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czcn4"><listing id="czcn4"></listing></strike>

    <th id="czcn4"><pre id="czcn4"><sup id="czcn4"></sup></pre></th>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input id="czcn4"></input></object></rp>
    1. <nav id="czcn4"><center id="czcn4"></center></nav><rp id="czcn4"></rp>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blockquote id="czcn4"></blockquote></object></rp>
    2. 《說唐全傳·第六回》

        樊建威冒訪良朋 單雄信揮金全義友

        再說叔寶恐雄信趕來,走了一,自覺頭昏,硬著身子又走十余里。不料腳軟,不能前進,見路旁有一東岳廟,叔寶奔入廟來,要去拜臺上坐坐。忽然頭昏,仰后一交,豁喇一聲,倒在地上,肩上雙锏,竟把七八塊磚都打碎了。驚得道人慌忙來扶,那里扶得他動?只得報知觀主。這觀主姓魏名征,維揚人氏,曾做過吉安知州,因見奸臣當道,掛冠修行,從師徐洪客在此東岳廟住。半前,徐洪客游別處去了。

        當下魏征聞報,連忙出來,見叔寶倒在地上,面紅眼閉,口不能言,就與叔寶診脈,便道:“你這漢子,只因失饑傷飽,寒入骨,故有此癥?!苯械廊思褰疸y湯一服藥,與叔寶吃了,漸漸能言。魏征問道:“你是何處人氏?叫什么名字?”叔寶將姓名并前事說了一遍。魏征道:“兄長,既如此,且在敝觀將養,等好了再回鄉不遲?!北惴愿赖廊?,在西廊下打鋪,扶叔寶去睡了。魏征日日按脈用藥與叔寶吃。

        過了幾天,這一日,道人擺正經堂,只等員外來,就要開經。你道這法事是何人做的?原來就是單雄信,因哥哥死了,在此看經。霎時雄信到了,在大殿參拜圣像,只見家丁把道人打嚷,雄信喝問何故,家丁道:“可惡這個道人,昨日吩咐他打掃潔凈,他卻把一個病人,睡在廊下,故此打他?!毙坌糯笈?,叫魏征來問。魏征道:“員外有所不知,這個人是東豪杰,七日前得病在此,貧道怎好趕他?”雄信道:“他是山東人,叫什么名姓?”魏征道:“他姓秦,名瓊,號叔寶?!毙坌怕勓源笙?,跑到廊下。此時叔寶見雄信來,恨不得有個地洞也爬下去。

        雄信趕到眼前,扯住叔寶的手,叫聲:“叔寶哥哥,你端的想殺了單通也!”叔寶回避不得,起來道:“秦瓊有何德能,蒙員外如此見愛?”雄信捧住叔寶的臉,看他形狀,不覺淚下道:“哥哥,你前日見弟,不肯實說,后伯當兄說知,次早趕至下處,不料兄長連夜長行,正欲追兄,忽遭先兄之變,不得趕來。誰知兄落難在此,皆單通之罪了!”叔寶道:“豈敢,弟因貧困至此,于心有愧,所以瞞了仁兄?!毙坌沤屑叶》銮貭斚丛?,換了新衣,吩咐魏征自做道場。又叫一乘轎子,抬了叔寶。雄信上,竟回到二賢莊。

        叔寶欲要敘禮,雄信扯住道:“哥哥貴體不和,何必拘此故套?”即請醫生調治,不消半月,這病就治好了。雄信備,叔寶把前事細說一遍,雄信把親兄被唐公射死告知,叔寶十分嘆息,按了不表。

        卻說樊虎到澤州,得了回文,料叔室亦已回家,故直回濟南府,完了公干。聞叔寶尚未回來,就到了秦家,安慰老太太一番。又過了二月,不見叔寶回來,老太太十分疑惑,叫秦安去請樊虎來。老太太說道:“小兒一去,將近三月,不見回來,我恐怕他病在潞州。今老身寫一封書,欲煩太爺去潞州走一遭,不知你意下如何?”樊虎道:“老伯母吩咐,小侄敢不從命,明日就去?!苯由蠒?,秦母取出銀子十兩做路費,樊虎堅辭不受,說:“叔寶兄還有銀在侄處,何用伯母費心?”遂離秦家,入衙告假一月,次日起程,向山西潞州府來。

        行近潞州,忽然彤密布,朔風緊急,落下一天來。樊虎見路旁有座東岳廟,忙下進廟避。魏征一見問道:“客官何來了有何公干?”樊虎道:“我是山東來的,姓樊名虎,因有個朋友來到潞州,許久不回,特來尋他。今遇這樣大雪,難以行走,到寶觀借坐一坐?!蔽赫饔謫柕溃骸翱凸偎鶎さ呐笥?,姓甚名誰?”樊虎道:“姓秦,名瓊,號叔寶?!蔽赫餍Φ溃骸白阆?,那個人,遠不過千里,近只在眼前?!狈⒙勓?,忙問今在何處,魏征道:“前月有個人病倒在廟,叫做秦叔寶,近來在西門外二賢莊單雄信處?!?/p>

        樊虎聽了,就要起身。魏征道:“這般大雪,如何去得?”樊虎道:“無妨,我就冒雪去吧?!本娃o魏征上,向二賢莊來。到了莊門,對莊客道:“今有山東秦爺的朋友來訪?!鼻f客報入,雄信、叔寶聞言,遂走出來。叔寶見是樊虎,就說:“建威兄,你因何到這時才來?我這里若沒有單二哥,已死多時了?!狈⒌溃骸暗芮叭赵跐芍?,料兄已回,及弟回濟南,將近三月,不見兄長回來,令堂記念,差弟來尋,方才遇魏征師指示至此?!?/p>

        叔寶就把前事說了一遍,樊虎取出書信與叔寶看了,叔寶即欲回家,雄信道:“哥哥,你去不得,今貴恙未安,冒雪而回,恐途中病又復作,難以保全。萬有不測,使老夫人無靠,反力不美。依弟主意,先煩建成兄回濟南,安慰令堂。且過了殘年,到二月中,天時和暇,送兄回去,一則全兄母子之禮,二則盡弟朋友之道?!狈⒌溃骸按搜杂欣?,秦兄不可不聽?!笔鍖氃手Z,雄信吩咐擺酒,與樊虎接風。

        過了數日,天色已晴,叔寶寫了回信,雄信備酒與樊虎餞行,取出銀五十兩,潞綢五疋,寄與秦母。另銀十兩,潞綢五疋,送與樊虎。樊虎收了,辭別雄信、叔寶,竟回濟南去了。

        你道雄信為何不放叔寶回去?只因他欲厚贈叔寶,恐叔寶不受,只得暗暗把他黃驃養得雄壯,照馬的身軀,叫匠人打一副鎦金鞍轡并踏鐙。又把三百六十兩銀子,打做數塊銀板,放在一條緞被內。一時未備,故留叔寶在此。

        那叔寶在二賢莊,過了殘年,又過燈節,辭別雄信。雄信擺酒餞行,飲罷,雄信叫人把叔寶的黃驃馬牽出來,鞍鐙俱全,鋪蓋捎在馬上,雙锏掛在兩帝。叔寶見了道:“何勞兄長厚賜鞍鐙?”雄信道:“豈敢,不過盡小弟一點心耳!”又取出潞綢十疋,白銀五十兩,送與叔寶為路費。叔寶推辭不得,只得收下,雄信送出莊門,叔寶辭謝上馬去了。未知叔寶此去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說唐全傳簡介

      《說唐演義全傳》是清代長篇章回體英雄傳奇小說,共68回,題“鴛湖漁叟校訂”,簡稱《說唐》,后與《說唐演義后傳》、《說唐三傳》合刻,改名《說唐全傳》。今存最早刻本為清代乾隆癸卯(1783)刊本10卷,68回,卷首有乾隆元年(1736)如蓮居士序,上古籍出版社排印的陳汝衡改寫本《說唐》66回,系據乾隆年間刊崇德書院大字本《說唐全傳》整理改寫而成。小說以瓦崗寨群雄風云際會為中心,鋪敘自北周武帝滅北齊、隋文帝平南陳,到唐李淵削平群雄、李世民登極稱帝為止,主要敘述瓦崗寨好漢聚義反隋、輔唐開國的故事,再現了十八路反王,六十四路煙塵的動亂時代,著力描繪了秦瓊、程咬金、單雄信、羅成、尉遲恭等傳奇人物。其中不少故事情節很吸引人,如秦瓊賣馬、程咬金劫王杠等,可說是婦孺皆知。人物描寫雖說線條粗獷,卻也形象鮮明、生動。因此,這部書在民間流傳很廣,影響很大。
      明代描述隋唐興廢爭戰的小說大興,先后出現羅貫中《隋唐兩朝志傳》、林瀚《隋唐志傳通俗演義》、熊大木《唐書志傳通俗演義》、袁于令《隋史遺文》、諸圣鄰《大唐秦王詞話》諸書,清康熙年間又有褚人獲隋唐演義》刊行。這一類著作多本正史紀傳,益以唐宋雜說,形成一種系統。
      《說唐》六十八回本一般認為產生于清雍正年間,版本眾多,有崇德書院本、觀文書屋本、圣德堂本、善成堂本、會文堂本、漁古山房本等等,以及更多的早已湮沒無聞的不知名的坊刻本。

      手机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