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czcn4"><listing id="czcn4"></listing></strike>

    <th id="czcn4"><pre id="czcn4"><sup id="czcn4"></sup></pre></th>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input id="czcn4"></input></object></rp>
    1. <nav id="czcn4"><center id="czcn4"></center></nav><rp id="czcn4"></rp>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blockquote id="czcn4"></blockquote></object></rp>
    2. 《遼史·卷四十二》

        ◎逆臣上

        ○耶律轄底(迭里特) 耶律察割 耶律婁國 耶律重元(涅魯古) 耶律滑哥

        《易》曰:“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陳,貴賤位矣?!辟F賤位而后君臣之分定,君臣之分定而后天地和,天地和而后萬化成。五帝三王之治,用此道也。三代而降,臣弒其君者有之,子弒其父者有之。孔子作《春秋》以寓王法,誅死者于前,懼生者于后,其慮深遠矣。歐陽修作《唐書》,創《逆臣傳》,蓋亦《春秋》之意也。遼叛逆之臣二十有二,跡其事則又有甚焉者,然豈一朝一夕之故哉。列于《傳》,所以公天下之貶,以示夫戒。

        轄底,字涅烈袞,肅祖孫夷離堇帖剌之子。幼黠而辯,時險佞者多附之。遙輦痕德堇可汗時,異母兄罨古只為迭剌部夷離堇。故事,為夷離堇者,得行再生禮。罨古只方就帳易服,轄底遂取紅袍、貂冠,乘白而出。乃令黨人大呼曰:“夷離堇出矣!”眾皆羅拜,因行柴冊禮,自立為夷離堇。與于越耶律釋魯同知國政。及釋魯遇害,轄底懼人圖己,挈其二子迭里特、朔刮奔渤,偽為失明。后因球之會,與二子奪良奔歸國。益為奸惡,常以巧辭獲免。太祖將即位,讓轄底,轄底曰:“皇帝圣人,由天所命,臣豈敢當!”太祖命為于越。及自將伐西南諸部,轄底誘剌葛等亂,不從者殺之。車駕還至赤水城,轄底懼,與剌葛俱北走,至榆河,為追兵所獲。太祖問曰:“朕初即位,嘗以國讓,叔父辭之;今反欲立吾弟,何也?”轄底對曰:“始臣不知天子之貴,及陛下即位,衛從甚嚴,與凡庶不同,臣嘗奏事心動,始有窺覦之意。度陛下英武,必不可??;諸弟懦弱,得則易圖也。事若成,豈容諸弟乎!”太祖謂諸弟曰:“汝輩乃從斯人之言耶!”迭剌曰:“謀大事者,須用如此人;事成亦必去之?!陛牭撞粡蛯?。囚數,縊殺之。

        將刑,太祖謂曰:“叔父罪當死,朕不敢赦。事有便國者,宜悉言之?!陛牭自唬骸暗莶咳吮妱輳?,故多為亂,宜分為二,以弱其勢?!弊拥锾?。

        迭里特,字海鄰。有膂力,善馳射,躓不仆。尤神于醫,視人疾,若隔紗睹物,莫不悉見。太祖在潛,已加眷遇,及即位,拜迭剌部夷離堇。太祖嘗思鹿醢解酲,以林所有,問能取者。迭里特曰:“臣能得之?!背藘葞R逐鹿,射其一。欲復射,馬跌而斃。迭里特躍而前,弓猶不弛,復獲其一。帝歡甚曰:“吾弟萬人敵!”會帝患心痛,召迭里特視之。迭里特曰:“膏肓有瘀血如彈丸,然藥不能及,必針而后愈?!钡蹚闹?。嘔出瘀血,痛止。帝以其親,每加賜賚;然知其為人,未嘗任以職。后從剌葛亂,與其父轄底俱縊殺之。

        察割,字歐辛,明王安端之子。善騎射。貌恭而心狡,人以為懦。太祖曰:“此兇頑,非懦也?!逼涓赴捕藝L使奏事,太祖謂近侍曰:“此子目若駝,面有反相。朕若獨居,無令入門?!笔雷诩次挥阪傟?,安端聞之,欲持兩端。察割曰:“太弟忌刻,若果立,豈容我輩!永康王寬厚,且與劉哥相善,宜往與計?!卑捕思磁c劉哥謀歸世宗。及和議成,以功封泰寧王。

        會安端為西南面大詳穩,察割佯為父惡,陰遣人白于帝,即召之。既至上前,泣訴不勝哀,帝憫之,使領女石烈軍。出入禁中,數被恩遇。帝每出獵,察割托手疾,不操弓矢,但執煉錘馳走。屢以家之細事聞于上,上以為誠。察割以諸族屬雜處,不克以逞,漸徙廬帳迫于行宮。右皮室詳穩耶律屋質察其奸邪,表列其狀。帝不信,以表示察割。察割稱屋質疾己,哽咽流涕。帝曰:“朕固知無此,何至泣耶!”察割時出怨言,屋質曰:“汝雖無是心,因我過疑汝,勿為非義可也?!彼瘴葙|又請于帝,帝曰:“察割舍父事我,可保無他?!蔽葙|曰:“察割于父既不孝,于君安能忠!”帝不納。

        天祿五年七月,帝幸太液谷,留飲三日,察割謀亂不果。帝伐周,至詳古山,太后與帝祭文獻皇帝于行宮,群臣皆醉。察割歸見壽安王,邀與語,王弗從。察割以謀告耶律盆都,盆都從之。是夕,同率兵入弒太后及帝,因僣位號。百官不從者,執其家避。至,閱內府物,見碼瑙碗,曰:“此希世寶,今為我有!”詫于其妻。妻曰:“壽安王、屋質在,吾屬無噍類,此物何益!”察割曰:“壽安年幼,屋質不過引數奴,詰旦來朝,固不足憂?!逼潼h矧斯報壽安、屋質以兵圍于外,察割尋遣人弒皇后于柩前,倉惶出陣。壽安遣人諭曰:“汝等既行弒逆,復將若何?”有夷離堇劃者委兵歸壽安王,余眾望之,徐徐而往。察割知其不濟,乃系群官家屬,執弓矢脅曰:“無過殺此曹爾!”叱令速出。時林牙耶律敵獵亦在系中,進曰:“不有所廢,壽安王何以興?籍此為辭,猶可以免?!辈旄钤唬骸罢\如公言,誰當使者?”敵獵請與罨撒葛同往說之,察割從其計。壽安王復令敵獵誘察割,臠殺之。諸子皆伏誅。

        婁國,字勉辛,文獻皇帝之子。天祿五年,遙授武定軍節度使。及察割作亂,穆宗與屋質從林牙敵獵計,誘而出之,婁國手刃察割。改南京留守。穆宗沉湎,不恤政事,婁國有覬覦之心,誘敵獵及群不逞謀逆。事覺,按問不服。帝曰:“朕為壽安王時,卿數以此事說我,今日豈有虛乎?”婁國不能對。及余黨盡服,遂縊于可汗州西谷,詔有司擇絕后之地以葬。

        重元,小字孛吉只,圣宗次子。材勇絕人,眉目秀朗,寡言笑,人望而畏。太平三年,封秦國王。圣宗崩,欽哀皇后稱制,密謀立重元。重元以所謀白于上,上益重之,封為皇太弟。歷北院樞密使、南京留守、知元帥府事。重元處戎職,未嘗離輦下。先是契丹人犯法,例須漢人禁勘,受枉者多。重元奏請五京各置契丹警巡使,詔從之,賜以金券誓書。道宗即位,冊為皇太叔,免拜不名,為天下兵馬大元帥,復賜金券、四頂帽、二色袍,尊寵所未有。清寧九年,車駕獵灤水,以其子涅魯古素謀,與同黨陳國王陳六、知北院樞密事蕭胡睹等凡四百余人,誘脅弩手軍陣于帷宮外。將戰,其黨多悔過效順,各自奔潰。重元既知失計,北走大漠,嘆曰:“涅魯古使我至此!”遂自殺。

        先是,重元將舉兵,帳前赤如血,識者謂敗亡之兆。子涅魯古。

        涅魯古,小字耶魯綰。性陰狠。興宗一見,謂曰:“此子目有反相?!敝匚跏荒?,封安定郡王。十七年,進王楚,為惕隱。清寧三年,出為武定軍節度使。七年,知南院樞密使事,說其父重元詐病,俟車駕臨問,因行弒逆。九年秋獵,帝用耶律良之計,遣人急召涅魯古。涅魯古以事泄,遽擁兵犯行宮。南院樞密使許王仁先等率宿衛士討之。涅魯古躍馬突出,為近侍詳穩渤海阿廝、護衛蘇射殺之。

        滑哥,字斯懶,隋國王釋魯之子。性陰險。初蒸其父妾,懼事彰,與克蕭臺哂等共害其父,歸咎臺哂,滑哥獲免。太祖即位,務廣恩施,雖知滑哥兇逆,姑示含忍,授以惕隱。六年,滑哥預諸弟之亂。事平,群臣議其罪,皆謂滑哥不可釋,于是與其子痕只俱凌遲而死,敕軍士恣取其產。帝曰:“滑哥不畏上天,反君弒父,其惡不可言。諸弟作亂,皆此人教之也?!?/p>

      《遼史·卷四十二》翻譯及注釋

        轄底,字涅烈袞,肅祖孫夷離堇..剌之子。幼時機敏善辯,一時邪諂奸佞之輩大多依附于他。遙輦痕德堇可汗時,異母兄罨古只為迭剌部夷離堇。按舊例,為夷離堇者,可以行再生禮。罨古只正在帳中換衣服,轄底便奪取紅袍、貂蟬冠,乘白馬出帳。于是令黨人大呼曰:“夷離堇出來了!”眾人都圍著他下拜,于是行柴冊禮,自立為夷離堇,與于越耶律釋魯同掌國政。待到釋魯遇害,轄底怕別人算計自己,帶著二子迭里特、朔刮逃到渤海,裝著雙目失明。后來乘球馬之會,與二子奪取良馬逃回國。更加奸佞險惡,每每因巧言得以免罪。

        太祖將要即位,讓位于轄底,轄底說“:皇帝是圣人,由天來任命,臣豈敢當!”太祖命他為于越。待到自己率兵討伐西南諸部,轄底引誘剌葛等人作亂,不從者殺之?;噬匣氐匠嗨?,轄底害怕了,與剌葛一同北逃,至榆河為追兵抓獲。太祖問他說:“朕剛即位時,曾以國位相讓,叔父你推辭了,現在反而想要立我的弟弟,這是為何?”轄底回答說:“開始我不知天子之尊貴,待到陛下即位,衛士侍從森嚴,與凡庶不同。我曾在奏事時心有所感,開始有了覬覦之心。料想陛下英明神武,必定不能篡位;諸弟懦弱,他們若得帝位我就容易算計了。事情如果成功,我哪里還容得你的諸弟呢?”太祖對諸弟說“:你們怎么竟然聽從了這個人的話呢?”迭剌說:“謀大事時,必須用這等人;事成之后,也一定要除掉他?!陛牭撞辉僮雎?。囚禁數月,被縊殺。將行刑時,太祖對他說:“叔父犯罪該處死,朕不敢赦免。如果知道什么事情對國家有利,請您全都說出來?!陛牭渍f:“迭剌部人多勢強,所以多肇亂,應當分為二部,以削弱其勢力?!?

        察割,字歐辛,明王安端之子。擅長騎射。貌似恭順而內心狡猾,人們以為他懦弱。太祖說:“這是兇暴愚頑之人,并非懦夫?!逼涓赴捕嗽涀屗嗍?,太祖對近侍說:“此子似日行千里的駱駝,面目露出反相。朕如果一個人居處,不要讓他進宮門?!?/p>

        世宗在鎮陽即位,安端得知,想保持中立而觀望。察割說“:皇太弟為人猜忌刻薄,如果真的即位,怎么容得我們!永康王為人寬厚,又與劉哥友善,應該前往與他謀劃?!卑捕吮闩c劉哥商議歸附于世宗。待到世宗與李胡達成和議,察割因功封為泰寧王。

        適逢安端擔任西南面大詳穩,察割假裝為父親所厭惡,暗中派人告知于皇上,皇上便召見他。到了皇上面前,察割哭訴著,顯得十分傷情,皇上憐憫他,讓他統領女石烈軍。出入于禁宮中,多次蒙受恩遇。每逢皇上出獵,察割借口手疾,不帶弓箭,只是手執練錘奔馳。多次將家中小事都講給皇上聽,皇上覺得他誠實。

        察割覺得與諸位皇親混雜居住,難以成謀逆之事,漸漸地將自己的廬帳遷得迫近于行宮。右皮室詳穩耶律屋質察覺到他的奸邪,上表列舉其罪狀?;噬喜恍?,將屋質的奏表取出給察割看。察割便說是屋質嫉恨自己,泣不成聲?;噬险f“:我本來就知道沒有此事,又何至于哭泣呢!”察割不時地口出怨言,屋質說“:你盡管無此謀逆之心,因我錯疑于你,你還是不要做不道義之事為好?!焙髞砦葙|又請皇上處理察割之事,皇上說:“察割拋棄了親生父親來奉事我,我可以確保他沒有異心?!蔽葙|說“:察割對父親既已不孝,對君王怎么會忠心!”皇上不納其言。

        天祿五年(951)七月,皇上臨幸太液谷,留居飲酒三日,察割的反叛計劃未能實現?;噬瞎シブ車?,到達詳古山,太后與皇上一同在行宮祭祀文獻皇帝,群臣都喝醉了。察割回來去見壽安王,邀他來說出自己反叛的謀劃,壽安王不從。察割又將謀劃告知于耶律盆都,盆都聽從了他。當天傍晚,二人一同率兵入行宮殺害了太后及皇上,于是僭居帝位帝號。百官有不附從者,拘執其家屬。到夜里,查看內府物品,見到瑪瑙碗,說:“此乃希世之寶,如今為我所有!”拿去在妻子面前夸耀。妻子說:“壽安王、屋質還在,我們一個人都沒有活命,這東西有什么用!”察割說:“壽安王年幼,屋質不過統領幾個奴仆而已,明天就會前來朝見,實在不值得憂慮?!逼潼h人矧斯報告壽安王、屋質率兵在外圍困,察割不一會兒便在世宗靈柩前殺害了皇后,倉惶出外對陣。壽安王派人曉諭他說“:你們既已殺害了皇上,還準備怎么樣?”有夷離堇劃者率兵歸依于壽安王,余下眾人望見,也漸漸前往。察割知道自己將會失敗了,便拘禁眾官員的家屬,手執弓箭威脅說“:最多不過將他們全殺了罷!”喝令立即推出斬首。當時林牙耶律敵獵也在被囚眾人之中,進言說:“如果沒有世宗被害,壽安王如何能夠興起繼立。借此語為說詞,還可以被赦免?!辈旄钫f:“果真如你所說,應當派誰出使?”敵獵請求讓自己與罨撒葛一同前往勸說壽安王,察割依從其計。

        壽安王回過頭來讓敵獵誘騙察割前來,碎割之。其諸子均被誅殺。

        重元,乳名孛吉只,圣宗次子。有才能且勇武過人,眉目秀美俊朗,很少談笑,人望之而生畏。

        太平三年(1023),封秦國王。圣宗崩逝,欽哀皇后稱制攝政,密謀立重元為帝。重元將皇后之謀劃告知于興宗,興宗更加看重他,封為皇太弟。歷任北院樞密使、南京留守、知元帥府事。重元身居軍職,從不離開皇上身邊。此前,契丹人犯法,按例必須由漢人按察審判,受冤枉的人很多。重元奏請在五京分別設置契丹警巡使,皇上下詔從之,賜以金券誓書。道宗即位,冊立為皇太叔,上朝免拜,贊拜時不直呼姓名,任天下兵馬大元帥,又賜給金券、四頂帽、二色袍,所受尊重寵幸為前所未有。

        清寧九年(1063),皇上出獵于灤水,由其子涅魯古預先策劃,與同黨陳國王陳六、知北院樞密事蕭胡睹等共計四百余人,引誘脅迫弩手軍列陣于皇上行宮之外。準備交戰時,其黨人大多悔過而愿效順于皇上,各自奔逃潰散。重元既已知道計劃落空,便北逃于大漠,嘆道:“是涅魯古讓我落到今天這一步!”便自殺了。

        先前重元準備舉兵叛亂時,帳前落紅得如鮮血一般,有見識的人說這是敗亡之征兆。子涅魯古。

      遼史簡介

      遼史》為元脫脫等人所撰之紀傳體史書,中國歷代官修正史“二十四史”之一。由元至正三年(1343年)四月開始修撰,翌年三月成書。脫脫為都總裁,鐵木兒塔識、賀惟一、張起巖、歐陽玄、揭傒斯、呂思誠為總裁官,廉惠山海牙等為修史官。元修《遼史》共116卷,包括本紀30卷,志32卷,表8卷,列傳45卷,以及國語解1卷。記載上自遼太祖耶律阿保機,下至遼天祚帝耶律延禧的遼朝歷史(907年-1125年),兼及耶律大石所建立之西遼歷史(1124—1218年)。

      手机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