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czcn4"><listing id="czcn4"></listing></strike>

    <th id="czcn4"><pre id="czcn4"><sup id="czcn4"></sup></pre></th>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input id="czcn4"></input></object></rp>
    1. <nav id="czcn4"><center id="czcn4"></center></nav><rp id="czcn4"></rp>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blockquote id="czcn4"></blockquote></object></rp>
    2. 《新五代史·雜傳第三十一》

        ○氏叔琮

        氏叔琮,開封尉氏人也。為梁騎兵伍長,梁兵擊黃巢陳、許間,叔琮戰數有功, 太祖壯之,使將后院軍,從攻徐、兗,表宿州刺史。使攻襄陽,戰數敗,降為陽 翟鎮遏使。久之,遷曹州刺史。太祖下河中,取晉、絳,晉王遣使致書太祖求成, 太祖以晉書詞嫚,乃遣叔琮與賀德倫等攻之。叔琮自太行入,取澤、潞,出石會, 營于洞渦,久之糧盡,乃旋。表晉州刺史。晉人復取絳州,攻臨汾,叔琮選壯士二 人深目而胡須者,牧襄陵道旁,晉人以為晉兵,雜行道中,伺其怠,擒晉二人而 歸。晉人大驚,以為有伏兵,乃退屯于蒲縣。太祖遣友寧兵萬人會叔琮御晉,友寧 欲休兵以待,叔琮曰:“敵聞救至必走,走則何功邪?”乃擊之,晉人大敗,逐 之至于太原。太祖大喜曰:“破太原非氏老不可?!币讯笠?,叔琮班師,令曰: “病不能行者焚之?!辈≌邞?,皆言無恙,乃以精卒為殿而還至石會,留數騎,以 大將旗幟立于高岡,晉兵疑其有伏,乃不敢追。久之,徙保大軍節度使。昭宗遷洛, 拜右龍武統軍。太祖遣叔琮與李彥威等弒昭宗,已而殺之。

        ○李彥威

        李彥威,壽州人也。少事梁太祖,為人穎悟,善揣人意,太祖憐之,養以為子, 冒姓硃氏,名友恭。歷汝、潁二州刺史。昭宗遷洛,拜右龍武統軍。初,劉季述廢 昭宗,立皇太子裕為天子。昭宗反正,以為太子幼,為賊所立,赦之,復其始封為 德王。昭宗自岐還,太祖見裕眉目疏秀,惡之,謂宰相崔胤曰:“德王嘗為季述所 立,安得猶在乎?公白天子殺之?!必纷嘀?,昭宗不許,佗日以問太祖,太祖曰: “臣安敢及之,胤欲賣臣爾?!闭炎谶w洛,謂蔣玄暉曰:“德王,朕愛子也,全忠 何為欲殺之?”因泣下,嚙指流血。玄暉具以白太祖,太祖益惡之。是時,昭宗改 元天祐,遷于東都,為梁所迫,而晉人、蜀人以為天祐之號非唐所建,不復稱之, 但稱天復。王建亦傳檄天下,舉兵誅梁。太祖大懼,恐昭宗奔佗鎮,以兵七萬如河 中,陰遣敬翔至洛,告彥威與氏叔琮等,使行弒逆。八壬辰,彥威、叔琮以龍武 兵宿禁中,夜二鼓,以兵百人叩宮門奏事,夫人裴正一開門問曰:“奏事安得以兵 入?”龍武牙官史太殺之,趨椒蘭殿,問昭宗所在,昭宗方醉,起走,太持劍逐之, 昭宗單衣旋柱而走,太劍及之,昭宗崩。訃至河中,太祖陽為驚駭,投地號哭,罵 曰:“奴輩負我,俾我被惡名于后世邪!”太祖至洛,流彥威、叔琮嶺南,使張廷 范殺之。彥威臨刑大呼曰:“賣我以滅口,其如神理何?”顧廷范曰:“勉之,公 行自及?!彼煲姎?。已而還其姓名。

        莊宗時,得故唐內人景姹,言當彥威等弒昭宗時,諸王宗屬數百人皆遇害,而 同為一坑,瘞于龍興寺北,請合為一冢而改葬之。詔以故濮王為首,葬以一品禮。

        ○李振

        李振,字興緒,其祖抱真,唐潞州節度使。振為唐金吾衛將軍,拜臺州刺史。 盜起浙東,不果行,乃西歸。過梁,以策干太祖,太祖留之。太祖兼領鄆州,表振 節度副使。

        振奏事長安,舍梁邸?;鹿賱⒓臼鲋\廢昭宗,遣其侄希正因梁邸吏程巖見振曰: “今主上嚴急,誅殺不辜,中尉懼及禍,將行廢立,請與諸邸吏協力以定中外,如 何?”振駭然曰:“百歲奴事三歲主,而敢爾邪!今梁王百萬之師,方仗大義尊天 子,君等無為此不祥也!”振還,季述卒與巖等廢昭宗,幽之東宮,號太上皇,立 皇太子裕為天子。是時,太祖用兵在邢、洺間,季述詐為太上皇誥告太祖,太祖猶 豫,未知所為,振曰:“夫豎刁、伊戾之亂,所以為霸者資也。今閹宦作亂,天子 危辱,此正仗義立功之時?!碧娲笪?,乃囚季述使者,遣振詣京師見崔胤,謀出 昭宗。昭宗返正,太祖大喜,執振手曰:“卿謀得之矣!”

        王師范以青州降梁,遣振往代師范,師范疑懼,不知所為,振曰:“獨不聞漢 張繡乎?繡與曹公為敵,然不歸袁紹而歸曹公者,知其志大,不以私讎殺人也。今 梁王方欲成大事,豈以故怨害忠臣乎?”師范洗然自釋,乃西歸梁。

        昭宗遷洛,振往來京師,朝臣皆側目,振視之若無人。有所小怒,必加譴謫。 故振一至京師,朝廷必有貶降。時人目振為鴟梟。太祖之弒昭宗也,遣振至京師與 硃友恭、氏叔琮謀之。昭宗崩,太祖問振所以待友恭等宜如何?振曰:“昔晉司 氏殺魏君而誅成濟,不然,何以塞天下口?”太祖乃歸罪友恭等而殺之。

        振嘗舉進士咸通、乾符中,連不中,尤憤唐公卿,及裴樞等七人賜死白馬驛, 振謂太祖曰:“此輩嘗自言清流,可投之河,使為濁流也?!碧嫘Χ鴱闹?。

        太祖即位,累遷戶部尚書。友珪時,以振代敬翔為崇政院使。莊宗滅梁入汴, 振謁見郭崇韜,崇韜曰:“人言李振一代奇才,吾今見之,乃常人爾!”已而伏誅。

        ○裴迪

        裴迪,字升之,河東聞喜人也。為人明敏,善治財賦,精于簿書。唐司空裴璩 判度支,辟為出使巡官。都統王鐸鎮滑州,奏迪汴、宋、鄆等州供軍院使。鐸為租 庸使,辟租庸招納使。梁太祖鎮宣武,辟節度判官。太祖用兵四方,常留迪以調兵 賦。太祖乃榜門,以兵事自處,而以貨財獄訟一切任迪。太祖西攻岐,王師范謀襲 汴,遣健卒苗公立持書至汴,陰伺虛實。迪召公立問東事,公立色動,乃屏人密詰 之,具得其事。迪不暇啟,遣硃友寧以兵巡兗、鄆,以故師范雖竊發而事卒不成。 太祖自岐還,將吏皆賜“迎鑾葉贊功臣”,將吏入見,太祖目迪曰:“葉贊之功, 惟裴公有之,佗人不足當也?!钡先胩?,累遷太常卿。太祖即位,召拜右仆射,居 一歲告老,以司空致仕,卒于家。

        ○韋震

        韋震,字東卿,雍州萬年人也。初名肇。為人強敏,有口辯。事梁太祖為都統 判官。申叢執秦宗權,欲送于太祖,又欲自獻于京師,又欲挾宗權奪其兵。太祖遣 震入蔡州視之,叢遣騎兵三百迎震,欲殺之,震以計得免。還白太祖曰:“叢不足 慮,為其謀者牙將裴涉,妄庸人也?!眳埠蠊麨楣[所殺。璠以宗權歸于太祖,太 祖欲大其事,請獻俘于唐,唐以時溥破黃巢,獻馘而已,宗權不足俘,左拾遺徐彥 樞亦疏請所在斬決。太祖遣震奏事京師,往復論列,卒俘宗權。太祖德之,表為節 度副使。昭宗幸石門,太祖遣震由虢略間道奉表行在,昭宗賜其名震。太祖已破兗、 鄆,遂攻吳,大敗于清口。太祖懼諸鎮乘間圖己,乃諷杜洪、鐘傳、王師范、錢镠 等薦己為元帥,且求兼領鄆州。昭宗初不許,震強辯,敢大言,語數不遜,昭宗卒 許梁以鄆州,太祖遂兼四鎮,表震鄆州留后。昭宗遷洛,震入為河南尹、六軍諸衛 副使,以病喑,守太子太保致仕。太祖受禪,改太子太傅。末帝即位,加太師,卒。

        ○孔循

        孔循,不知其家世何人也。少孤,流落于汴州,富人李讓闌得之,養以為子。 梁太祖鎮宣武,以李讓為養子,循乃冒姓硃氏。稍長,給事太祖帳下,太祖諸兒乳 母有愛之者,養循為子,乳母之夫姓趙,循又冒姓為趙氏,名殷衡。昭宗東遷洛陽, 太祖盡去天子左右,悉以梁人代之,以王殷為宣徽使,循為副使。

        循與蔣玄暉、張廷范等共與弒昭宗之謀,其后循與玄暉有隙,哀帝即位,將有 事于南郊,循因與王殷讒于太祖曰:“玄暉私侍何太后,與廷范等奉天子郊天,冀 延唐祚?!碧娲笈?。是時,梁兵攻壽春,大敗而歸,哀帝遣裴迪勞軍,太祖見迪, 怒甚,迪還,哀帝不敢郊。封太祖魏王,備九錫,太祖拒而不受。玄暉與宰相璨 相次馳至梁自解,璨曰:“自古王者之興,必有封國,而唐所以不即遜位者,當先 建國備九錫,然后禪也?!碧嬖唬骸拔也挥删佩a作天子可乎?”璨懼,馳去。太 祖遣循與王殷弒何皇后,因殺璨及玄暉、廷范等,以循為樞密副使。

        唐亡,事梁為汝州防御使、左衛大將軍、租庸使,始改姓孔,名循。莊宗時, 權知汴州。明宗自魏兵反而南,莊宗東出汜水,循持兩端,遣迎明宗于北門,迎莊 宗于西門,供帳牲餼,其禮如一,而戒其人曰:“先至者入之?!泵髯谙戎?,遂納 之。

        明宗即位,以為樞密使。明宗幸汴州,循留守東都,民有犯曲者,循族殺其家, 明宗知其冤,因詔天下除曲禁,許民得造曲。循為人柔佞而險猾,安重誨尤親信之, 凡循所言,無不聽用。明宗嘗欲以皇子娶重誨女,重誨以問循,循曰:“公為機密 之臣,不宜與皇子婚?!敝卣d信之,乃止。而循陰使人白明宗,求以女妻皇子,明 宗即以宋王從厚娶循女。重誨始惡其為人,出循為忠武軍節度使,徙鎮橫,卒于 鎮,年四十八,贈太尉。

        ○孫德昭

        孫德昭,鹽州五原人也。其父惟最,有材略。黃巢陷長安,惟最率其鄉里子弟, 得義兵千人,南攻巢于咸陽,興平州將壯其所為,益以州兵二千。與破賊功,拜右 金吾衛大將軍。硃玫亂京師,僖宗幸興元,惟最率兵擊賊。累遷鄜州節度使,留京 師宿衛。鄜州將吏詣闕請惟最之鎮,京師民數萬與神策軍復遮留不得行,改荊南節 度使,在京制置,分判神策軍,號“扈駕都”。是時,京師數亂,民皆賴以為保。

        德昭以父任為神策軍指揮使。光化三年,劉季述廢昭宗,幽之東宮,宰相崔胤 謀反正,陰使人求義士可共成事者,德昭乃與孫承誨、董從實應胤,胤裂衣襟為書 以盟。天復元年正月朔,未旦,季述將朝,德昭伏甲士道旁,邀其輿斬之,承誨等 分索馀黨皆盡。昭宗聞外喧嘩,大恐。德昭馳至,扣門曰:“季述誅矣,皇帝當反 正!”何皇后呼曰:“汝可進逆首!”德昭擲其首入。已而承誨等悉取馀黨首以獻, 昭宗信之。德昭破鎖出昭宗,御丹鳳樓反正,以功拜靜海軍節度使,賜姓李,號 “扶傾濟難忠烈功臣”,與承誨等皆拜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圖形凌煙閣, 俱留京師,號“三使相”,恩寵無比。

        是時,崔胤方欲誅唐宦官,外交梁以為恃,而宦官亦倚李茂貞為捍蔽,梁、岐 交爭。冬十月,宦者韓全誨劫昭宗幸鳳翔,承誨、從實皆從,而德昭獨與梁,乃率 兵衛胤及百官保東街,趣梁兵以西,梁太祖頗德其附己,以龍鳳劍、斗紗遺之。 太祖至華州,德昭以軍禮迎謁道旁。太祖至京師,表同州留后,將行,京師民復請 留,遂為兩街制置使。梁兵圍鳳翔,德昭以其兵八千屬太祖,太祖益德之,使先之 洛陽,賜甲第一區。昭宗東遷,拜左威衛上將軍,以疾免。太祖即位,以烏銀帶、 袍、笏、名賜之。疾少間,以為左衛大將軍。末帝立,拜左金吾大將軍以卒。承 誨、從實至鳳翔,與宦者俱見殺。

        ○王敬蕘

        王敬蕘,潁州汝陰人也。事州為牙將。唐末,王仙芝等攻劫汝、潁間,刺史不 能拒,敬蕘遂代之,即拜刺史。敬蕘為人狀貌魁杰,而沈勇有力,善用鐵槍,重三 十斤。潁州與淮西為鄰境,數為秦宗權所攻,力戰拒之,宗權悉陷河南諸州,獨敬 蕘不可下,由是潁旁諸州民,皆依敬蕘避賊。是時,所在殘破,獨潁州戶二萬。梁 太祖攻淮南,道過潁州,敬蕘供饋梁兵甚厚,太祖大喜,表敬蕘沿淮指揮使。其后 梁兵攻吳,龐師古死清口,敗兵亡歸,過潁,大雪,士卒饑凍,敬蕘乃沿淮積薪為 作糜粥餔之,亡卒多賴以全活,太祖表敬蕘武寧軍留后,遂拜節度使。天祐三年, 為左衛上將軍。太祖即位,敬蕘以疾致仕,后卒于家。

        ○蔣殷

        蔣殷,幼為王重盈養子,冒姓王氏。梁太祖取河中,以王氏舊恩錄其子孫,表 殷牙將,太祖尤愛之。唐遷洛陽,殷為宣徽北院使。太祖已下襄陽,轉攻淮南,還 屯正陽,哀帝遣殷勞軍。是時,哀帝方卜郊,殷與樞密使蔣玄暉等有隙,因譖之太 祖,言玄暉等教天子卜郊祈天,且待諸侯助祭者以謀興復,太祖大怒,哀帝為改卜 郊。是時,太祖將有篡弒之謀,何太后嘗泣涕叩頭為玄暉等言:“梁王禪位后,愿 全唐家子母?!币竽苏_玄暉嘗私侍太后,太祖斬玄暉及張廷范、柳璨等,遣殷弒太 后于積善宮。哀帝下詔慚愧,自言以母后故無以奉天,乃卒不郊。庶人友珪與殷善, 友珪弒太祖自立,拜殷武寧軍節度使。末帝即位,以福王友璋代殷,殷不受代。王 瓚亦王氏子,懼為殷所累,乃言殷非王氏子,本姓蔣。末帝詔削官爵,還其姓,遣 牛存節討之,殷舉族自燔死。

      《新五代史·雜傳第三十一》翻譯及注釋

        氏叔琮是開封尉氏人。

        擔任梁騎兵伍長,梁兵在陳、許二州間攻打黃巢,氏叔琮作戰多次立功,梁太祖認為他威武雄壯,讓他統率后院馬軍,隨梁太祖打徐、充二州,上表奏為宿州刺史。

        讓化攻襄陽,多次被打敗,降為陽翟鎮遏使。

        遇了很久,遷任曹州刺史。

        梁太祖攻克河中,攻取晉、絳二州,晉王派使臣致信梁太祖求和,梁太祖認為晉的書信語言輕慢,于是派氏叔琮和賀德倫等人攻晉。

        氏叔琮從太行進兵,攻取澤、潞二州,出石會,在洞渦駐營,時間長了糧食吃完,纔回師。

        表奏為晉州刺史。

        晉人又攻取絳州,進攻臨汾,氏叔琮挑選兩個眼窩深、有胡須的強壯士兵,在襄陵路旁牧馬,晉人以為他們是晉兵,在路上混雜行進,等到晉人懈怠時,擒獲兩個晉人回來。

        晉軍十分驚慌,以為有伏兵,于是退兵屯駐在蒲縣。

        梁太祖派朱友寧軍隊一萬人會合氏叔琮抵御晉,朱友寧想休整士兵等待,氏叔琮說:“敵人聽說救兵到了必定會逃跑,跑了哪還有什么戰功呢?”于是趁晚上出擊晉人,晉人大敗,追趕到太原。

        梁太祖十分高興地說:“攻破太原沒有氏老不行?!辈痪密婈犞邪l生大瘟疫,氏叔琮班師,下命令說:“患病不能走的就燒死他?!被疾〉娜撕ε?,都說沒有病,于是率精兵殿后而返回石會,留下幾個騎兵,把大將的旗幟樹在高高的山岡上,晉兵疑心他們有埋伏,就不敢追擊。

        過了很久,移任保大軍節度使。

        唐昭宗遷到洛陽,拜為右龍武統軍。

        梁太祖派氏叔琮和李彥威等人殺唐昭宗,不久又殺了氏叔琮。

        李彥威是壽州人。

        年輕時跟隨梁太祖,為人聰穎有悟性,善于揣摩人意。

        梁太祖疼愛他,收養作兒子,冒姓朱,名叫友恭。

        歷任汝、穎二州刺史。

        唐昭宗到洛陽,拜為右龍武統軍。

        當初,劉季述廢黜唐昭宗,立皇太子李裕為天子。

        唐昭宗恢復帝位,認為皇太子年幼無知,被賊人擁立,寬恕了他,恢復他過去的德王封爵。

        唐昭宗從岐返回,梁太祖見李裕眉清目秀,討厭他,對宰相崔胤說:“德王曾被劉季述立為天子,怎么能還活著呢?你告訴天子殺掉他?!贝挢飞献?,唐昭宗不同意,有一天拿這事詢問梁太祖,梁太祖說:“我怎敢說這事,崔胤想出賣我罷了/)”唐昭宗遭到洛陽,對蔣玄暉說:“德王是我的愛子,朱全忠為什么想殺掉他?”于是哭起來,把指頭咬出了血。

        蔣玄暉全部告訴了梁太祖,梁太祖更加討厭李裕。

        這時,唐昭宗改年號為天佑,遷到柬都,這是受梁逼迫,而晉人、蜀人認為天佑這個年號不是唐建立的,不再稱用它,只稱天復.王建也傳布檄文于天下,出兵討伐梁。

        梁太祖十分害怕,怕唐昭宗出奔到別的鎮,率兵七萬人到河中,暗中派敬翔到洛陽,告訴李彥威和氏叔琮等人,讓他們殺掉唐昭宗。

        八月壬辰,李彥威、氏叔琮率龍武兵守衛宮禁中,晚上二鼓時,率兵一百人叩官門上奏事情,夫人裴正一開門問道:“奏報事情怎能率兵進來?”龍武牙官史太殺掉裴正一,奔赴椒蘭殿,問唐昭宗在哪里,唐昭宗正喝醉,起身逃跑,史太持劍追他,唐昭宗穿著單衣繞柱而逃,史太的劍刺中了他,唐昭宗死(:)訃告送到河中,梁太祖假裝驚駭,倒在地上哭號,罵道:“你們這些奴才辜負了我,讓我在后世背上惡名嗎!”梁太祖到洛陽,把李彥威、氏叔琮流放到嶺南,派張廷范殺了他們。

        李彥威臨刑時大呼道:“出賣我而殺人滅口,這合天理嗎?”回頭望著張廷范說:“盡力做吧,你也快趕上了?!庇谑潜粴?。

        不久恢復他原來的姓名。

        唐莊宗時,得到唐原來的宮人景姹,述說當李彥威等人殺唐昭宗時,各王宗屬幾百人都遇害,而挖了一個坑,一同埋在龍興圭北,請求合為一個墳而改葬他們。

        詔令以已故的濮王為首,按一品官禮節安葬。

        李振字興緒,他的祖父李抱真,任唐潞州節度使。

        李振任唐金吾衛將軍,拜臺州刺史。

        盜賊興起于浙束,未能成行,于是西歸。

        經過梁,獻計策干謁梁太祖,梁太祖留下他。

        梁太祖兼領鄆州,上表奏李振為節度副使。

        李振到長安奏事,住在梁王在京城的官邸。

        宦官劉季述策謀廢黜唐昭宗,派他的侄子劉希正通過梁王府邸官吏程巖見李振說:“如今主上嚴酷急躁,誅殺無辜的人,中尉怕遭受災禍,將要行廢立大事,請求你和各位王府官吏同心協力安定中外,怎么樣?”李振驚駭地說:“百歲奴仆也要事奉三歲的主人,你們敢這樣做嗎!如今梁王擁有百萬軍隊,正依仗大義尊奉天子,你們不要做這種不吉利的事!”李振返回,劉季逑最終和程巖等人廢黜唐昭宗,把他囚禁在東官,稱為太上皇,立皇太子李裕為天子。

        這時,梁太祖用兵于邢、沼二州問,劉季述偽造太上皇的制誥告知梁太祖,梁太祖猶豫不決,不知怎么做,李振說:“豎刁、伊戾作亂,成為想稱霸的人的依托(:)如今宦官作亂,天子危急受屈辱,這是你仗義立功的時機?!绷禾婊腥淮笪?,于是拘囚劉季述的使臣,派李振到京師見崔胤,商量救出唐昭宗。

        唐昭宗復位,梁太祖十分高興,握著李振的手說:“你的計謀成功了!”王師范在青州向梁投降,派李振去替代王師范,王師范懷疑畏懼,不知所措,李振說:“難道不知道漢代的張繡嗎?張繡和曹公為敵,但卻不歸附袁紹而歸附曹公,是因為他知道曹公的志向遠大,不因私仇殺人。

        現在梁王正想成就大事業,難道會因過去的恩怨殘害忠臣嗎?”王師范的疑慮了然自解,于是西歸梁。

        唐昭宗遷到洛陽,李振往來于京師,朝臣們都對他側目而視,李振見了他們就像無人一樣。

        稍有所怒,必定加以譴責貶斥。

        因此李振一到京師,朝廷就必定有貶降官吏的事。

        當時人把李振看作是鷗梟。

        梁太祖殺唐昭宗,派李振到京師和朱友恭、氏叔琮商量。

        唐昭宗死,梁太祖間李振應當怎樣對待朱友恭等人,李振說:“過去晉朝司馬氏殺魏的君主,同時殺掉成濟,不這樣,拿什么堵住天下人的嘴?”梁太祖于是歸罪朱友恭等人而把他們殺了。

        李振曾在咸通、干符年間舉進士,連續考試不中,尤其憤恨唐的公卿,到裴樞等人被賜死于白馬驛時,李振對梁太祖說:“這些人曾自稱清流,可以把他們扔到黃河中,讓他們變成濁流?!绷禾嫘χ辙k了。

        梁太祖登位,累官遷戶部尚書。

        朱友珪時,以李振代敬翔任崇政院使。

        唐莊宗滅梁入汴梁,李振拜見郭崇韜,郭崇韜說:“人稱李振是一代奇才,我今天見了,不過是普通人罷了!”不久伏法被誅。

        裴迪字升之,河東聞喜人。

        為人聰明機敏,善于治理財賦,精通簿書。

        唐司空裴璩判度支,征召他為出使巡官。

        都統王鐸鎮守滑州,奏請裴迪任汴、宋、鄆等州供軍院使。

        王鐸任祖庸使,辟為租庸招納使。

        梁太祖鎮守宣武,征召為節度判官。

        梁太祖在各地用兵,常常留下裴迪調撥軍需錢賦。

        梁太祖于是在官府門前張榜,把軍中事務留給自己處理,而把財貨獄訟等一切事務交給裴迪。

        梁太祖西攻岐州,王師范策謀襲擊汴,派壯士苗公立送信到汴,暗中窺探虛實。

        裴迪召苗公立詢問束面的情況,苗公立變臉色,于是屏退旁人秘密追問他,完全了解了情況。

        裴迪來不及上報,派朱友寧率兵巡視兗、郫二州,因此王師范雖然暗中作亂,但事情最終未能成功。

        梁太祖從岐返回,將吏們都賜以“迎鑾時贊功臣”,將吏們進見,梁太祖看著裴迪說:“‘時贊,的功勞,只有裴公具有,別的人不配承受?!迸岬先胩?,累官遷太常卿。

        梁太祖登位,召拜為右仆射,一年后請老歸家,以司空退休,死在家中。

        韋震字束卿,雍州萬年人。

        原名韋肇。

        為人強悍機敏,能言善辯。

        事奉梁太祖任都統判官。

        申叢捉住秦宗權,想送到梁太祖那里,又想親自獻于京師,又想挾持秦宗權奪取他的軍隊。

        梁太祖派韋震到蔡州察看,申叢派騎兵三百人迎接韋震,想殺掉他,韋震施計得以幸免。

        回來報告梁太祖說:“申叢不值得擔心,為他出謀劃策的牙將裴涉,是個虛妄庸碌的人?!鄙陞埠髞砉槐还鶋摎⒌?。

        郭墦把秦宗權送到梁太祖那里,梁太祖想要張揚逭件事,請求向唐進獻俘虜,唐朝廷因時溥攻破黃巢,只進獻死者的左耳罷了,秦宗權不值得獻俘,左拾遺徐彥樞也上疏請求就地斬決。

        梁太祖派韋震到京師奏報事情,反復論爭,最終把秦宗權作為俘虜獻給京師,梁太祖感激他,上表舉任他為節度副使。

        唐昭宗到石門,梁太祖派韋震從虢州、略州由小路送表章到行宮,唐昭宗賜給他名字震。

        粱太祖攻破充、郫二州后,就攻打昊,住清口大敗。

        梁太祖害怕各鎮乘機算計自己,于是暗示杜洪、鍾傳、王師范、錢鏗等人舉薦自己任元帥,而且請求兼領郫州。

        唐昭宗起初不答應,韋震極力辯白,敢于夸大言辭,語言多不恭敬,唐昭宗最終允許把郭州給梁,梁太祖于是兼領四鎮,表奏韋震為郫州留后。

        唐昭宗遷都洛陽,韋震入朝為河南尹、六軍諸衛副使,因病成了啞巴,以太子太保辭官退休。

        梁太祖接受禪讓,改為太子太傅(:)梁末帝登位,加太師,死。

        孔循,不知道他家世代是什么人。

        從小孤苦,流落到汴州,富人李讓得到他,收養作兒子。

        梁太祖鎮宣武,把李讓作為養子,孔循于是冒姓朱。

        稍稍長大后,在梁太祖營帳中供事,梁太祖兒子的乳母有喜愛他的,收養孔循作兒子,乳母的丈夫姓趟,孔循又冒姓為趙,名叫殷衡。

        唐昭宗束遷到洛陽,梁太祖全部去掉天子手下的人,完全用梁王手下的人代替他們,任命王殷為宣徽使,孔循為副使。

        孔循和蔣玄暉、張廷范等人共同參與殺死唐昭宗的陰謀,后來孔循和蔣玄暉有矛盾,唐哀帝登位,將要在南郊祭祀,孔循于是和王殷向梁太祖進讒言說:“蔣玄暉私下侍奉何太后,和張廷范等人事奉天子在郊外祭天,希望延長唐的國統?!绷禾娲笈?。

        這時,梁兵攻打壽春,大敗而回,唐哀帝派裴迪犒勞軍隊,梁太祖見到裴迪,很憤怒,裴迪返回,唐哀帝不敢去郊外祭天。

        封梁太祖焉魏王,備辦九錫法物,梁太祖拒不接受。

        蔣玄暉和宰相柳璨相繼急馳到梁為自己開脫,柳璨說:“自古以來帝王的興起,必定有封國,而唐之所以沒有立即讓位,是因為應當先建國,設九錫,然后纔禪讓帝位?!绷禾嬲f:“我不由九錫而做天子,行嗎?”柳壕害怕,飛馳離去。

        梁太祖派孔循和王殷殺何皇后,又殺掉柳璨和蔣玄暉、張廷范等人,任命孔循為樞密副使。

        唐滅亡,在梁任職,為汝州防御使、左衛大將軍、租庸使,方纔改姓孔,名叫循。

        唐莊宗時,權知汴州。

        唐明宗自從魏兵反叛后南逃,唐莊宗往東出汜水,孔循兩面觀望,派人在北門迎接唐明宗,在西門迎接唐莊宗,供給營帳牲口糧草,對兩方禮節相同,而告誡他的人說:“先到的人讓他進城?!碧泼髯谙鹊?,于是接納他進城。

        唐明宗登位,任命為樞密使。

        唐明宗到汴州,孔循留守東都,百姓有觸犯酒曲法的,孔循殺了他的全家,唐明宗知道他們冤枉,于是詔令天下廢除酒曲禁令,準許老百姓可以制造酒曲。

        孔循為人表面溫和諂媚而實際陰險狡猾,安重誨尤其親近信用他,大凡孔循說的話,沒有不采用的。

        唐明宗曾打算讓皇子娶安重誨的女兒,安重誨拿這事問孔循,孔循說:“你是掌管國家機密的臣子,不宜和皇子聯姻?!卑仓卣d相信他,于是作罷。

        而孔循暗中派人稟告唐明宗,請求把女兒嫁給皇子,唐明宗就讓宋王李從厚娶孔循的女兒。

        安重誨從此開始憎惡他的為人,以孔循出任忠武軍節度使,改任橫海節度使,死于任上,年齡四十八歲,贈太尉。

        孫德昭是鹽州五原人。

        父親孫惟最,具有雄才大略。

        黃巢攻陷長安,孫惟最率領鄉里的子弟,得到義兵一千人,向南攻黃巢于咸陽,興平州將認為他的行為很雄壯,把州兵兩千人增派給他。

        因為他參與破賊有功勞,拜為右金吾衛大將軍。

        朱玫在京師作亂,唐僖宗到興元,孫惟最率兵攻擊賊軍。

        累官升任墉州節度使,留在京師護衛。

        墉州將吏到京城請求孫惟最到鎮赴任,京師百姓幾萬人和神策軍又攔路挽留他,不能出行,改為荊南節度使,在京師處理事務,分管神策軍,號稱“扈駕都”。

        這時,京師動亂,百姓都靠他作為保障。

        孫德昭因父親恩蔭被任為神策軍指揮使。

        光化三年,劉季述廢唐昭宗,把他幽禁在束宮,宰相崔胤策謀恢復昭宗帝位,暗中派人尋求可以共同成就事業的義士,孫德昭于是和孫承誨、董從實響應崔胤,崔胤撕下衣襟書寫結盟。

        天復元年正月初一,還沒有天亮,劉季述將要上朝,孫德昭茌路旁埋伏甲兵,攔擊他的車馬把他殺掉,孫承誨等人分別搜索他的全部余黨。

        唐昭宗聽見外面喧嘩,非??謶?。

        孫德昭馳馬趕到,敲門說:“劉季述被殺了,皇帝應當復位!”何皇后呼喚道:“你可進獻逆賊的頭來!”孫德昭把劉季述的頭扔進去。

        不久孫承誨等人都取來劉季述余黨的人頭進獻,唐昭宗相信了他們。

        孫德昭打破門鎖救出唐昭宗,登上丹鳳樓復位,因功拜為靜海軍節度使,賜姓李,號稱“扶傾濟難忠烈功臣”,和孫承誨等人都拜為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在凌煙合懸掛像,都留在京師,號稱“三使相”,恩寵無比。

        這時,崔胤正打算誅殺唐的宦官,在外和梁交結作為依靠,而宦官也倚仗李茂貞作保護,梁、岐兩方交相爭斗。

        冬十月,宦官韓全誨劫持唐昭宗到鳳翔,孫承誨、董從實都隨行,而孫德昭獨親附梁,于是率兵護衛崔胤以及百官保衛束街,催促梁兵西進,梁太祖頗為感激他親附自己,拿龍鳳劍、斗雞紗送給他。

        梁太祖到華州,孫德昭以軍禮在路旁謁見。

        梁太祖到京師,表奏孫德昭為同州留后,將要出行,京師百姓又請求把他留下,于是任為兩街制置使。

        梁兵包圍鳳翔,孫德昭把他的士兵八干人歸屬梁太祖,梁太祖更加感激他,讓他先到洛陽,賜給…處上等住宅。

        唐昭宗束遷,拜為左威衛上將軍,因病免職。

        梁太祖登位,用烏銀帶、官袍、笏板、名馬賞賜他。

        病稍痊愈,任命為左衛大將軍。

        梁末帝登位,拜為左金吾大將軍而死。

        孫承誨、董從實到鳳翔,和宦官們一起都被殺死。

        王敬莞是穎州汝陰人。

        在州中做事,任牙將。

        唐代末期,王仙芝等人在汝、穎二州間攻戰劫掠,刺史不能抵御,王敬莞就替代他,拜為刺史。

        王敬莞的狀貌魁偉雄杰,而又沉勇有力,善于使用鐵**,**重三十斤。

        穎州與淮西是鄰境,多次受到秦宗權進攻,奮力作戰抵御秦宗權,秦宗權把河南各州全部攻陷,惟獨壬敬萎不能攻克,因此穎州附近各州的百姓,都依仗王敬莞躲避賊人。

        這時,各地殘破,惟獨穎州有二萬戶人口。

        梁太祖進攻淮南,路經穎州,王敬莞供應梁兵十分豐厚,梁太祖非常高興,表奏王敬莞為沿淮指揮使。

        后來梁兵進攻昊,龐師古戰死于清口,敗兵逃回,經過穎州,大雪,士兵饑寒交迫,王敬莞于是沿淮河堆積柴草為其做粥供應他們,逃亡的士兵大多靠此活命,梁太祖表奏王敬莞為武寧軍留后,又拜為節度使。

        天佑三年,任左衛上將軍。

        梁太祖登位,王敬莞因病退休,后來死在家中。

        蔣殷,小時候為王重盈的養子,冒姓王。

        梁太祖攻取河中,因王氏的舊恩錄用他的子孫,表奏蔣殷為牙將,梁太祖特別喜歡他。

        唐遷都到洛陽,蔣殷任宣徽北院使。

        梁太祖已經攻克襄陽,轉而進攻淮南,還軍時屯駐在正陽,唐哀帝派蔣殷犒勞軍隊。

        這時,唐哀帝正要籌劃在郊外祭天,蔣殷和樞密使蔣玄暉等人有矛盾,于是向梁太祖進讒言,說蔣玄暉等人教天子在郊外祭天,并等待助祭的諸侯以謀求復興,梁太祖大怒,唐裒帝為此取消了郊外祭天。

        這時,梁太祖將有殺君篡國的陰謀,何太后曾哭泣著叩頭對蔣玄暉等人說:“梁王繼位后,希望保全唐家母子?!笔Y殷于是誣陷蔣玄暉等人曾私下侍候太后,梁太祖斬蔣玄暉和張廷范、柳璨等人,派蔣殷在積善宮殺掉太后。

        唐哀帝下詔表示羞愧,自稱因母后的緣故無法祭祀上天,于是最終沒有郊祀。

        平民朱友珪和蔣殷友善,朱友珪殺梁太祖自立,拜蔣殷為武寧軍節度使。

        梁末帝登位,以福王朱友璋代替蔣殷,蔣殷不受替代。

        王瓚也是王氏的兒子,怕受蔣殷的連累,于是說蔣殷不是王氏的兒子,原本姓蔣。

        梁末帝下詔削除他的官爵,恢復他的原姓,派牛存節討伐他,蔣殷全族人自焚而死。

      新五代史簡介

      新五代史》,宋歐陽修撰,原名《五代史記》,后世為區別于薛居正等官修的五代史,稱為新五代史。它記載了自后梁開平元年(907年)至后周顯德七年(960年)共五十三年的歷史。
      《新五代史》是唐宋以后唯一一部私修正史,在中國史學史尤其是唐宋以后史學史上有著十分重要的地位,歐陽修文采更是引人入勝,可由于提倡“春秋筆法”,近人褒貶不一。

      手机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