說:“假如我知道,也會跟著去,怎會獨留此處呢?”阿藍答兒認為這是實話,免去監視。

        不久阿藍答兒、渾都海被大兵殺死,其殘卒北逃,眾推哈剌不花為帥。希亮潛藏于甘州北、黑水東的沙陀中。走在最后面的軍隊已過去十多里了,有個尋馬的來了,老婆婆泄露了希亮潛藏的地方,追兵突然來到,把希亮押至肅州。哈剌不花與鑄有姻親,且在四川生病時受到鑄的照顧,因而將希亮釋放,對希亮說“:我受恩于你的父親,現在正是報答的時候?!毕A恋稚持荼贝?,與兄弟徒步行軍,幾天都沒有熟食。這年冬天,涉雪過天山,至北庭都護府。第二年到昌八里城。夏天過馬納思河,到葉密里城,這原是定宗做太子時的湯沐之邑。

        當時六皇后之妹與宗王火忽都要東去朝見皇帝。希亮的母親攜亮入見,沒結果。冬天到火孛。中統三年,定宗幼子大名王同情他們不能回歸,贈給幣帛鞍馬,又跟隨大名王至忽只兒的地方,后又回到葉密里城。五月又被阿里不哥驅趕向西行一千五百里,至孛劣撒里之地。六月又向西至換扎孫之地。又至不剌城。又西行六百里至徹徹里澤剌之山,后妃、輜重與希亮母及兄弟都留在此地。希亮單騎從行二百多里,到出布兒城。又行百里至也里虔城,哈剌不花的兵突然來到,希亮隨二王回到不剌城,與哈剌不花戰,殲滅其部屬,用匣子裝了他的頭,遣使報捷。十月至亦思寬,四年至可失哈里城,四月阿里不哥的兵又來了,希亮又從征,至渾八升城。這時希亮的母親隨后妃在阿體八升山避暑。

        這時世祖派不華出至二王處,用璽書召希亮趕赴朝廷,六月由苦先城至哈剌火州,出伊州,經大沙漠而回。八月在上都的大閣朝拜見世祖,陳述邊境上的事態及旅途困苦的情況。世祖賜鈔千錠、金帶一、幣帛三十。至元八年授奉訓大夫、符寶郎。

        十三年平定宋后,世祖命希亮問諸降將可否伐日本,都說可伐。希亮奏:“宋與遼、金攻戰三百年,戰爭才停,人得休息,停幾年興兵不晚?!笔雷嫱馑囊庖?。十三年太府監令盧贄對監官說:“各路貢布長三丈,唯獨平陽多一丈,所以都爭要平陽布。如果截斷所長,與其他郡相等,多出的布用來擦宮殿的器皿,很方便?!北O官聽從了。帝問監官,監官倉皇中不知該怎么回答,把罪過都推到盧贄身上,帝命斬贄。贄將冤告之希亮,希亮將實情入奏,終于釋放了盧贄。

        十四年遷職嘉議大夫、禮部尚書,不久升吏部尚書。帝到察納兒臺,希亮隨到,董文用問大都近況,希亮說“:監獄中囚犯多?!笔雷嬲齼A斜枕頭而臥,忽然醒來問什么原因,希亮奏:“近來奉旨:漢人盜鈔六文者殺。因而囚多?!钡垠@問“:誰傳此話?”省臣說:“這實在是脫兒察傳的?!泵搩翰煺f:“是陛下在南坡,把這告訴蒙古兒童的?!钡壅f:“那是戲言,為何寫成命令?”于是要辦脫兒察的罪。希亮奏“:令已經出去了,一定要宣布它是錯誤的,這樣才安民心?!钡壅J為說得很好,即命希亮到大都,下旨給中書。

        十七年希亮因足病辭職,退居..陽二十多年。至大二年(1309),武宗訪求先朝老臣,特授翰林學士承旨、資善大夫,不久改授翰林學士承旨、知制誥兼修國史。希亮因職務在史官,將世祖的一些嘉言善行分類纂集呈進皇帝,英宗拿了這本書放在宮中。希亮久在京師閑住,四方之士多來與他交游。泰定四年(1327)卒,年八十一歲。

        希亮天性孝道,他雖困厄遠方,家產散失已盡,僅藏祖父畫像,但每年四季還是陳列祭奠,盡誠盡敬。即使有病,也要堅持讀書。所寫的詩文及從軍紀行錄三十卷,名《愫軒集》。贈推忠輔義守正功臣、資善大夫、集賢學士、上護軍,追封漆水郡公,謚號忠嘉。

        趙世延,字子敬,祖先雍古族人,住云中北邊。曾祖黑旦公,在金為群牧使,祖父按竺邇,年幼喪父,由外祖父術要甲撫養,訛為趙家,故姓趙。按竺邇驍勇善騎射,隨太祖征伐,有功,為蒙古漢軍征行大元帥,鎮守蜀地,因而家在成都。父親趙黑梓,因功襲父元帥職兼文州吐蕃萬戶達魯花赤。

        世延天資聰慧,朝氣蓬勃,喜愛讀書,專心推究儒家關于本體與現象的學說。二十歲時世祖召見,入樞密院御史臺學習官政,至元二十一年(1284)授承事郎、云南諸路提刑按察司判官,年僅二十四歲。烏蒙蠻酋叛亂,世延與省臣討伐,蠻兵大潰請降。二十六年提拔為監察御史,與同列五人彈劾桑哥,中丞趙國輔是桑哥同黨,他沒將彈劾的奏章上報皇帝,而是告訴桑哥,于是五人被排擠,世延獨免。奉旨審查也先忽都貪贓巨款,審判董仲威殺人,都很公正。二十九年調遷奉議大夫,出任江南湖北道肅政廉訪司僉事。勉力儒學,設立義倉,撤毀淫祠,修建澧陽縣壞堤,嚴禁常、澧掠賣良民,因而境內安然無事。

        元貞元年(1295),授江南行御史臺都事,由于親喪,未赴任。大德元年(1297)再授前官,三年調中臺都事,不久改任中書左司都事。六年由山東肅政廉訪司副使改江南行臺治書侍御史。十年授安西路總管。安西過去是京兆行省與御史臺衙門所在地,號稱會府,前任官積壓公文三千件,世延到任不出三個月,全部處理完畢。陜民鬧饑荒,省臺決定請求朝廷賑救,世延說:“救災如救火,應先開倉賑濟,以后朝廷如不同意,我愿傾家產償還?!笔∨_聽從了他的意見,救活的人很多。

        至大元年(1308)授紹興路總管,又改四川肅政廉訪使。蒙古軍士科差繁重,戍守往來多害人,世延除弊正罪。又修都江堰。四年升中奉大夫、陜西行臺侍御史。以前八百媳婦是一邊患,右丞劉深討伐失敗判處死刑?,F在右丞阿忽臺繼續用兵,世延提出改用羈縻政策,不用兵征討。樞密院臣認為這是國家大事,不能只聽一個人的話。世延第二次上奏,終于停止出兵。

        皇慶二年(1313)授江浙行省參知政事,不久召回,授侍御史。延..元年(1314)省臣奏:“近奉詔漢人參政用儒生,趙世延為適當人選?!钡壅f:“世延是儒生可以用,但他祖先雍古氏,不是漢人,其官職應該居右?!庇谑鞘谥袝鴧⒅?。他任中書二十個月后,調遷御史中丞。有旨省臣自平章以下,一律到本府視事,這種規定是過去沒有的,因此為權臣忌恨,借太后懿旨,調世延出京任云南行省右丞,臨行向皇上告別,帝特命回京任御史中丞。三年世延彈劾帖木迭兒十三條罪惡,詔奪其官職。不久升翰林學士承旨,兼御史中丞,世延堅決辭官,解除中丞職務。五年升為光祿大夫、昭文館學士、守大都留守,請求出任京外官,于是授四川省平章政事。世延在重慶路屯田,開墾江津、巴縣閑田七百八十三頃,選取一千二百軍人開墾,一年得粟一萬一千七百石。

        第二年,仁宗駕崩,帖木迭兒又復相位,其黨羽誣告并逮捕世延,至夔路遇赦。世延因病抵荊門就醫。帖木迭兒遣使強迫他至京師治罪,適逢有旨,終于赦免。帖木迭兒又以其他事向皇帝誣告,世延又被囚兩年,逼他自殺未成。中書左丞相拜住屢次說世延無罪,得旨出獄,回家養病。英宗也認為帖木迭兒對世延是公報私仇。直到帖木迭兒死,這件事才罷休。世延出居金陵。

        泰定元年(1324)召回朝廷,授集賢大學士。第二年,出任江南行臺御史中丞。四年入朝,任御史中丞,升遷中書右丞。第二年,有旨趙世延被權奸誣陷,中書應該到全國各地為他昭雪,并加翰林學士承旨、光祿大夫。開經筵,兼知經筵事,他所選講官,都是當時名流。又加同知樞密院事。

        泰定帝崩,燕鐵木兒與宗王大臣商議迎懷王即位,這就是文宗。世延仍以御史中丞兼翰林學士承旨,因病乞求回家鄉,不允。天歷二年(1329)正月又授江南行臺御史中丞,到濟州;三月改任集賢大學士;六月加任奎章閣大學士;八月,授中書平章政事。冬天,世延到京堅決辭官,仍未應允,因世延年高多病,允許乘小車入內。至順元年世延與虞集等人纂修《皇朝經世大典》,世延屢奏:“臣衰老,乞求解除中書政務,專意纂修?!钡壅f“:老臣中像你這樣的人才沒幾個了,求退的話以后不要再說了?!彼脑氯约雍擦謱W士承旨,封魯國公。秋因病寫出公文給中書談到辭去官職的事,第二天就動身,在金陵茅山養病,詔征回朝,不能行走,二年改封涼國公。

        元統二年(1334)詔贈世延錢四萬緡。至元改元,仍授奎章閣大學士、翰林學士承旨、中書平章政事、魯國公。第二年五月至成都,十一月卒,享年七十七歲。至正二年(1342)贈世忠執法佐運翊亮功臣、太保、金紫光祿大夫、上柱國,追封魯國公,謚號文忠。

        世延歷經九朝,任省臺五十多年,有經世濟民的才能,以忠義為本,堅守清廉,文章博學,凡軍國利弊,與百姓休戚相關的事,都能知無不言,對儒家名教,更是誠心誠意。其文波瀾浩瀚,理貫全文,曾校定律令,匯編《風憲宏綱》,流行于世。

        孔思晦字明道,孔子五十四世孫。資質端重,性格沉默寡言,孩童時讀書已能通曉大義。稍長,拜導江張須立為師,講求義理,對詞章認為淺薄而不講求。家中貧困,親自耕種以自養,即使嚴寒酷暑,學習也從不懈怠,遠近人家都爭著聘請他做子弟的老師。大德中游京師,祭酒耶律有尚想舉薦他,他以母老辭而歸。母臥病,親自為母親進送湯藥。居喪五天勺水不入口。

        至大年間,舉薦思晦任范陽儒學教諭。延..初年,調寧陽。以前兩縣的校官大概都因為收入微薄而不能堅守職責,可是思晦能儉省節約自養,教養有法,學生都不忍心離開他。這時孔氏族人相互議論:思晦是嫡長子且賢德,應該承襲封爵,侍奉祠事。上報政府,但無結果。仁宗在位時,很崇尚儒道,有天問孔子的后裔現在是幾世了,承襲爵位的是誰?廷臣回答說“:未定?!钡塾H自拿出孔氏譜牒來看說“:應該承襲封爵位的是思晦,還懷疑什么?”特授中議大夫,襲封衍圣公,月俸由一百緡加到五百緡,并賜四品印。

        泰定三年(1326),山東廉訪副使王鵬南說“:承襲爵位,而官階只四品,與規格不相稱,也失去尊崇之意?!钡诙?,升嘉議大夫。至順二年(1331)改賜三品印。思晦因宗祀責任重大,經常害怕不能勝任,每遇祭祀,一定恭敬謹慎。當初因戰爭廟遭毀壞,后來雖然經過修復,但角樓圍墻未修完備,思晦竭力經營,以恢復原來的面貌。金絲堂壞了,修復一新,祭器禮服一一整飭。又因尼山是孔圣人生長之地,原有廟,后遭毀壞,百姓冒犯耕種祭田已百年了,思晦恢復祭田,并請求設置“尼山書院”,列入學官,朝廷接受了這個建議。三氏學原有田三千畝,后被豪民霸占;“子思書院”原有經營周轉的錢萬緡,借貸給百姓收取息錢,以供祭祀用,時間長了,都不交息錢,還要虧本錢,思晦都整理恢復原樣??鬃痈赣H過去封為齊國公。思晦對朝廷說“:宣圣封為王,而父親的爵位是公,希望能贊揚推重?!庇谑窃t加封圣父為啟圣王,圣母為啟圣王夫人。

        五代是思想混亂時代,儒家學說真偽難辨,有人冒稱宣圣的后代。思晦認為“:不早辨別真偽,時間長了,更不清楚,他與我不共戴天,將他們也列于族內,而共同朝拜,可以嗎?”于是會集族人,考核典故斥責他們,以后又在石頭上重刻宗譜,孔氏族譜更加明確了。元統元年(1333)卒,享年六十七歲。至正中,朝廷加贈其官,賜謚號文肅。

      元史簡介

      元史》是系統記載元朝興亡過程的一部紀傳體斷代史,成書于明朝初年,由宋濂(1310~1381年)、王袆(1321~1373年)主編。全書二百一十卷,包括本紀四十七卷、志五十八卷、表八卷、列傳九十七卷,記述了從蒙古族興起到元朝建立再到元朝北逃蒙古高原的歷史。

      手机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