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czcn4"><listing id="czcn4"></listing></strike>

    <th id="czcn4"><pre id="czcn4"><sup id="czcn4"></sup></pre></th>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input id="czcn4"></input></object></rp>
    1. <nav id="czcn4"><center id="czcn4"></center></nav><rp id="czcn4"></rp>

      <rp id="czcn4"><object id="czcn4"><blockquote id="czcn4"></blockquote></object></rp>
    2. 《晉書·第五十三章》

        顧和,字君孝,侍中眾之族子也。曾祖容,吳荊州刺史。祖相,臨太守。和 二歲喪父,總角便有清操,族叔榮雅重之,曰:“此吾家麒麟,興吾宗者,必此子 也?!睍r宗人球亦有令聞,為州別駕,榮謂之曰:“卿速步,君孝超卿矣!”

        王導為揚州,辟從事。旦當朝,未入,停車門外。周顗遇之,和方擇虱,夷 然不動。顗既過,顧指和心曰:“此中何所有?”和徐應曰:“此中最是難測地?!?顗入,謂導曰:“卿州吏中有一令仆才?!睂б嘁詾槿?。和嘗詣導,導小極,對之 疲睡。和欲叩會之,因謂同坐曰:“昔每聞族叔元公道葉贊中宗,保全江表。體小 不安,令人喘息?!睂вX之,謂和曰:“卿珪璋特達,機警有鋒,不徒東南之美, 實為海內之俊?!庇墒撬熘?。既而導遣八部從事之部,和為下傳還,同時俱見, 諸從事各言二千石官長得失,和獨無言。導問和:“卿何所聞?”答曰:“明公作 輔,寧使網漏吞舟,何緣采聽聞,以察察為政?!睂ё舌捣Q善。

        累遷司徒左曹掾。時東海王沖為長水校尉,妙選僚屬,以沛國劉耽為司,和 為主簿。永昌初,除司徒掾。太寧初,王敦請為主簿,遷太子舍人、車騎參軍、護 軍長史。王導為揚州,請為別駕,所歷皆著稱。遷散騎侍郎、尚書吏部。司空郗鑒 請為長史,領晉陵太守。咸康初,拜御史中丞,劾奏尚書左丞戴抗臟污百萬,付法 議罪,并免尚書傅玩、郎劉傭官,百僚憚之。遷侍中。初,中興東遷,舊章多闕, 而冕旒飾以翡翠珊瑚及雜珠等。和奏:“舊冕十有二旒,皆用玉珠,今用雜珠等, 非禮。若不能用玉,可用白旋珠?!背傻塾谑鞘枷绿8闹?。先是,帝以保母周氏 有阿保之勞,欲假其名號,內外皆奉詔。和獨上疏以為“周保佑圣躬,不遺其勛, 第舍供給擬于戚屬,恩澤所加已為過隆。若假名號,記籍未見明比,惟漢靈帝以乳 母趙嬈為平氏君,此末代之私恩,非先代之令典。且君舉必書,將軌物垂則。書而 不法,后嗣何觀!”帝從之。轉吏部尚書,頻徙領軍將軍、太常卿、國子祭。

        康帝即位,將祀南北郊,和議以為車駕宜親行。帝從之,皆躬親行禮。遷尚書 仆射,以母老固辭,詔書敕喻,物聽暮出朝還,其見優遇如此。尋朝議以端右之副 不宜處外,更拜銀青光祿大夫,領國子祭酒。頃之,母憂去職,居喪以孝聞。既練, 衛將軍褚裒上疏薦和,起為尚書令,遣散騎郎喻旨。和每見逼促,輒號兆慟絕, 謂所親曰:“古人或有釋其憂服以祗王命,蓋以才足干時,故不得不體國徇義。吾 在常日猶不如人,況今中心荒亂,將何以補于萬分,只足以示輕忘孝道,貽素冠之 義耳?!钡塾窒略t曰:“百揆務殷,端右總要,而曠職經久,甚以悒然。昔先朝政 道休明,中夏隆盛,賈諸公皆釋服從時,不獲遂其情禮。況今日艱難百王之弊, 尚書令禮已過祥練,豈得聽不赴急疾而遂罔極之情乎!”和表疏十余上,遂不起, 服闋,然后視職。

        時南中郎將謝尚領宣城內史,收涇令陳干殺之,有司以尚違法糾黜,詔原之。 和重奏曰:“尚先劾奸臟罪,入甲戍赦,聽自首減死。而尚近表干包藏奸猾,輒 收行刑。干事狀自郡,非犯軍戎,不由都督。案尚蒙親賢之舉,荷文武之任,不能 為國惜體,平心聽斷,內挾小憾,肆其威虐,遠近怪愕,莫不解體。尚忝外屬,宥 之有典,至于下吏,宜正刑辟?!鄙?,皇太后舅,故寢其奏。時汝南王統、江夏公 衛崇并為庶母制服三年,和乃奏曰:’禮所以軌物成教,故有國家者莫不崇正明本, 以一其統,斯人倫之紀,不二之道也。為人后者,降其所出,奪天屬之性,顯至公 之義,降殺節文,著于周典。案汝南王統為庶母居廬服重,江夏公衛崇本由疏屬, 開國之緒,近喪所生,復行重制,違冒禮度,肆其私情。閭閻許其過厚,談者莫以 為非,則政道陵遲由乎禮廢,憲章頹替始于容違。若弗糾正,無以齊物。皆可下太 常奪服。若不祗王命,應加貶黜?!痹t從之。和居任多所獻納,雖權臣不茍阿撓。

        永和七年,以疾篤辭位,拜左光祿大夫、儀同三司,加散騎常侍,尚書令如故。 其年卒,年六十四。追贈侍中、司空,謚曰穆。

        子淳,歷尚書吏部郎、給事黃門侍郎、左衛將軍。

        袁瑰,字山甫,陳郡陽夏人,魏郎中令渙之曾孫也。祖、父并早卒。瑰與弟猷 欲奉母避亂,求為江淮間縣,拜呂令,轉江都,因南渡。元帝以為丹陽令。中興建, 拜奉朝請,遷治書御史。時東海王越尸既為石勒所焚,妃裴氏求招魂葬越,朝廷疑 之。瑰與博士傅純議,以為招魂葬是謂埋神,不可從也。帝然之,雖許裴氏招魂葬 越,遂下詔禁之。尋除廬江太守。大將軍王敦引為諮議參軍。俄為臨川太守。敦平, 為鎮南將軍卡敦軍司。尋自解還都,游于會稽。蘇峻之難,與王舒共起義軍,以功 封長合鄉侯,征補散騎常侍,徙大司農尋除國子祭酒。頃之,加散騎常侍。

        于時喪亂之后,禮教陵遲,瑰上疏曰:

        臣聞先王之教也,崇典訓以弘遠代,明禮樂以流后生,所以導萬物之性,暢為 善之道也。宗周既興,文史載煥,端委垂于南蠻,頌聲溢于四海,故延州聘魯,聞 《雅》而嘆;韓起適魯,觀《易》而美。何者?立人之道,于斯為首。孔子恂恂以 教洙泗,孟軻系之,誨誘無倦,是以仁義之聲于今猶存,禮讓之節時或有之。

        疇昔皇運陵替,喪亂屢臻,儒林之教漸頹,庠序之禮有闕,國學索然,墳籍莫 啟,有心之徒抱志無由。昔魏武帝身親介胄,務在武功,猶尚廢鞍覽卷,投戈吟詠, 況今陛下以圣明臨朝,百官以虔恭蒞事,朝野無虞,江外謐靜,如之何泱泱之漠 然無聞,洋洋之美墜于圣世乎!古人有言:“《》《書》義之府,禮樂德之則?!?實宜留心經籍,闡明學義,使諷誦之音盈于京室,味道之賢是則是詠,豈不盛哉! 若得給其宅地,備其學徒,博士僚屬粗有其官,則臣之愿也。

        疏奏,成帝從之。國學之興,自瑰始也。以年在懸車,上疏告老,尋卒,追贈 光祿大夫,謚曰恭。子喬嗣。

        喬字彥叔。初拜佐著作郎。輔國將軍桓溫請為司,除司徒左西屬,不就,拜 尚書郎?;笢劓偩┛?,復引為司,領廣陵相。初,喬與褚裒友善,及康獻皇后臨 朝,喬與裒書曰:“皇太后踐登正阼,臨御皇朝,將軍之于國,外姓之太上皇也。 至于皇子近屬,咸有揖讓之禮,而況策名人臣,而交媟人父,天性攸尊,亦宜體國 而重矣。故友之好,請于此辭。染絲之變,墨翟致懷,岐路之感,楊硃興嘆,況于 將軍游處少長,雖世譽先后而臭味同歸也。平昔之交,與禮數而降,箕踞之嘆,隨 時事而替,雖欲虛詠濠肆,脫落儀制,其能得乎!來物無停,變化遷代,豈惟寸晷, 事亦有之。夫御器者神,制眾以約,愿將軍貽情無事,以理勝為任,親杖賢達,以 納善為大。執筆惆悵,不能自盡?!闭撜咭詾榈枚Y。

        遷安西諮議參軍、長沙相,不拜。尋督沔中諸戍江夏隨義陽三郡軍事、建武將 軍、江夏相。時桓溫謀伐蜀,眾以為不可,喬勸溫曰:“夫經略大事,故非常情所 具,智者了于胸心,然后舉無遺算耳。今天下之難,二寇而已。蜀雖險固,方胡為 弱,將欲除之,先從易者。今溯流萬里,經歷天險,彼或有備,不必可克。然蜀人 自以斗絕一方,恃其完固,不修攻戰之具,若以精卒一萬,輕軍速進,比彼聞之, 我已入其險要,李勢君臣不過自力一戰,擒之必矣。論者恐大軍既西,胡必窺覦, 此又似是而非。何者?胡聞萬里片征伐,以為內有重備,必不敢動??v復越逸江渚, 諸軍足以守境,此無憂矣。蜀土富實,號稱天府,昔諸葛武侯欲以抗衡中國。今誠 不能為害,然勢據上流,易為寇盜。若襲而取之者,有其人眾,此國之大利也?!?溫從之,使喬以江夏相領二千人為軍鋒。師次彭模,去賊已近,議者欲兩道并進, 以分賊勢。喬曰:“今深入萬里,置之死地,士無反顧之心,所謂人自為戰者也。 今分為兩軍,軍力不一,萬一偏敗,則大事去矣。不如全軍而進,棄去釜甑,赍三 日糧,勝可必矣?!睖匾詾槿?,即一時俱進。去成都十里,與賊大戰,前鋒失利, 喬軍亦退,矢及首,左右失色。喬因麾而進,聲氣愈厲,遂大破之,長驅至成都。 李勢既降,勢將鄧定、隗文以其屬反,眾各萬余。溫自擊定,喬擊文,破之。進號 龍驤將軍,封湘西伯。尋卒,年三十六,溫甚悼惜之。追贈益州刺史,謚曰簡。

        喬博學有文才,注《論語》及《詩》,并諸文筆皆行于世。

        子方平嗣,亦以軌素自立,辟大司馬掾,歷義興、瑯邪太守。卒,子山嗣。

        山松少有才名,博學有文章,著《后漢書》百篇。衿情秀遠,善音樂。舊歌有 《行路難》曲,辭頗疏質,山松好之,乃文其辭句,婉其節制,每因酣醉縱歌之。 聽者莫不流涕。初羊曇善唱樂,桓伊能挽歌,及山松《行路難》繼之,時人謂之 “三絕”。時張湛好于齋前種松柏,而山松每出游,好令左右作挽歌,人謂“湛屋 下陳尸,山松道上行殯?!?/p>

        山松歷顯位,為吳郡太守。孫恩作亂,山松守滬瀆,城陷被害。

        猷字申甫,少與瑰齊名。代瑰為呂令,復相繼為江都,由是俱渡江。瑰為丹陽, 猷為武康,兄弟列宰名邑,論者美之。歷位侍中、衛尉卿。猷孫宏,見《文苑傳》。

        準字孝尼,以儒學知名,注《喪服經》。官至給事中。準子沖,字景玄,光祿 勛。沖子耽。

        耽字彥道,少有才氣,倜儻不羈,為士類所稱?;笢厣贂r游于博徒,資產俱盡, 尚有負進,思自振之方,莫知所出,欲求濟于耽,而耽在艱,試以告焉。耽略無難 色,遂變服懷布帽,隨溫與債主戲。耽素有藝名,債者聞之而不相識,謂之曰: “卿當不辦作袁彥道也?!彼炀途质f一擲,直上百萬。耽投馬絕叫,探布帽擲地, 曰:“竟識袁彥道不?”其通脫若此。蘇峻之役,王導引為參軍,隨導在石頭。初, 路永、匡術、寧等皆峻心腹,聞祖約奔敗,懼事不立,迭說峻誅大臣。峻既不納, 永等慮必敗,陰結于導。導使耽潛說路永,使歸順。峻平,封秭歸男,拜建威將軍、 歷陽太守。咸康初,石季龍游騎十余匹至歷陽,耽上列不言騎少。時胡寇強盛,朝 野危懼,王導以宰輔之重請自討之。既而賊騎不多,又已退散,導止不行。朝廷以 耽失于輕妄,黜之。尋復為導從事中郎,方加大任,會卒,時年二十五。子質。

        質字道和。自渙至質五世,并以道素繼業,惟其父耽以雄豪著。及質又以孝行 稱。官歷瑯邪內史、東陽太守。質子湛。

        湛字士深。少有操植,以沖粹自立,而無文華,故不為流俗所重。時謝混為仆 射,范泰贈湛及混詩:“亦有后出雋,離群頗騫翥?!闭亢薅淮?。自中書令為 仆射、左光祿大夫、晉寧男,卒于官。湛弟豹。

        豹字士蔚,博學善文辭,有經國材,為劉裕所知。后為太尉長史、丹陽尹,卒。

        江逌,字道載,陳留圉人也。曾祖蕤,譙郡太守。祖允,蕪湖令。父濟,安東 參軍。逌少孤,與從弟灌共居,甚相友悌,由是獲當時之譽。避蘇峻之亂,屏居臨 海,絕棄人事,翦茅結宇,耽玩載籍,有終焉之志。本州辟從事,除佐著作郎,并 不就。征北將軍蔡謨命為參軍,何充復引為驃騎功曹。以家貧,求試守,為太末令。 縣界深山中,有亡命數百家,恃險為阻,前后守宰莫能平。逌到官,召其魁帥,厚 加撫接,諭以禍福,旬月之間,襁負而至,朝廷嘉之。州檄為治中,轉別駕,遷吳 令。

        中軍將軍殷浩將謀北伐,請為諮議參軍。浩甚重之,遷長史。浩方修復洛陽, 經營荒梗,逌為上佐,甚有匡弼之益,軍中書檄皆以委逌。時羌及丁零叛,浩軍震 懼。姚襄去浩十里結營以逼浩,浩令逌擊之。逌進兵至襄營,謂將校曰:“今兵非 不精,而眾少于羌,且其塹柵甚固,難與校力,吾當以計破之。乃取數百以長繩 連之,系火于足。群雞駭散,飛集襄營。襄營火發,其亂,隨而擊之,襄遂小敗。 及桓溫奏廢浩佐吏,遂免。頃之,除中書郎。升平中,遷吏部郎,長兼侍中。

        穆帝將修后池,起閣道,逌上疏曰:

        臣聞王者處萬乘之極,享富有之大,必顯明制度以表崇高,盛其文物以殊貴賤。 建靈臺,浚辟雍,立宮館,設苑囿,所以弘于皇之尊,彰臨下之義。前圣創其禮, 后代遵其矩,當代之君咸營斯事。周宣興百堵之作,《鴻雁》歌安宅之歡;魯僖修 泮水之營,采芹有思樂之頌。蓋上之有為非予欲是盈,下之奉上不以劬勞為勤,此 自古之令典,軌儀之大式也。

        夫理無常然,三正相詭,司牧之體,與世而移。致飾則素,故《賁》返于《剝》; 有大必盈,則受之以《謙》。損上益下,順兆庶之悅;享以二簋,用至約之義。是 以唐虞流化于茅茨,夏禹垂美于卑室。過儉之陋,非中庸之制,然三圣行之以致至 道。漢高祖當營建之始,怒宮庫之壯;孝文處既富之世,愛十家之產,亦以播惠當 時,著稱來葉。

        今者二虜未殄,神州荒蕪,舉江左之眾,經略艱難,漕揚越之粟,北饋河洛, 兵不獲戢,運戍悠遠,倉庫內罄,百姓力竭。加春夏以來,水旱為害,遠近之收普 減常年,財傷人困,大役未已,軍國之用無所取給。方之往代,豐弊相懸,損之又 損,實在今日。伏惟陛下圣質天縱,凝曠清虛,闡日新之盛,茂欽明之量,無欲體 于自然,沖素刑乎萬國?!渡亍芳缺M美,則必盡善。宜養以玄虛,守以無為,登覽 不以臺觀。游豫不以苑沼,偃息畢于仁義,馳騁極于六藝,觀巍巍之隆,鑒二代之 文,仰味羲農,俯尋周孔。其為逍遙,足以尊道德之輔,親搢紳之秀。疇咨以時, 顧問不倦,獻替諷諫,日月而聞,則庶績惟凝,六合咸熙,中興之盛邁于殷宗,休 嘉之慶流乎無窮。昔漢起德陽,鐘離抗言;魏營宮殿,陳群正辭。臣雖才非若人, 然職忝近侍,言不足采,而義在以聞。

        帝嘉其言而止。復領本州大中正。升平末,遷太常,逌累讓,不許。

        穆帝崩,山陵將用寶器,諫曰:“以宣皇顧命終制,山陵不設明器,以貽后則。 景帝奉遵遺制。逮文明皇后崩,武皇帝亦亦承前制,無所施設,惟脯Я之奠,瓦器 而已。昔康皇帝玄宮始用寶劍金舄,此蓋太妃罔已之情,實違先旨累世之法。今外 欲以為故事,臣請述先旨,停此二物?!睍?,從之。

        哀帝以天文失度,欲依《尚書》洪祀之制,于太極前殿親執虔肅,冀以免咎, 使太常集博士草其制。逌上疏諫曰:

        臣尋《史》《漢》舊事,《藝文志》劉向《五行傳》,洪祀出于其中。然自前 代以來,莫有用者。又其文惟說為祀,而不載儀注。此蓋久遠不行之事,非常人所 參校。案《漢儀》,天子所親之祠,惟宗廟而已。祭天于云陽,祭地于汾陰,在于 別宮遙拜,不詣壇所。其余群祀之所,必在幽靜,是以圓丘方澤列于郊野。今若于 承明之庭,正殿之前,設群神之坐,行躬親之禮,準之舊典,有乖常式。

        臣聞妖眚之發,所以鑒悟時主,故夤畏上通,則宋災退度;德禮增修,則殷道 以隆。此往代之成驗,不易之定理。頃者星辰頗有變異,陛下祗戒之誠達于天人, 在予之懼,忘寢與食,仰虔玄象,俯疑庶政,嘉祥之應,實在今日。而猶乾乾夕惕, 思廣茲道,誠實圣懷殷勤之至。然洪祀有書無儀,不行于世,詢訪時學,莫識其禮。 且其文曰:“洪祀,大祀也。陽曰神,陰曰靈。舉國相率而行祀,順四時之序,無 令過差?!苯癜肝亩?,皆漫而無適,不可得詳。若不詳而修,其失不小。

        帝不納,逌又上疏曰:

        臣謹更思尋,參之時事。今強戎據于關雍,桀狄縱于河朔,封豕四逸,虔劉神 州,長旌不卷,鉦鼓日戒,兵疲人困,歲無休已。人事弊于下,則七曜錯于上,災 沴之作,固其宜然。又頃者以來,無乃大異。彼月之蝕,義見詩人,星辰莫同,載 于《五行》,故《洪范》不以為沴。

        陛下今以晷度之失同之六沴,引其輕變方之重眚,求己篤于禹湯,憂勤逾乎日 昃,將修大祀,以禮神祇。傳曰:“外順天地時氣而祭其鬼神?!比粍t神必有號, 祀必有義。案洪祀之文,惟神靈大略而無所祭之名,稱舉國行祀而無貴賤之阻,有 赤黍之盛而無牲醴之奠,儀法所用,闕略非一。若率文而行,則舉義皆閡;有所施 補,則不統其源。漢侍中盧植,時之達學,愛法不究,則不敢厝心。誠以五行深遠, 神道幽昧,探賾之求難以常思,錯綜之理不可一數。臣非至精,孰能與此!

        帝猶敕撰定,逌又陳古義,帝乃止。逌在職多所匡諫。著《阮籍序贊》、《逸 士箴》及詩賦奏議數十篇行于世。病卒,時年五十八。子蔚,吳興太守。

        灌字道群。父瞢,尚書郎。灌少知名,才識亞于逌。州辟主簿,舉秀才,為治 中,轉別駕,歷司徒屬、北中郎中長史,領晉陵太守。簡文帝引為撫軍從事中郎, 后遷吏部郎。時謝奕為尚書,銓敘不允,灌每執正不從,奕托以他事免之,受黜無 怨色。頃之,簡文帝又以為撫軍司馬,甚相賓禮。遷御史中丞,轉吳興太守。灌性 方正,視權貴蔑如也,為大司馬桓溫所惡。溫欲中傷之,征拜侍中,以在郡時公事 有失,追免之。后為秘書監,尋復解職。時溫方執權,朝廷希旨,故灌積年不調。 溫末年,以為諮議參軍。會溫薨,遷尚書、中護軍,復出為吳郡太守,加秩中二千 石,未拜,卒。子績。

        績字仲元,有志氣,除秘書郎。以父與謝氏不穆,故謝安之世辟召無所從,論 者多之。安薨,始為會稽王道子驃騎主簿,多所規諫。歷諮議參軍,出為南郡相。 會荊州刺史殷仲堪舉兵以應王恭,仲堪要績與南蠻校尉殷顗同行,并不從。仲堪等 屢以為言,績終不為之屈。顗慮績及禍,乃于仲堪坐和解之??冊唬骸按笳煞蚝沃?以死相脅!江仲元行年六十,但未知獲死所耳?!币蛔鵀橹畱?。仲堪憚其堅正,以 楊佺期代之。朝廷聞而征績為御史中丞,奏劾無所屈撓。會稽世子元顯專政,開 六門,績密啟會稽王道子,欲以奏聞,道子不許。車胤亦曰:“元顯驕縱,宜禁制 之?!钡雷幽?。元顯聞而謂眾曰:“江績、車胤間我父子?!鼻踩嗣茏屩?。俄而 績卒,朝野悼之。

        車胤,字武子,南平人也。曾祖浚,吳會稽太守。父育,郡主簿。太守王胡之 名知人,見胤于童幼之中,謂胤父曰:“此兒當大興卿門,可使專學?!必饭诓?倦,博學多通。家貧不常得油,夏月則練囊盛數十螢火以照書,以夜繼日焉。及長, 風姿美劭,機悟敏速,甚有鄉曲之譽?;笢卦谇G州,辟為從事,以辯識義理深重之。 引為主簿,稍遷別駕、征西長史,遂顯于朝廷。時惟胤與吳隱之以寒素博學知名于 世。又善于賞會,當時每有盛坐而胤不在,皆云:“無車公不樂?!敝x安游集之日, 輒開筵待之。

        寧康初,以胤為中書侍郎、關內侯。孝武帝嘗講《孝經》,仆射謝安侍坐,尚 書陸納侍講,侍中卞眈執讀,黃門侍郎謝石、吏部郎袁宏執經,胤與丹陽尹王混擿 句,時論榮之。累遷侍中。太元中,增置太學生百人,以胤領國子博士。其后年, 議郊廟明堂之事,胤以“明堂之制既甚難詳,且樂主于和,禮主于敬,故質文不同, 音器亦殊。既茅茨廣廈不一其度,何必守其形范而不弘本順時乎!九服咸寧,四野 無塵,然后明堂辟雍可光而修之?!睍r從其議。又遷驃騎長史、太常,進爵臨湘侯, 以疾去職。俄為護軍將軍。時王國寶諂于會稽王道子,諷八坐啟以道子為丞相,加 殊禮。胤曰:“此乃成王所以尊周公也。今主上當陽,非成王之地,相王在位,豈 得為周公乎!望實二三,并不宜爾,必大忤上意?!蹦朔Q疾不署其事。疏奏,帝大 怒,而甚嘉胤。

        隆安初,為吳興太守,秩中二千石,辭疾不拜。加輔國將軍、丹陽尹。頃之, 遷吏部尚書。元顯有過,胤與江績密言于道子,將奏之,事泄,元顯逼令自裁。俄 而胤卒,朝廷傷之。

        殷顗,字伯通,陳郡人也。祖融,太常卿。父康,吳興太守。顗性通率,有才 氣,少與從弟仲堪俱知名。太元中,以中書郎擢為南蠻校尉。蒞職清明,政績肅舉。 及仲堪得王恭書,將興兵內伐,告顗,欲同舉。顗不平之,曰:“夫人臣之義,慎 保所守。朝廷是非,宰輔之務,豈籓屏之所圖也。晉陽之事,宜所不豫?!敝倏耙?之轉切,顗怒曰:“吾進不敢同,退不敢異?!敝倏耙詾楹?。猶密諫仲堪,辭甚切 至。仲堪既貴,素情亦殊,而志望無厭,謂顗言為非。顗見江績亦以正直為仲堪所 斥,知仲堪當逐異己,樹置所親,因出行散,托疾不還。仲堪聞其病,出省之,謂 顗曰:“兄病殊為可憂?!鳖壴唬骸拔也〔贿^身死,但汝病在滅門,幸熟為慮,勿 以我為念也?!敝倏安粡?,卒與楊佺期、桓玄同下。顗遂以憂卒。隆安中,詔曰: “故南蠻校尉殷顗忠績未融,奄焉隕喪,可贈冠軍將軍?!钡苤傥?、叔獻別有傳。

        王雅,字茂達,東海郯人,魏衛將軍肅之曾孫也。祖隆,后將軍。父景,大鴻 臚。雅少知名,州檄主簿,舉秀才,除郎中,出補永興令,以干理著稱。累遷尚書 左右丞,歷廷尉、侍中、左衛將軍、丹陽尹,領太子左衛率。雅性好接下,敬慎奉 公,孝武帝深加禮遇,雖在外職,侍見甚數,朝廷大事多參謀議。帝每置酒宴集, 雅未至,不先舉觴,其見重如此。然任遇有過其才,時人被以佞幸之目。帝起清暑 殿于后宮,開北上閣,出華林園,與美人張氏同游止,惟雅與焉。

        會稽王道子領太子太傅,以雅為太子少傅。時王珣兒婚,賓客車騎甚眾,會聞 雅拜少傅,回詣雅者過半。時風俗頹弊,無復廉恥。然少傅之任,朝望屬珣,珣亦 頗以自幸。及中詔用雅,眾遂赴雅焉。將拜,遇,請以傘入。王珣不許之,因冒 而拜。雅既貴幸,威權甚震,門下車騎常數百,而善應接,傾心禮之。

        帝以道子無社稷器干,慮晏駕之后皇室傾危,乃選時望以為籓屏,將擢王恭、 殷仲堪等,先以訪雅。雅以恭等無當世之才,不可大任,從從容曰:“王恭風神簡 貴,志氣方嚴,既居外戚之重,當親賢之寄,然其稟性峻隘,無所苞容,執自是之 操,無守節之志。仲堪雖謹于細行,以文義著稱,亦無弘量,且干略不長。若委以 連率之重,據形勝之地,今四海無事,足能守職,若道不常隆,必為亂階矣?!钡?以恭等為當時秀望,謂雅疾其勝己,故不從。二人皆被升用,其后竟敗,有識之士 稱其知人。

        遷領軍、尚書、散騎常侍,方大崇進之,將參副相之重,而帝崩,倉卒不獲顧 命。雅素被優遇,一旦失權,又以朝廷方亂,內外攜離,但慎默而已,無所辯正。 雖在孝武世,亦不能犯顏廷爭,凡所謀謨,唯唯而已。尋遷左仆射。隆安四年卒, 時年六十七。追贈光祿大夫、儀同三司。

        長子準之,散騎侍郎。次協之,黃門。次少卿,侍中。并有士操,立名于世云。

        史臣曰:爰在中興,玄風滋扇,溺王綱于拱默,撓國步于清虛,骨鯁蹇諤之風 蓋亦微矣。而君孝固情禮而違顯命,山甫獻誠讜而振頹風,彥叔之兵謀,道載之正 諫,洋洋盈耳,有足可稱。灌不屈節于權臣,績敢危言于賊將,道子殊物之禮,車 胤沮之無懼心,仲堪反常之舉,殷顗折之以正色,求諸古烈,何以加焉!山松悅哀 挽于軒冕之辰,彥道歡博徒于衰绖之日,天心已喪,其能濟乎!旋及于促齡,俄致 于非命,宜哉!

        贊曰:顧生軌物,屢申誠讜。袁子崇儒,拯斯頹喪。逌績剛蹇,車殷忠壯。睠 言遺直,莫之能尚。

      晉書簡介

      晉書》,中國的二十四史之一,唐房玄齡等人合著,作者共二十一人。記載的歷史上起三國時期司馬懿早年,下至東晉恭帝元熙二年(420年)劉裕廢晉帝自立,以宋代晉。該書同時還以“載記”形式,記述了十六國政權的狀況。原有敘例、目錄各一卷,帝紀十卷,志二十卷,列傳七十卷,載記三十卷,共一百三十二卷。后來敘例、目錄失傳,今存一百三十卷。

      手机斗牛棋牌